人间正道是沧桑(母子文)

【人间正道是沧桑】(8)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魔双月壁 本章:【人间正道是沧桑】(8)

    29-03-19

    【第八章】

    「宝贝不哭,妈妈来喂你了。」还是之前梦里出现过的那个女人,不,准确

    的说应该是梦里的那个妈妈。

    只是时间地点却变了,这个房间有点小,里面摆了一张床和少许家具,门的

    尽头是一个木制楼梯,典型的阁楼式房间。我们是在楼上的房间里,屋里稍微有

    点热,房间的窗户已经打开了。

    女人身着一件白色衬衫,天气原因,她上身衬衫从领口开了一颗扣子,白皙

    的颈部散发耀眼的光线,两侧美丽的锁骨也若隐若现,饱满的胸部在衬衫下挺起

    一道美丽的曲线。下身是一件过膝长裙,裙子的衣料白得仿佛透明,微微反光,

    就象天使的翅膀,却一点也不暴露。裙子的下摆是由低到高的弧线,优雅的微蓬

    起来。女人走近坐在了床上,海藻般的长发从肩膀披到窈窕腰身上,她头上挽了

    一个发饰,俏丽的发卡使清秀的长发看起来纯洁秀丽。女人坐下之后,并拢双腿,

    裙袂微微向上收起,露出一段如玉般洁白的小腿。

    女人一手端着碗,一手把我抱在怀里,「哦,宝宝不哭,是妈妈不好,回来

    晚了…把儿子饿坏了,乖一点,来妈妈喂。」她用着通常的母亲哄婴儿的口气

    对我说着这些话。她坐在床边,左手抱着我,手上还端着碗,说完她伸出右手拿

    起勺子往碗里盛粥。女人抬起勺子先送到自己嘴边抿了一口,然后离了一段距离,

    张开娇艳的红唇吹了吹,接着慢慢的往我嘴巴里送。「宝贝乖,张嘴吃饭了。」

    她一边哄着我,一边小心的喂食。

    水煮白粥,不知道是她的味蕾残留还是加了糖,味道甜甜的。我像是吃到了

    美味佳肴,嘴张的大了一些,饥饿使我的动作快了一些,吧自己呛住了,伸出舌

    头咳了起来。

    她忙伸进口袋拿起手帕连忙帮我搽脸和嘴巴,「你呀,就会折腾妈妈,每次

    喂你都会呛住,十足的臭小子……」她不像是埋怨我,而是一种自嘲,

    我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会用折腾这个词。搽净我的小嘴之后,只见她再一次舀起一

    勺米粥,这次她没有放在嘴边吹气,而是直接吃进了嘴里,接着低下头来,将红

    唇对上了我的嘴巴。

    她和我贴的很近,低头带动胸部媚肉压迫在我的脸上,我头顶拱在她的一对

    丰满乳房上,没能看清她的脸。她用双唇顶开我的嘴巴,伸出舌头将粥汁一点一

    点度入我的嘴里,她的舌头很长,舌尖不时的还会碰到我的舌头,我感觉自己吃

    到了花蜜,汁液伴着唾水,女性的雌性气息芬芳迷人。

    她就这样的嘴对嘴喂着我,直到碗底空空,她才抬起头来,嬉笑着说,「小

    坏孩子,妈妈的舌头都累了,你还没吃饱啊。」说完她放下了碗勺,接着伸手去

    掀上衣下摆,衬衫撩到胸部上方后,她又捏住胸罩下边缘去掀白色乳罩,然后一

    对丰满白皙乳房弹跳出来,女人胸型如倒扣瓷碗,没有丝毫下垂,白嫩白嫩的乳

    房中间是粉红乳头。

    这个梦里自称妈妈的女人,无疑是一个贤妻良母式的女人,此时母性光辉满

    溢,对待襁褓中的我极其温柔。

    婴儿成长需要营养,仅凭米粥是不行的,会影响成长。所以她喂完我粥水还

    要喂我奶水喝,「哦……宝贝,来吃奶吧,吃完了要快点长大。」她放

    开双乳后,一手将我抱起抬高,一手将乳头往我嘴里送。乳头和她的嘴巴一样芳

    香醉人,不同的是她用嘴巴时是她主动用舌头喂我,而现在是我主动用舌头去戳

    她。

    「乖宝宝轻点,你这么大力,会吃完的…后面就没得吃了。」女人银铃般

    的声线我已经很熟悉了…

    「轻点咬,啊!好快活。」同样的声线响起,只是声音带着点荡意,而且场

    景也已经不同。

    我趴在林娥赤裸的身上,嘴巴含着她的乳头,吸来舔去。她被我的爱抚弄的

