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meng

《梦》尾声(2)完结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缅怀 本章:《梦》尾声(2)完结

    《梦》尾声(二)

    29-03-18

    ——临产月——翌年四月二十七日星期四

    从汉州回到西京的冯可依,怀着身孕住在新建成的别墅里,与经常飞往西雅

    图的寇盾开始了二人世界的生活。为深爱的老公做美食,照顾他的起居,这是冯

    可依一直期望的,可是随着随着寇盾对她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呵护,随着肚子越

    隆越高,行动越来越不便,心中的罪恶感却越来越强,本该幸福的日子充满了辛

    酸苦涩。

    冯可依感到寇盾对她是毫不设防的信任,已经完全被她的谎话骗了,相信宝

    宝是他的。每当看着寇盾将耳朵贴在她像揣了一个篮球般圆鼓鼓的肚子上,慈爱

    地和里面的宝宝聊天时,冯可依感到胸口都要炸开了,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忏悔的

    眼泪。

    宝宝在腹中茁壮成长,一天天变大,冯可依渐渐迎来了临产月。

    在别墅外面松软的草坪上散了一会儿步,冯可依慢吞吞地来到浴室,拿起莲

    蓬头,调到适宜的水温,冲去身上的汗水,然后擦干身子,也不穿衣服,赤裸着

    临产孕妇的身体来到了寇盾设计的调教屋。

    好想在这里和老公做爱啊……冯可依幽怨地想着,自从搬到别墅生活以后,

    寇盾还没有和她做过爱,尽管知道他是担心做爱对她和腹中的宝宝不好。

    「可依,等你产下我的宝宝后,看我怎么操你,这间调教屋就是专为你准备

    的,嘿嘿……」

    这是寇盾搬进来的天晚上,从身后搂着她,在她耳边说的话。冯可依经

    常回想,因为这句话点燃了照亮未来希望的烛火,在一片黑暗中闪烁着微弱的光

    亮。

    想要被老公尽情地操、狠狠地教训,冯可依相信只有这样才能赎去一点点背

    叛老公的罪孽。越是临近预产期,情绪波动就越大,越发觉得对不起蒙在鼓里的

    老公,而性的冲动也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强烈,冯可依好想寇盾能像凌辱了她几

    天便突然消失的翟宇铭那样粗暴地侵犯她,用粗壮的肉棒插爆她的肛门,像咆哮

    的野兽一样把她淫荡的母狗奴隶的身体撕成碎片。

    激烈的苛责才能令我的心好受一些啊!启杰先生,你好残忍……冯可依哀愁

    地怨着,摸向圆鼓鼓的肚子,眉梢忽然一蹙,顽皮的宝宝又在里面拳打脚踢了。

    这是我和你的宝宝,启杰先生,我好开心,我就要做妈妈了……产下不是寇

    盾的宝宝,将不是寇盾的宝宝养育成人,在这一刻,如附骨之疽日夜折磨她的罪

    恶感突然从脑中消失了,冯可依脸上闪烁着神圣的母性光辉,下定决心,一定要

    把宝宝安全地产下,一定要守护他一生。

    无意间碰到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随着三四根乌黑的锁链摇动着,碰撞

    在一起,静寂的室内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冯可依从遐思中回过神来,脸上突地

    一红,心想,启杰先生,平常的这个时间,你早该到了……

    其实启杰先生的称谓已经不合适了,但是冯可依还是喜欢这么称呼已经改回

    寇姓的鞠启杰。几个月前,寇启杰告诉她,他实际上是寇盾失散在外的弟弟,不

    久前才相认。冯可依无法置信地瞪大眼,还没等混乱的大脑恢复平静,寇启杰从

    身后抱住她,轻抚着孕育他的宝宝的腹部,告诉她,为了给她一个安心妊娠的环

    境,他已经收购了名流美容院,处理掉了车忠哲,以后,再没有人来侵犯她了。

    终于全部都结束了吗……冯可依这才醒悟到翟宇铭突然消失的症结所在,心

    中顿时一阵狂喜,扑到寇启杰怀里哭泣起来。

    从此以后,只要寇盾不在,寇启杰便过来陪伴她,有时陪她说话,聊她感兴

    趣的话题,有时带她出去听音乐会,喝咖啡,但是在调教屋里,和她疯狂的

    做爱。想到寇启杰是她的小叔,冯可依满面羞色,不想和他发生不道德的行为,

    可是,和小叔打破禁忌的乱伦行为又令她无比兴奋,便半推半就着,娇羞无限地

    任他宽衣解带,暴露出腹部高隆的孕妇身体,被他带上快感重重的肛悦天堂。

    当寇盾从美国回来与她共度周末,冯可依拖着行动越来越不便的身躯,细心

    地照顾老公的起居,就像世上最贤惠的妻子。而寇盾不在的日子,冯可依摇身一

    变,变成最乖巧听话的母狗奴隶,温柔地服侍着寇启杰,享受着只要他在身边,

    自己才不会被涌起的罪恶感吞噬的快乐时光。

    「启杰先生,你怎么还不来?有事耽搁了吗?还是不想要可依了?」冯可依

    患得患失起来,美丽的眼眸里荡出哀愁的波光。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想起来了,冯可依拿起来一看,见不是寇启杰,而是寇

    盾打过来的,不由一阵慌乱,就像在偷情的现场被捉个正着。

    「可依,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问候,心扉被温情包围着的冯可依用力摇头,驱散掉寇

