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

【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16)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zhaoning 本章:【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16)

    29-03-19

    【第十六章】

    在萧府后院的另一侧里,四周看去,是碧木青竹,影影绰绰的看来有一幢小

    楼的影子,这里靠近萧府后院的一角,周围是萧玉若最喜欢的竹林和清澈的流水,

    小楼就处在这高墙大院里别具一格的竹林之中,显得有些幽雅静谧,不过今日却

    也不太一样,不单单小楼上挂起了一排靓丽的大红灯笼,小楼也灯火辉煌的,映

    射出别致堂皇的装饰。

    「姐姐,已经三更天了吧。那个坏人今日还来不来哦……」布制的金碧辉煌,

    张灯结彩的小楼之上,两个穿着白色婚纱的俏丽美人正坐在崭新的喜被上,说话

    的少女依稀还有几分天真可爱的模样,身段玲珑,略显性感的婚纱里看上去皮肤

    娇嫩白皙,青春无敌。

    「不知道……」一边的萧玉若叹了口气,虽然知道坏人今天大概率是不会过

    来了,但是新婚大事,每个女人一生之中只有一次,自己却连让自己丈夫过来陪

    陪自己都是奢望,就算林晚荣那厮不去已经生儿育女的肖青璇,玉伽那里,也还

    有十来个姐妹等着他的临幸,不说天天装的无欲无求的董巧巧,便是太师洛敏的

    女儿洛凝,三哥的女智囊徐芷晴那一个不是万里无一的绝色佳人,更有那天仙一

    样的安碧如,宁雨昔,秦仙儿,三哥不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边的萧玉霜却是听不出姐姐的苦涩,想的却是另一件事,自从被陶东成调

    教以来,箫玉霜越来越依恋陶东成和徐敏的大鸡巴了,变成了一个无性不欢,纵

    情欢爱的母狗。最近大婚,陶东成还让她穿着婚纱好好的在翠冠坊里好好的伺候

    了他四五日,肏的她逼都肿了,陶东成怕事情败露,这才让她好好在家休息,并

    涂抹了一些消肿的良药,这才让她的小嫩逼恢复了粉嫩,不过这几日却是让萧玉

    霜忍耐的好辛苦,没了徐大哥和陶大哥的大鸡巴抚慰,身子空空荡荡的,说不出

    的苦闷难受。

    「小姐,你要的酒到了。」上楼来的是萧玉霜的侍女,提着一壶金杯美酒,

    见小姐怔怔的出神,便放在小桌上,缓缓退了出去。

    这酒其实是萧玉霜悄悄准备的,她身子早被陶东成破了,万一被林三哥发现

    终究不美,便备下一壶放了春药的美酒,想着到时候三哥喝了美酒,到时候肯定

    记不得什么自己是不是处女了,到时候大不了多让三哥肏两次,事后说自己落红

    色淡,再抹点鸽子血也能蒙混过去。玉霜正想的出神,不想一边有些闷闷不乐的

    萧玉若正有些口干,便轻轻掀开头上的婚纱,拿起酒壶,喝了一杯,酒是果酒,

    倒没有多少苦涩的酒味,萧玉若抿了抿嘴,又喝了三杯。

    「啊!姐姐……」萧玉霜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惊慌的长大了嘴。

    「怎么了?玉霜?」萧玉若喝完酒,俏脸粉扑扑的,对着萧玉霜问道。

    「糟糕了,姐姐……」萧玉霜支支吾吾的,想了好半天才说道,「我……我

    怕次会疼,我叫丫鬟往酒里掺了点,掺了点……」

    「掺了什么?」萧玉若神色一动,不置可否的说道。

    「我加了点春药进去,想待会我喝一点,三哥喝一点这样就不会疼啦……我,

    我不知道姐姐会去吃……」萧玉霜耷拉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萧玉若有些哭笑不得,这事情除了妹妹,估计也没什么人做的出