    娇喘连连,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声。我热烈的将她压在我的身下,我的上身紧紧

    贴着她的胸怀,我贪恋的用我滚烫的嘴吧轻轻的咬住她翘起的乳头,然后用舌尖

    轻轻的去舔舐感受着她的乳房,她的奶子坚挺饱满,奶头不大不小的耸立在乳晕

    中央,粉嫩白腻的像两颗小樱桃。随着我嘴巴的戳来咬去,她的两粒乳头因为兴

    奋变的硬硬的翘立起来。

    她的身体不断颤动,肤色染上一层玫红,双手扶着我的头往她的胸部按去,

    嘴里不停的叫着「嗯嗯….好痒,好快活。哦哦….」的声音。

    在她的上半身快活了一会,我移着身子来到了她的下体,她的阴阜很饱满,

    大阴唇粉嫩滑腻的含苞待放,阴毛点滴的沿着三角地带分布到肉缝上方,我伸出

    手小心的掰开她的神秘花园,露出里面一片粉红软肉,她的小阴唇很美,此时正

    紧紧的闭合着。刚才我对她乳房的侵犯,应该也挑起了她的情欲,她花园里的那

    道缝晰往外淌着的水迹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此时越流越多,还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和她雪白屁股。

    我无师自通的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花穴,密液入口,比唾汁更有一番风味,腥

    酸味里带着一股性的气息,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不愿离开嘴巴。

    「嗯,啊!你…你别舔,会受不了的。啊,好羞耻。」我没有理她,继续埋

    首在她的身下,不停的用舌头往她的密道深处舔去,不时带出一滩滩的爱液流出,

    全都被我吸进了嘴巴里。

    看着在我身下被我舔到不停出水的美女,她娇颜通红,神情快活,淫笑声中

    不停的会露出一个好看的小酒窝,我感觉浴火焚身,她不只是一个有着漂亮脸庞

    的美女,最重要的她是林娥,是我心中爱慕,朝思暮想的女人。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我快速的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抬起她的双腿向两边分开,我能看到她下体

    美丽的风景和浑圆滑腻的大白腿。我抓住她的大白腿,将她的下体拉近靠向我,

    挺起腰身把我粗大的肉棒往她的嫩屄上杵。

    「不要。不行的。快停下,你别插进去。」她脸色红润,羞怯的叫我停手,

    还伸出一只手来推我。这是矜持的女人都有的反应,风情万种欲拒还迎,我很满

    意她的动作。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龟头滑开她的滚烫肉缝,对准了穴心,然后伸回双手扶

    上了她的腰部,下身用力一挺,将我的阳具插入了她的神秘花园里。

    「哦…」「啊….」我两爽的同时叫出声来。

    她的花蕊很紧,夹的我的鸡巴差点就要射出精来,我深吸了一口气缓了一下,

    然后下体贴着她的下体不停的扭动抽插,每次都能插到她的嫩屄最深处……

    「啊啊啊,使劲插妈妈,儿子快点,妈妈要到了…」我不停的抽插着身下

    的女人,但是女人的脸却变成了母亲杨立华的脸,她一边不知羞耻的叫喊着,还

    一边收紧了下体不停夹我,经验十足的动作。

    我心中慌乱,想要停止身下的动作,但我的阴茎被她夹紧,她双腿别在我的

    腰后,我根本退不出来。她阴道里的淫水不停的浇灌着我的肉棒龟头,我稍许泄

    下的精气神此时又被调动。

    「别停,小色孩子。心里害怕和自己妈妈做这种事,身体却很老实….妈妈

    夹的你爽不爽,想射就射吧,没关系的…」她妖媚的淫荡呻吟此时说到了我的

    心里,我放开了罪恶的心结,不在去管我和身下人的关系,紧紧的抱着她的屁股

    肉,不停的噗呲噗呲抽插着…….