    启杰在脑中萦绕不去的身姿,红着脸答道:「挺好的。」

    「今天做什么了?」

    「在草坪散了一会步就回来了,现在刚刚洗完澡,老公,你呢?」瞧着自己

    赤裸的身躯,冯可依一阵羞惭,随手拿起调教屋透明的展示厨里一件玩角色扮演

    的女装半袖警服,捂在身前,似乎这样能好受一些。

    「我在办公室审阅文件呢!好累啊!忙了一天了。」电话那头的寇盾困倦地

    打了一个哈欠,问道:「雯雯怎么样?还是那么活泼吗?」

    「老公辛苦了,注意身体,千万别累坏了,为了周末回来看我,提前把工作

    赶出来,可依很感动。睿睿好着呢!昨天去看医生了,医生说睿睿很健康,我也

    是。」眼圈红起来了,冯可依情意绵绵地说道。

    之前宝宝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判定为男性,狂喜若泣的寇盾取了一个小名叫

    睿睿,寓意聪明多智、繁荣至上。随后,冯可依把这件事告诉了寇启杰,见他铁

    青着脸,闷闷不乐,心中不禁一片慌乱,便笨拙地跪在他脚下,用饱含女人柔情

    的嘴巴为他口交,竭力讨好他。一场激烈的肛交后,寇启杰咬牙切齿地吐出宝宝

    的大名必须由他来取时,冯可依才算放下了忐忑的心,忙不迭地点头应从。

    「太好了,呵呵……你们两个都健康,我才放心啊!」放心的笑声过后,寇

    盾问道:「对了可依!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爸妈那儿?」

    「我想明天,正好你也回来了,我们一起回去吧!」冯可依不想去冰冷冷没

    有人情味的医院,而且母亲也一个劲地催,虽然舍不得离开寇启杰,但实在不能

    再拖了,只能先回到熟悉而温馨的娘家,在那里生产。

    「可依,实在对不起,这个周末我回不去了,由于一些突发事件,我需要呆

    在西雅图,大概两三天吧!最晚下周一,我去爸妈家找你,之后就不走了,一直

    陪着你,这几天委屈你了,忍耐忍耐吧!」

    「真的吗?太好了,可依好幸福啊!爸爸妈妈也会很高兴的。」一听寇盾说

    下周一回来后便不走了,冯可依开心极了,寇启杰是不可能去她的娘家的,如果

    再没有老公的陪伴,生产前寂寞的日子简直不知道该怎样度过。

    「母亲大人做的菜真是令人怀念啊!都是些不起眼的材料,竟能做得那么美

    味。」

    听到寇盾发出感慨的声音,而自己从没有得到如此评价,冯可依不禁心中酸

    酸的,委屈地问道:「我做的呢?」

    「呵呵……」寇盾尴尬地笑着,连忙说道:「可依你也不赖,各有擅长,各

    有擅长……」

    「太过分了,以后再不给你做了。」冯可依磨牙说道,要是寇盾现在在她身

    边,肯定会恶狠狠地咬他一口。

    「不要生气嘛!我又没说你做的赶不上岳母,你们用的食材不一样,超市里

    的蔬菜怎么能和从后院里刚摘下来的一样新鲜呢!」寇盾耐心地劝道,知道处在

    孕期的女人时常会发些小脾气。

    「对不起啊!我不该无理取闹的,可是听你那么说,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了悲

    伤,老公,答应我,无论你的可依犯了多大错,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都不要

    抛弃她好吗?」冯可依悲悲戚戚地说道,眼中滚落出泪珠。

    「好啦!可依,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我答应你,我发誓哪怕你欺骗了我,

    比如……睿睿是你和别的男人生的宝宝,你非说成是我的,我也会原谅你的。」

    冯可依心中一惊,差点叫出声来,只听手机里传出寇盾歉意的声音,「你瞧

    我,说话口不择言的,哪有这么比喻的,可依!别生我气啊!那个……你的预产

    期是五月十八日吧?」

    见寇盾只是无心之言,心中顿时一松,冯可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连忙答

    道:「是的,老公,谢谢你,记得这么清楚,不过听说预产期可能会推后的。」

    「没有办法的事,毕竟科技没那么发达,只是一个参考罢了!可依,陪你一

    个月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这几天我会把事情都安排好,然后陪我世上最美丽的妻

    子一起迎接睿睿小王子的降生。」diyibanzhu.com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我好开心啊!老公,一定要说话算数,否则我怕睿睿讨厌你,索性躲在妈