    来,新婚之夜,居然想到给自己的丈夫下春药,只是现在自己喝了四杯下肚,倒

    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小楼外面换来「布谷……布谷……」两声清亮的鸟叫声。萧玉霜

    连忙站了起来,对着姐姐萧玉若说道:「我去想想办法,你在这里等我。」

    这鸟叫声真是陶东成和徐敏私下联系她的暗号,萧玉霜穿着婚纱,出了小楼,

    刚一推门,一个大手就把她拦腰抱起,萧玉霜揉了揉眼睛,不是徐敏又是何人。

    徐敏虽然得了老皇帝半身功力,但是除了轻功,其他的功夫倒是十不留一,

    这后院深处,虽然外面守的严密,里面却除了几个伺候的丫鬟,侍女,并没有几

    个侍卫,大大方方的从萧夫人那里出来,随便问了几个丫鬟,便悄悄的摸到了这

    后院深处。

    徐敏看着这怀中含羞娇俏的可爱少女,不禁觉得这林三的设计当真有才,觉

    得这清丽脱俗的少女瞬间多了几分性感诱惑,纯白半透明的薄纱紧紧地包裹着箫

    玉霜的娇躯,更是从后背露出一抹雪白细腻的脊背和完美无瑕的纤腰,黑色蕾丝

    边的长裙,看起来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显得高贵而迷人,下面是一双白色蕾丝

    的长袜,穿着据说是西洋流行的高跟鞋,一双洁白无瑕的玉足,被他的大手抱个

    正着,翘起一个优美的曲线。

    箫玉霜有些不安的看着周围,发现并没有丫鬟的踪迹,一边闻着几日不见的

    徐大哥的体香,颇有些怪异。

    「放心,都被我迷倒了。睡到明天早上都醒不来。」徐敏小声的安慰道。

    「你……坏死了……」萧玉霜抿着粉唇,局促的说道。

    「怎么了?你三哥我听说不在这里,我过来陪陪你还不好?」徐敏的肉棒微

    微勃起,顶在她白色婚纱的裙子上。

    「你是怎么进来的?」萧玉霜问道,「三哥安排的这么周密,你要是被抓住

    就完蛋了。」言语中,不由多了几分担忧。

    「我?我刚刚从萧夫人那里过来,给她按了下身子,就趁着机会过来了。」

    徐敏笑道。

    「讨厌……」箫玉霜沁人的清香飘入徐敏的鼻端,看着少女娇俏的模样,不

    觉有些喉咙发干。

    「对了,现在还有一件事,你得帮帮我。」萧玉霜看着徐敏近在咫尺的脸颊,

    被他的气味弄的有些发晕,一边连忙说着刚刚的事情,楼上的萧玉若正喝下了她

    不小心弄出来的春药。

    徐敏听到这里,不由意动,正愁找不到机会去肏肏那个大美人呢,便送上门

    来了,便对着玉霜说道:「我上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方法。」

    「哼!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箫玉霜那里不知道徐敏心中的想法,

    不过此时却也由不得她,她其实也想把姐姐拉下水,这样自己在萧府里就不会太

    过孤单,自己越陷越深,也有些害怕被人发现。

    「待姐姐好点。」箫玉霜说道,一边引着徐敏上楼而去。

    ————————

    「姐姐……」刚一进门,萧玉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跟着萧玉霜走了进来。

    怎么是他?想起那天浴室里的荒唐事,萧玉若被就嫣红的脸颊更加的红润了。

    此时美酒入腹,酒中的春药渐渐开始发力,萧玉若清纯明秀的姿容变得有些

    妩媚,纯白色的婚纱裙摆里,酥胸开始变得翘挺,妖娆的曲线轮廓十分诱人,严

    丝合缝坐着的裙摆下,一双纤秀带着白色丝袜的小腿露出一份姣好的曲线,露出

    在外面的玉臂上,不见一根汗毛,白白嫩嫩的,说不出的光滑柔腻,徐敏看着这

    个诱惑妩媚的大美人,忍不住想这洁白婚纱之下的俏美身姿是何等的滑腻,迷人,

    简直魂不守舍了。

    「哼!」一边的萧玉霜有些吃味的冷哼了一声,说道:「姐姐,这是给娘亲