    「人小鬼大,竟然会失身给你这个家伙。啊,别这么用力。你是不是早就想

    上我了……」又是熟悉的声音,这次是林娥……

    我不知道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我知道我早上是被梦惊醒的。梦里

    的我不停的艹干着林娥,还有母亲!我居然做了一个香艳逼真的春梦,梦里的女

    人被我压在身下不停的蹂躏,这个「女人」的身体活色生香,丰满俏丽,兼具淑

    女和少妇风情。女人的脸一会是母亲,严肃淫荡;一会是林娥,冰冷风情。

    我最后是射在了谁的体内?母亲吗,她说过没关系。好像不是。是林娥,我

    清楚的记得在她被我送上高潮露出满足的笑意时,我盯着她的醉人小脸和迷人小

    酒窝,射了进去。

    梦里好像还有被我遗忘的细节,我仔细的回想着。

    「乖宝宝轻点,你这么大力,会吃完的…后面就没得吃了。」女人说完星

    眸掩蔽,仰起头来不再说话,她紧紧的把我抱紧在怀里,就任我这样的吃她的奶,

    房间里有细不可闻的嗯啊声。

    过了有一回,她才回过神来,分开我的头离开她的乳房,然后伸手放下她的

    衬衫。嘴里娇嗔着,「小坏蛋,吃饱了还不停,还咬妈妈的奶,真是个十足的调

    皮蛋….」

    她收回了衬衫,并没有放下我,而是用手捉弄似的去戳我的鼻头,「宝宝你

    就是个十足的小色鬼,一点也不安分,真叫人操心….」她轻笑着说完还低了一

    下头来,爱怜的看着我,伸手轻抚我的小脸,母爱泛滥。

    没有再喂我,所以她这时搂我的手松了一些,我离开了她紧贴着的胸部,她

    这一低头,我看到了吃惊的一幕。她脸上的小酒窝,无论是位置还是大小,与林

    娥脸上的那一个完全重合…

    我终于回想起来梦里的全部内容。我没能看到那女人的全部脸庞,凭着记忆,

    我知道那女人应该就是林娥了,她的声音,她的体形,还有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

    小酒窝。我此时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外面的天空已经开始发白,我忍着寒冷

    的上身砖出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荒诞而又荒谬的梦。一会是婴儿时期的我,躺在妈妈的怀中吃奶,一会是现

    在的我,在她们身上做着男女之间的性行为。荒诞的是,那个给我吃奶的「妈妈」

    居然会变成现实中的林娥,荒谬的是我居然会梦到和现实中的母亲发生关系。前

    一种还好安慰自己,但后一种现在直让我觉的罪恶。

    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着某种难以启齿的恋母情节,国人开化之后,这

    些以前大逆不道的东西,现在也都已经能够作为一种学问去研究了。我以前在读

    大学的时候,就听过一次公开课讲座,那个流过洋的教授从心理学的角度说过这

    些东西。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恋母情节中文翻译为伊谛普斯情结、俄狄浦斯情结或者伊底庇斯情结。通俗