    妈的肚子里不出来了,咯咯……」听着老公的甜言蜜语,冯可依幸福得把眼睛眯

    成月牙,快乐地笑起来。

    「呵呵……睿睿怎么会讨厌爸爸呢!」寇盾也发出欢喜的笑声。

    就在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忽然,调教屋的门被推开了。

    咦……冯可依回头望去,只见寇启杰似乎是刚洗过澡,赤裸着强健的身体,

    直奔她而来。

    不要啊……别在这个时候,我正可老公通电话呢……被脸色铁青的寇启杰攥

    着手腕,向调教屋中间的圆床上拉去,冯可依下意识地发出「啊」的一声,捂在

    胸口的女装警服飘落在地上。

    「怎么了,可依?」电话里的寇盾听到冯可依忽然叫了一声,担心地问道。

    冯可依急中生智,颤声答道:「没……没什么,睿睿踢我。」

    启杰先生越来越反感我和老公通话了……冯可依发现,不只是接电话,给宝

    宝取名,还有一些别的事,只要涉及到寇盾,寇启杰都会很不高兴,像原来那样

    粗暴地对待她,虽然这种醋意令她开心过,但的是给她烦恼和困扰,她好担

    心一女两男微妙的平衡会失控,演变成她最不想看到的兄弟阋墙。

    寇启杰四仰八叉地躺在圆床上,指指两腿间高耸向天的肉棒,再指指她的下

    身,示意冯可依跨坐上去。

    「启杰先生,不要啊……等他挂掉电话,我再好好陪你,好吗?」冯可依用

    手捂住手机的听筒,向寇启杰软语相求。

    寇启杰摇摇头,眼里射出不容拒绝的寒光,一把将冯可依拉上床。

    圆鼓鼓的肚子差点被碰到,冯可依跪趴在床上,费力地想直起腰。寇启杰忽

    然跳起来,在圆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下,关心地扶起冯可依。嗔怪地白了

    寇启杰一眼,怪他太粗暴,险些伤到腹中的睿睿,然后,冯可依竖起手指,放在

    嘴巴上,示意他不要出声。

    「可依,可依,怎么不说话,可依……」

    听到掉落在床上的手机里传出寇盾焦急的声音,寇启杰邪邪地一笑,拾起手

    机,塞进冯可依手里,然后握着她的手,将手机贴在她耳边。

    好讨厌啊!逼我和老公说话,我不想说啊……冯可依再次白了寇启杰一眼,

    可眼眸里却荡漾出湿润的光泽。

    「老公,俊浩怎么样?一切都好吗?妈妈说给他挂了好多通电话都不接,偶

    尔回回短信,只言片语的……」在寇盾发问前,冯可依抢先问道,希望可以蒙混

    过去。

    「俊浩啊!两个月前我去他那边办事,停留了几天,请他吃了好几顿饭,之

    后就没见过他了。不过,听他说已经基本适应美国的生活了,好像还找了一位漂

    亮的女朋友。」

    寇盾的话令冯可依喜出望外,连忙问道:「你见过他的女朋友吗?哪里人?

    美国人吗?」