    安按摩的翠冠坊徐掌柜,现如今只有他有些经验,三更天了,医生也不知道去那

    里找。」

    萧玉若呼吸有些急促,想要拒绝,只是话到嗓子眼却又说不出口,闻着这个

    男人浓郁的味道,仿佛回到了那天在浴室里自己主动求欢的时候,身上满是汗水,

    花穴里已经湿透了。

    看着萧玉若一副不情不愿却也没有反对的样子,徐敏的心砰砰乱跳,对着萧

    玉若鞠了一躬,犹豫了一下,说道:「得罪了,林夫人,萧小姐。」

    「来,还请萧小姐躺在床上。」徐敏伸出双手,在萧玉若露在外面肩膀的白

    皙上微微用力,萧玉若只觉得心儿火烧的厉害,徐敏站在一侧,脸儿正对的就是

    徐敏的大鸡巴。萧玉若看着后面的玉霜,心乱如麻,连忙闭上双眼,连忙听话的

    躺在喜被上,颤声说道:「不许,不许乱摸。」

    「好的,二小姐,你给大小姐按下头。我给她按脚。」萧玉霜嘻嘻一笑,听

    话的脱了高跟鞋坐在床上,轻轻的按着姐姐的头太阳穴的位置。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萧玉若一边感受着徐敏轻轻的脱下了自己的鞋袜,连忙紧闭这双腿,心道:

    「只是按下腿的话,应该也没事的吧。」

    脱下鞋袜,徐敏的目光落在萧玉若那晶莹玉润的赤足之上,虽然萧玉若双腿

    紧闭,但是这婚纱已经难以掩饰这诱人的曲线,殊不知萧玉若天天处在深闺,这

    小脚又天天洗护,远非一般女人可比,这小脚竟是如此好看,徐敏也不等萧玉若

    反应,连忙吻了上去,大嘴猛的含住了萧玉若晶莹如玉的脚趾,用力吸吮起来,

    萧玉若忍不住惊呼一声,花穴之上坟起的纯白内裤上,开始有些湿了。

    「姐姐,徐公子给你按摩脚不舒服么?」萧玉霜看着徐敏的姿态,不禁有些

    好笑,哪有人抱着别人脚啃的。

    「没……没有……」只是按摩脚趾而已,没事的。萧玉若心道。只是这湿答

    答的,莫非是用湿巾?萧玉若想坐起来看到底是什么,却被妹妹抱着头按摩着,

    只能看到自己因为发骚而俏立着的酥胸。

    萧玉若感觉徐敏把自己的每一根脚指头都用一个软软的东西弄的湿答答的,

    有种意想不到的舒服,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说不出来的味道,看着一脸笑意的

    妹妹,萧玉若只好闭上眼睛,任由徐敏在自己脚趾上妄为,只不过花穴湿答答的,

    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徐敏兴奋的喘着粗气,一只手拉开了萧玉若的婚纱裙摆,看着已经湿答答的

    底裤,微微一笑,开始有节奏的在萧玉若白嫩光洁的玉腿上摩挲,揉掐。

    萧玉若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觉得妹妹应该能看到这家伙的动作的,要是有什

    么不轨,玉霜应该也会制止的,但是妹妹却只是不停的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什

    么话也没有说,一边紧张的感受着徐敏的揉掐,萧玉若还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直到自己底裤湿透了,徐敏也不再按摩我的小腿,萧玉若没了徐敏的按摩,

    反而更加的难以遏制了,喷薄的情欲烧的自己身体火热极了,好想要个男人啊,

    三哥,快来安慰下你的小玉若,唔……

    双腿轻轻的来回摩挲,到实在忍不住把手指放进自己的花穴里,轻轻的点缀

    着豆蔻嫣红,好难过啊,萧玉若无意识的在喜被上轻轻的蹬着,整个洞房有一种

    难以遏制的妖娆。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玉若终于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难道妹妹出去了?那个

    徐敏已经走了?