    地讲是指人的一种心理倾向,喜欢和母亲在一起的感觉。恋母情结并非爱情,而

    大多产生于对母亲的一种欣赏敬仰。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男孩女孩都可能有

    恋母、恋父情结。大部分人多多少少都会在某一年龄段有恋母情结,而在幼童时

    期几乎所有人都有恋母情结。

    大多数人的恋母情结,只是一种隐性的对父母亲的依赖,由于成长或者生活

    的需要,他们逐渐会远离父母,与家长的实际距离相差的越遥远,分离的时间越

    久远,他们对父母在心理上依恋就越弱。孩子早期的思想在逐渐与外界的接触过

    程中,不断得到纠正,最终完全走出父母的怀抱,走上独立的道路,形成自己的

    生活圈子和健康的性取向。

    原始社会和文明社会都有反对乱伦的原理禁忌,因此这些渴望在暗中被感觉

    到,却都永远地只能埋藏在潜意识深处。

    我不断回想着那个教授的话,再对比自己。首先,我喜欢和母亲在一起的感

    觉吗?其次,我渴望在暗中被感觉到乱伦禁忌吗?我回想着自己的成长经历,说

    不上来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诚然母亲很疼我,我也很爱母亲,但那都是正常的母

    子关系。这样看来那个教授说的好像也不怎么高明。

    不过那个那个教授还说了:孩子在2到5岁的时候,出现恋母情结的概率最高,

    但是这种恋母情结是一种最基本的人际关系,也是最早发生的人际关系,并且随

    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多数的情况下,恋母情结的对象就会慢慢被同龄人替代……

    少数情况下是另一个极端,有些幼童在成长过程中可能出现过某些意外,例如家

    庭变故等,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有可能会比平常的人的记得母亲原

    始的感觉,并在长大后潜意识里去寻找这种感觉,存有这种恋母情结的人,往往

    比较喜欢有成熟气质的女性,一旦他们在某个异性身上找到这种感觉,那么这个

    异性就会成为他们开始友情和爱情的对象。

    我可能是属于这种少数情况下的极端,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我比较喜欢比我年

    龄大的女性;可能我又不属于这种类型,因为除了喜欢年龄比我大的这一点,我

    的情况好像并不符合上面的出现家庭变故条件。我只能将我的梦境解释为我喜欢

    比我年龄大的林娥,我存在某种意义上的恋母情节,所以会将她和「妈妈」的身

    份重合;至于梦里的母亲杨立华那一段,我解释为我睡觉前想到了她和老董的事

    情。

    又过了一会,梅姨姥来敲门喊我穿衣吃饭了,我放下纷乱的思绪,开始穿衣

    服起床。洗好了脸出来,看到妈妈已经坐在桌子旁吃饭了。她看到我出来便说,

    「晚上别睡太晚,男孩子,早上要早起,别让人催。」接着吃了点饭又说,「对

    了,你舅舅一早就走了,他临走时说今天你们会有事情,让你今天别迟到过去。」

    我因为昨晚做梦梦到母亲的原因,不敢看她,吃饭时也是坐在离她远一点的

    地方在吃着,心不在焉的回答着,「知道了。」

    舅舅这几天在侦讯处一直都不见人,现在会有什么事情,我不得而知。不过

    好的是,该教林娥的东西我基本上都教完了,他应该不会在去找林娥了。而且经

    过昨晚吃饭时家人的态度,他也应该会调整和林娥的关系,不会再去纠缠林娥了

    吧。

    我胡乱的吃了一些东西,借口不能迟到的原因逃离了母亲的身边,妈妈没有

    看出我的情况,只是临走时,叮嘱我路上小心点。

    走出大门,我深呼吸了一口早上的空气,冬天的早晨,还是很冷的,冷空气

    顺着呼吸管直达肺部,刺激的我打了一个激灵。借着冷空气入体,我压抑的情绪

    也总算平复了下来。

    有人说,喜欢上一个地方,是因为那个地方住着某个喜欢的人,我一开始还

    不觉得,但现在不得不承认,我几乎每天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处里。

    繁华的上海滩是我儿童时期成长的地方,那是我所知道的国内最大的城市,

    其国际大都市的地位,即使到了现在被日本人占领,依然不失为各国人士冒险的

    地方。后来搬到了南京,那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名城,文化底蕴厚重,也适合

    长住。可惜,后来发生的事情,震惊了中外,我想对于我这一代中国人来说,这

    种惨痛的教训一辈子也不会磨灭吧…….

    当然,其实也不然,喜欢上一个地方,也许是为了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

    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就像这山城重庆,以前无人问津的地方,如今摇

    身一变成了都城,其地位也上升了一大截……但令人最记忆幽深的是这里的道

    路,一不留神就会迷路了。这不,我看着前面斑驳的路牌和孤立的电线杆,暗暗

    叫到,妈的,差点又走错了。于是,抬手提了提自行车的扶手,刚要蹬起来,转

    眼看到一个身影走过,那人走向对面的饭馆,我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富春饭店,

    真是俗气的名字。那人背对着往里走,我只能看到背影,略显熟悉,我摇摇头的

    一脚踏上脚踏板,便不在耽搁,打了个响指,就骑了起来,自行车飞快的穿过街

    头巷尾。


如果您喜欢,请把《人间正道是沧桑(母子文)》,方便以后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母子文)【人间正道是沧桑】(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人间正道是沧桑(母子文)【人间正道是沧桑】(8)并对人间正道是沧桑(母子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