    因为自己,冯俊浩遭受了非人的凌辱,冯可依好担心弟弟会大受刺激,被打

    击得消沉下去。现在好了,都开始找女朋友了,看来已经从噩梦中走出来了,恢

    复了蓬勃朝气,冯可依流下了喜极而泣的泪水,在心里说道,恭喜你,俊浩……

    老公,谢谢你,资助他去美国留学……

    重新躺下的寇启杰,见冯可依和寇盾聊得又哭又笑的,不悦地在她大了许多

    的乳房上抓了一把,然后,把手探进她的腋下,往上一托,再轻轻落下,让她双

    膝跪枕着柔软的床,跨在他的腰部。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人,这个我没细问。」

    「真是的,怎么不问问呢!啊……」冯可依正怪着寇盾,肛门上突然一凉,

    不禁惊叫一声。

    启杰先生,不要啊……不要在我和他通话时……拼命眨着可怜兮兮的眼睛,

    冯可依无声地哀求着将润滑膏抹在她的肛门上的寇启杰。

    「可依!又怎么了?你今天怎么一惊一乍的?」

    寇盾在问了,冯可依连忙把注意力集中在手机上,反过来怪道:「你才一惊

    一乍的呢!今天风好大,我放在窗台上的水杯打碎了。」

    绝对不能让老公察觉出异样……冯可依在心中叫道,为了不让寇盾疑心,装

    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说道:「老公,异国他乡的,俊浩就拜托你照顾了,啊

    啊……」

    说话间,寇启杰抱住冯可依的腰,用力向上一挺,巨大的肉棒一下子捅进肛

    门深处。

    「嗯,我看看明天能不能有空,中午过去请他和他的女朋友吃饭。」也许是

    习惯了冯可依今天动不动就叫一声,或者担心多问会使情绪多变的妻子不快,对

    孕妇的身体不好,寇盾不再发问,只是柔声抚慰着。

    「谢谢你,老公,啊啊……」正在和寇盾说话,不能捂住嘴巴,冯可依极力

    忍耐着,可是,寇启杰一开始抽插,肛门里马上腾起无比熟悉的肛悦快感,低沉

    的呻吟声控制不住地溢了出去。

    「老公,睿睿又在踢我了,应该是听到你的声音的缘故吧!啊啊……」羞惭

    无比的冯可依只好以腹中活泼的宝宝做掩护,脸上红得仿佛蒙上了一块红布。

    「我们的小王子迫不及待地想出来见见这个世界喽!呵呵……」寇盾不疑有

    他,开心地笑起来。diyibanzhu.com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老公,如果确定了回来的时间,啊啊……打电话通知我。啊啊……他又踢

    了,一定是听到你说他,想快点出来了。」一边和深爱的老公通话,一边和同样

    爱着的老公的弟弟肛交,无论怎样压制也是无效,冯可依兴奋了起来,说话的声

    音变得异常柔腻妩媚,眸中不住荡出迷蒙的波光。

    「嗯,最晚后天就能确定下来,到时我给你挂电话。可依,会不会有事啊!