    微微张开星眸,看到的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只见妹妹萧玉霜正在红烛

    斑驳绰约的光影里,一个赤身黑壮的男人此时正抱着这个一身白纱的美人,美人

    体态妖娆,虽然朦朦胧胧的,但是那肯定就是妹妹无疑,此时的她如同母狗一样

    趴在自己不远的地方,两个人紧紧的偎依在一起,白色婚纱的上半部分此时也被

    扯的空门大开,露出一双肥而不腻,圆润挺拔的俏乳,那个男人的肉棒就在自己

    耳畔,紫红色的,宛如儿臂一般粗细,撑开了妹妹的骚穴,顶到了她的花穴深处,

    微微用力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半个萧玉霜似羞还迎的妩媚姿态。

    看着眼前这对男女一副色授魂予的模样,萧玉若不禁羞红了脸,妹妹可从来

    没有过男人的经验呢?怎么可能这样,难道我是吃了春药出现幻觉了?

    「骚货,又发骚了?」徐敏却是嘻嘻一笑,「来,今天晚上可是你洞房花烛

    之夜。让我好好爽爽。」一边的妹妹萧玉霜没有反驳,只是恬静的倚在他的胳膊

    上,翘臀之下对着他的火热,娇羞道:「还请怜惜玉霜……」

    是了,一定是幻觉了,妹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刚刚徐公子肯定已经

    走了。妹妹也是。都怪那死坏人,今晚不过来,让我吃下这种古怪的春药。只是

    为什么偏偏是玉霜和那徐敏,徐敏的肉棒她可是尝试过的,粗大的吓人,霜儿怎

    么受得了。秀目忍不住盯着妹妹的痴态,看着萧玉霜白色婚纱之下如玉的娇颜,

    说不出的姿容秀美,显得高贵脱俗。

    耳畔不远处的就是那徐敏,这个黑壮的男人此时已经抚上了妹妹翘挺粉嫩的

    酥胸,萧玉霜回头浅笑,彼此交互着紧挨着甜蜜而淫靡的亲吻。

    好想要啊!萧玉若脸红红的,闻着徐敏肉棒的腥臭味道,有些发软的小手忍

    不住向上抬起,不偏不倚的摸上了徐敏那如鹅卵大小的肉袋儿。

    「咦,玉霜。你姐姐醒了……你看,她这样子,好美!」徐敏感受着萧玉若

    轻轻的摩挲,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喜被上的萧玉若不似平时严肃,露出

    一种淡淡的妩媚风情,娇颜如同水波一般在他心中荡漾,那微微张开打扮的嫣红

    秀美的檀口,不禁心中一荡。小腹里瞬间涌起一波热浪,肉棒瞬间亢奋到了极点,

    抱着怀中如玉妙人,这火热打的萧玉霜忍不住嘤咛一声,满是不依。

    徐敏嘿嘿一笑,揭开婚纱拉链,剥出一对欺霜赛雪的玉乳,低头轻轻在箫玉

    霜秀美白皙的脖颈上一吻,肉棒在萧玉霜花穴和萧玉若嘴边来回的逡巡,挑逗着

    这两姐妹的春情。

    萧玉若显得有些惊慌失措,闻着这淡淡的肉棒的味道,忍不住抿了抿嘴,粉

    嫩的小舌头有些口干舌燥,舔舐了一下嫣红的嘴唇,好像要啊……这东西好想要,

    好热,唔……

    萧玉若的小手已经摸到了徐敏的肉棒上,依旧没什么力气的她虽然起不了身

    体,但是还是尽力挪动了一下小脑袋,美眸带着点点晶莹,慢慢来到了徐敏的胯

    下,眼睛正对着的,便是妹妹萧玉霜那已经满是潮水的花穴和已经怒火喷张的大

    肉棒。

    妹妹……姐姐也好想要啊,给我啊。萧玉若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妹妹萧玉霜半

    张含羞愉悦的俏脸,竟有些说不出的羡慕妒忌。

    「好想要……」萧玉若嘴角发出淡淡的呻吟,白嫩的小手如同触摸宝贝似的

    轻轻抚摸着眼前徐敏的大家伙,徐敏恶作剧的肉棒向下,竟是压在了萧玉若如玉

    的脸蛋上。

    「徐公子……别把姐姐弄坏了……」骚穴被肉棒来回的摩挲并不好受,萧玉

    霜看着徐敏的动作,忍不住娇嗔道。

    「嘻嘻,先让大小姐给我润润枪,到时候再肏你不迟……」徐敏笑道。

    「你……太坏了……」萧玉霜只好瞪了一眼,跟着徐敏的肉棒翘臀微微一沉,

    追寻着遗失的炽热。

    萧玉若还从没给林三口交过,看着这近在咫尺的肉棒,身体烫的不行,一定

    是假的吧!萧玉若不禁用刚刚摸着肉棒的手掩着自己的粉唇,鼻子却忍不住的呼

    吸,秀眸之中露出迷惘,身体显现出妩媚的风情。

    没有坚持太久,徐敏也没有说话。萧玉若只觉得心如鹿撞,噗通噗通的乱跳

    着,美眸微闪,神色中有些迟疑,鼻尖的味道实在是太热烈了,眼角看着紧挨着

    火热的妹妹和徐敏,悄悄的张开了她殷红的小嘴,有些难为情的芳舌暗吐,轻轻

    的在徐敏的肉棒上舔舐起来。

    好大,好热……萧玉若的津液和肉棒上白灼的淫液混杂在了一起,这味道说

    不出的怪异,萧玉若难以言喻。除了肉棒本身浓郁的腥臭,还有妹妹萧玉霜花穴

    里花蜜一般甘甜的爱液,还有一种古怪的味道,似乎是淡淡的屁眼的味道,怎么

    可能……萧玉若连忙打住,不敢再想下去了。星眸微闭,一双娇艳欲滴的红唇,

    在微微抖动着,这都是什么古怪的淫梦啊,三哥……

    萧玉若此时粉面含春,杏眼迷离,眼波流转之中,一条红舌不停的纠缠在一

    根紫红色的大肉棒之上,一双玉腿来回的纠结,脸上的神色苦闷极了,好像要啊

    ……骚穴好湿,好像要啊。

    「来,玉霜,你姐姐发情了,你趴在她身上和她亲亲嘴,让我先肏肏她。」

    徐敏抱着萧玉霜和萧玉若并排一上一下的贴在了一起,彼此耳鬓厮磨,姐妹

    的翘挺酥胸正对着贴在了一起,然后拉下萧玉若早已湿漉漉的丝袜底裤,彼此的

    骚穴也合成一个十字形的小缝,来回研磨之间,正期待着肉棒的插入。

    箫玉霜此时除了几件定制贴身的白色真丝裤袜,早已经一丝不挂了,徐敏不

    安分的安禄山之爪正极有兴致的摸到了她们姐妹的羞涩敏感之处,豆蔻之上红豆

    相依,彼此交缠着丝丝的香汗,显得诱惑万分。