    今天睿睿异常活跃,不行去看医生吧!」

    啊啊……啊啊……老公,你这么爱我,这么信任我,我却在和你通话的候,

    与你的弟弟偷情,对不起,对不起……可是老公,真的好舒服啊!可依要受不了

    了……冯可依在心中一个劲地向寇盾道歉,冲动之下,也不管抱着她的寇启杰会

    不会不高兴,突然大声叫道:「老公,我想早点见到你。」

    「我也是啊!」

    「老公,我爱你,我永远爱你。」似是坚定有些动摇的信念,又似对在寇盾

    面前狎戏她的寇启杰的报复,冯可依继续大声叫道。

    「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可依你不是那么奔放的人,这样的情话说的很少,不

    过,我很喜欢,可依!我也在心底爱着你,比任何人都爱。」

    听着寇盾深切的情话,身体更加酥软了,心都要溶化了,冯可依叫道:「啊

    啊……老公,我好开心,啊啊……老公,老公……啊啊……」

    寇启杰被激怒了,牢牢捉住冯可依的腰,上下甩动,同时用力地挺动腰部,

    巨大的肉棒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狂暴地在红艳的肛门里抽插着。冯可依像

    狂风里的一叶落叶,又像一个被玩得乱七八糟的布娃娃,在寇启杰的胯下飞舞,

    欲要疯狂的受虐快感笼罩着她,感到说不出的兴奋、说不出的刺激。

    「啊啊……老公,一看是你的电话,澡没洗完就冲出来了,现在还没穿衣服

    呢!有些冷。」高潮的预兆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似乎触手可摸,冯可依担心自己

    随时会迷失在究极的快感中,便向寇盾委婉地说道,希望他挂掉电话。

    「哦……可别感冒了,快去穿衣服吧!可依!我先挂了,以后再聊!」寇盾

    顿时紧张起来,率先挂掉了电话。

    「好的,老公,啊啊……」听筒里终于传出「嘟嘟」的盲音,为逃过了在寇

    盾面前出丑,冯可依感到一阵轻松。

    「啊啊……啊啊……启杰先生,你太过分了,差点就露馅了,啊啊……」冯

    可依张牙舞爪地扑向寇启杰,在他身上拧来拧去,发泄着羞愤和后怕。

    「哼哼……嫂子,跟我哥感情很好啊!那么大声地喊我爱你,真是让人嫉妒

    啊!可是你现在做什么呢?淫荡的肛门紧紧夹着我的肉棒,下面的骚穴流了那么

    多水,一边和我哥挂电话,一边被我操,很爽吧!」寇启杰铁青着脸,加快了抽

    插的速度,讥讽地说道。

    「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叫我嫂子,啊啊……」的确如他所说,在

    这么刺激的场景下,心房兴奋地都要爆炸了,强烈的受虐快感将她吞没,火热的

    身子被彻底点燃起来,尤其是那句令她倍觉羞耻的嫂子,冯可依感到随时都会泄

    出来。

    「为什么不呢!你不就是我的嫂子吗?」

    听着寇启杰酸性十足的话语,心扉一阵摇荡,冯可依费力地把不便的身子伏

    下,伸出柔软的红舌,亲吻着他的脸颊、嘴巴,然后舞动着舌尖,在他耳朵上舔

    着,甜腻地说道:「启杰先生,咯咯……吃醋了吗?可依好高兴啊!其实可依一

    样爱你,启杰先生,我爱你,启杰先生,我爱你……」

    老公,对不起,我爱上了你的弟弟,还怀上了他的宝宝,我不想骗你的,可

    是事已至此,就让我继续欺骗下去吧!老公,我对你的爱永远也不会变,我会像

    从前那样爱你,也会像爱你那样爱他,请原谅滥情的可依吧……冯可依拼命地向

    寇盾道歉,同时直起身子,不住收缩的肛门紧紧缠绕着越插越快的肉棒,像是发

    狂地扭动腰肢、起伏身体,求索着令她迷醉的肛悦快感。

    「要泄了吗?可依!回答我,要泄了吗?」说起方才吃醋的表现,只是他有

    意做出来的挑逗冯可依的手段,寇启杰满意地律动肉棒,不停问道。

    「啊啊……可依,泄……泄了,啊啊……启杰先生,和你做爱,啊啊……好

    舒服啊……启杰先生,可依是你的,啊啊……可依爱你……」冯可依软软地伏在

    寇启杰胸口,微闭眼眸,享受着美妙的高潮余韵,娇喘吁吁、嘤嘤啼啼地说着来

    自于内心深处的情话。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美国西雅图,一间和冯可依所处的调教屋一模一样的房