    「徐大哥……」萧玉霜情动,有些埋怨的美目看了顶在姐妹中间来回挑逗的

    肉棒一眼,两瓣不安分的大阴唇对着徐敏的龟头轻轻一吻。

    这一用力,反倒是夹到了姐姐萧玉若豆蔻之上圆润的凸起,来回捻动摩挲之

    间,被压在下面的萧玉若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娇吟。

    「三哥……三哥啊……」萧玉若终于忍受不住了,扭动着身子,失控的抖动

    着,感受着花穴边上的火热,忍不住也用力一夹。

    真是一个完美的骚穴吻,徐敏满意的拍了拍萧玉霜的屁股,二小姐吹弹可破

    的肌肤上被拍起淡淡的红痕,萧玉霜不禁有些羡慕起姐姐来,埋怨这个见一个爱

    一个的徐大哥,埋怨那个在自己新婚洞房的时候在别人那里过夜的坏男人林三哥。

    看着背后一脸兴奋快意的徐敏,萧玉霜秀眸之中闪过些许痴迷。

    萧玉若的花穴早已潮湿,此刻正含吮着徐敏的分身肉棒下意识的摩挲,身上

    涌起淡淡的情欲,脸上带着羞涩的腮红,在白色的婚纱红妆之下显得高贵又妩媚,

    一边下意识的和妹妹的嘴儿吻在了一起,香舌微吐,彼此的唇齿纠缠,一边小手

    乱摸,摸着妹妹娇嫩的身体向下,来到敏感处,竟是一个大如鹅卵,炽热无比的

    阴囊,脑海中不禁回忆起之前浴室里徐敏那可怖又伟岸的肉棒,不禁微微发抖,

    三哥……为什么我做个春梦都想起那个坏东西,那个大的不像话的东西。

    只是阴唇和徐敏肉棒的碰触,萧玉若就早已在花穴里泛起了淫水。「嗯…

    …」不由的唇分,咽下一口迷醉的口水,说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妹妹玉霜的,

    都怪玉霜,弄什么春药,害得我现在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只是,好想要啊,

    萧玉若烧红了脸,心儿噗通噗通的乱跳。

    「嗯唔……」早就急不可耐的徐敏用力的向前一挺,裹着姐妹俩腥骚湿滑的

    爱液,啵的一声插进了萧玉若的蜜穴里,萧玉若禁不住闷哼了一声,如云如瀑的

    头发散落在喜被上,一双玉腿下意识的紧紧夹住了徐敏的屁股,太大了,这几个

    月来,萧玉若其实也和林晚荣欢爱过几次,不过不管那一次都没有这一次来的火

    热敏感,萧玉若不敢出声,紧张的喘着淡淡的呼吸。

    「敏哥……」趴在上面的萧玉霜不依的娇哼道,自己粉嫩的花穴此时还贴合

    吸吮着徐敏露在外面的肉棒,有些空荡荡的阴户内壁被摩挲的有些发痒,的

    是一种发骚的情欲,看着姐姐紧闭的双眼,心中有些小小的妒忌。

    徐敏看到她妩媚情迷的模样,不由摆了摆肉棒,伸手在她白嫩的美臀上轻轻

    一拍,笑道:「霜儿,你真骚,要不以后叫你骚霜儿好了!」萧玉霜身子敏感,

    被拍的轻轻叫了一声,感受着在花穴外面血肉喷张的火热肉棒,羞羞的呐道:

    「还不是便宜了你这个大坏蛋……」

    另一边,萧玉若感受着不断在自己甬道花穴里乱动的肉棒,感觉被肏的舒服

    极了,但是心中却还是忍不住想起林晚荣,死死的咬着嘴唇,一边默念着这只是

    一场春梦,都怪那天品尝过徐敏的大家伙,心中居然还念念不忘。是了,这只是

    一个梦,是假的,虚幻的啊,想到这里,萧玉若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忍不住悄

    悄的睁开眼睛,看着徐敏居然一边肏着自己,一边在妹妹柔滑翘挺的前胸上摩挲,

    不禁连忙闭上眼睛,暗道:「什么鬼,妹妹居然这么放荡……可是,我也好像被

    摸哦……」悄悄又张开半个眼睛,观察着徐敏和自己妹妹的淫戏。

    徐敏却是对萧玉霜的不依置若罔闻,一边揉掐着萧玉霜翘挺的奶子,闻嗅着

    姐妹俩身体上淡淡的体香,一边的大手却不老实的剥开姐姐萧玉若的檀口,手指

    伸了进去,笑着说道:「看,你姐姐舔我手指……」

    怎么这样,萧玉若不敢说话,也不敢睁开眼睛,满脸通红的她只好随着徐敏

    的坏手挑逗着自己的小嘴,粉嫩的小舌头被轻松的捉住,不情愿的感受着这大坏

    蛋手指的味道,有些腥骚,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妹妹身上的味道,又有些男子汉才

    有的怪味,并不好吃。

    萧玉霜嫣然一笑,伸出兰花般漂亮的双手,捧着自己的一双俏乳,甜腻腻的

    说道:「敏哥哥,你这个坏人在别人新婚之夜都敢过来使坏,小心姐姐发现,你

    十条命都不够杀的。」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徐敏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还不是玉霜太迷人,我忍不住就进来

    了……」

    「讨厌哟……」萧玉霜气恼的说道,却不想徐敏的坏手从她的俏乳中脱身而

    出,拉起身子,拿着二小姐的头儿轻柔的贴上了自己的大嘴,萧玉霜香舌暗吐,

    和徐敏有些腥臭的大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徐敏被亲的鸡巴兴奋极了,不一会儿,

    萧玉若就有些受不了这样的高昂雄壮,不由得烧红了脸,心道,怎么这般大,要

    是全部插入怎么的了。只是自己的骚穴越来越敏感,萧玉若忍不住叫了出来。

    「咦,大小姐醒了……小人肏你的如何?喜欢么?」徐敏笑道。

    「…怎么可能……」萧玉若羞涩的撇过头去,自己才不会这么浪呢。都怪妹

    妹的春药,什么怪梦。

    「呀,脸都红了,霜儿……你看。」徐敏一边轻笑,一边顺着萧玉若湿滑的

    花穴来回的用力抽插。

    「姐姐今天好美……」萧玉霜低头看着姐姐的艳色,忍不住赞道。

    「妹妹也是,好漂亮……」姐妹两个,一身婚纱,一个皎洁如月,一个高贵

    胜牡丹,各有千秋,更加兴奋的是,今天还是两人的新婚之日,更添了一分人妻

    的魅惑。

    「姐妹两个都美,到时候一定是这金陵城里天字号一等一的头牌。」徐敏哈

    哈笑道,肉棒又顶进去了一分。

    「敏哥,又在胡言乱语了……」萧玉霜娇羞道。

    萧玉若呐呐的没有说话,也羞红了脸,把自己姐妹两个和那些红尘俗世中的

    女子做比,那里有这样不知轻重的粗男人。只是花穴被徐敏弄的厉害,一下子心

    乱如麻,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敏的肉棒整个儿已经顶入了萧玉若的花穴里,带着妹妹箫玉霜的湿滑淫液,