    间里,脖子上套着狗项圈的车忠哲被粗如手指大小的铁链吊起来,身后,陈美琪

    腰部上绑着双头龙假阳具,正拼命地挺动腰肢,用又粗又长的一端抽插着丈夫不

    久前才植入成功的人造阴道。

    同几个月前相比,车忠哲可谓是大变身,除了脸庞还是原来的样子,胸前安

    上了两个E罩杯的人造巨乳,胯下巨大的肉棒被连根切去,股间光溜溜的,人造

    阴道惟妙惟肖,从外形看与真的一模一样。顺着高耸的胸部直下,去除了多余脂

    肪的腰部又细又窄,给人一种盈盈一握的感觉,而身后的臀部又挺又翘,饱满圆

    润,抽去的脂肪都注射在这里,又给人一种震撼的视觉效果。

    人工阴道,人工乳房,抽脂,除毛,声带细化,骨盆增大,雌性激素分泌达

    到成年女性水平……名流美容院最新的研究成果足以将一个男人活生生地变成女

    人,在最顶尖的整形专家的合作下,经过大大小小几十个手术,前执行董事车忠

    哲在寇盾的授意下,被改造成一个相貌男性,其余性征都是女性化的女人。

    寇盾对车忠哲可谓是恨之入骨,没有什么报复比把仇人变成女人来羞辱最解

    恨的了,而他又命令施虐狂陈美琪调教同为施虐狂的车忠哲,其用心不言而喻,

    就是赤裸裸的羞辱,要车忠哲生不如死地活着,屈辱无比地活着,要他的每一天

    都活在最残忍的折磨中。

    不仅把车忠哲改造成女人,寇盾还对他的机体实施了永久破坏,为了防止他

    暴起伤人,手筋、脚筋都被割断了,使他彻底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车

    忠哲还瞎了一只眼,脸上结疤的红肉乱翻,就像被狗咬过,这些都是蒙被他绑架

    调教、对他恨之入骨的女人所赐,其中就包括险些被卖到非洲的晏雪。

    车忠哲「嗷嗷」地叫唤着,怨毒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在他身后,摆放着一排共五把拘束椅,陈君茹、高亚桐、车妍蓝、花雯芸、

    雅妈妈都被皮带牢牢地绑在上面,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台黑漆漆的仿佛小型车床一

    般的性交机械。

    五台机械前端各探出一根有如拳头大小的圆头铁棍,被电力控制着,定时在

    这些欺辱过冯可依或林冰莹的女人的淫穴里捣动。现在恰好是性交机械周期性停

    歇的时间,每个女人都面无人色、口吐白沫,一副被摧残得气若游丝的惨状。

    车忠哲前方,摆放着一套办公桌椅,寇盾坐在老板椅上,刚从他身上跳下来

    的林冰莹正满怀柔情地用柔软的嘴巴、红润的嘴唇、香滑的舌头为他清理沾在肉

    棒上的精液。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里实时播放着无线监控视频,挺着大肚子的

    冯可依跨在寇启杰的腰上,淫荡地狂扭腰肢、起伏身体,嘴里发出高亢的欢叫,

    脸上尽是满足,愉悦万分地坠入了快感究极的肛悦世界。

    寇盾的身体一个劲地抖着,右手用力地攥着刚刚挂断的手机,脸上浮起兴奋

    至极的红晕,涕泗滂沱的眼里紧紧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里他最爱的女人。

    就在这时,重开的耻虐俱乐部突然在屏幕的右下角弹出一个互动消息窗口,

    上面写道:国王陛下,我是小未来,能和我聊一会儿吗?

    【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梦meng》,方便以后阅读梦meng《梦》尾声(2)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meng《梦》尾声(2)完结并对梦meng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