    加上她本身也早已湿的有些不像话,竟是直接顶到了深处,撑得萧玉若满满的胀

    胀的,萧玉若紧致的穴肉和两瓣粉嫩的阴唇如同贝壳一样包裹着徐敏的火热,整

    个骚穴被撑得老大,萧玉若媚眼如丝,看着自己的婚纱上竟是有些淡淡粉色的旖

    旎,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细细品味着这个坏东西带给她的极致享受。

    「你看,你姐姐夹的我好紧……」徐敏笑道,心中一荡。一边压着萧玉霜俯

    下身去,在大小姐的耳畔悄悄说道:「大小姐,想不想要?小穴好湿哦……」

    「才……唔,才没有呢……」萧玉若的脸儿一半埋在大红色的枕头里,面色

    绯红,眼睛说不出的痴醉,眼眸如水,盯着小桌上一对明晃晃的喜蜡,只是不管

    再如何否认,自己的花穴总是在不停的溢出着淫液,流淌在徐敏的大肉棒上,变

    得湿答答的。

    「不乖哦……你看你身体多老实……老实告诉我,我的鸡巴是不是比林晚荣

    的大多了?」徐敏压着玉霜,在萧玉若珠圆玉润的耳垂上轻轻一舔。

    「嗯唔……」萧玉若没有说话,眼前这个坏蛋的床上功夫自是比林三好了千

    倍万倍,弄的自己很是舒服,只是自己这二十年来的礼教,贞洁告诉他,不能说

    那些羞耻的话,虽然只是梦中,但是还是觉得不应该在新婚之夜想着一个别人的

    鸡巴,都怪林三那个大坏蛋,若是这个男人是林三,不知道你的玉若有多么千肯

    万肯,好像被肏啊。

    只是一想,萧玉若就觉得脸烧乎乎的,轻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把骚穴含吮着

    向下,慢慢的吞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切尽在不言中。

    「嗯嗯,啊……夫君,三哥……」肉棒还没有完全吞没,但是已经顶在自己

    的子宫口了,好大好热啊。萧玉若看着徐敏全身赤裸的压在自己和妹妹身上,又

    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正对着自己的妹妹正微笑着轻轻的帮徐敏解开

    自己的婚纱纽扣,然后自己一丝不挂,婚纱如同一朵白花盛开在喜被之上,自己

    完美雪白的肌肤也逐渐的暴露在他的眼中。

    下意识的遮拦,只是拦不住自己翘挺之上的嫣红豆蔻。指缝间的一缕春色,

    手腕下的深沟细汗都让徐敏看的分明。

    倔强的躲闪,只是闪不开妹妹压在自己身上的酮体和骚穴里的火热粗长,脑

    海里想的念的思的想的竟然全是那个紫红色的坏东西。

    「嗯嗯……唔,啊啊啊……」萧玉若努力的抿着樱唇,但还是泛出微微的声

    响。偏生这个时候徐敏只是不紧不慢的来回抽插,她已经快不行了,只觉得骚穴

    里面酥痒极了,苦闷难受,也不在乎是不是幻象了,也不管是不是林三那个坏人,

    现在只想那个徐敏的大肉棒再进入一点再快一点,把自己发痒的花穴填满,若是

    再火热一份或者再粗大一份,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更加的受不了,萧玉若呢喃着,

    身体被妹妹的酮体弄的如同触电一般的感受。

    想再进去一分,想再狂野一分,若是再快点再剧烈点就好了。萧玉若下意识

    的把两条如莲藕一般白嫩的玉腿紧紧的缠绕在徐敏粗壮的腰肢上,漂亮的小脚都

    顶在了徐敏的屁股上,死死的夹着,中间还压着紧贴着自己的妹妹,好粗啊,徐

    敏的肉棒似乎又进去了一点,自己的骚穴舒服多了。

    「哎呀,姐姐。你弄疼我了……」这边是萧玉霜有些不满的嘟囔道,姐妹俩

    赤裸裸的身体紧紧相依在一起,看上去阳春白雪倒是各有艳色,萧玉若没想到妹

    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不叫那个男人看了笑话,一时间羞涩极了,整个精致漂

    亮的容颜上都漂染了红霞,说不出的妖娆好看。

    「妹妹……对不起……」萧玉若想松开腿来,却又怕刚刚顶到深处的肉棒又

    趁机跑出来,一时间有些犹豫,眼眸垂泪,脸红红的感受着顶到深处的徐敏肉棒

    的滋味,太舒服了,我……我不想松开呀……骚穴里溢出了充实的爱液,肉棒噗

    哧噗哧的击打在萧玉若有些敏感的身体上。

    是了,这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都怪那杯酒,妹妹还是冰清玉洁的身子,怎

    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都怪我,那天和那该死的徐敏春风一度,骚穴儿竟是想

    念起那天的大肉棒,我真是太坏了……

    随着萧玉若开始浅浅的迎合起徐敏的动作,她那完美的身体也不再遮遮掩掩,

    被萧玉霜压着,她最羞人的地方也开始出现在徐敏的眼前,一双完美酥挺的玉丘,

    白若凝脂的肌肤下面更是圆润无暇的白玉,徐敏不禁大乐,任凭萧玉若如何反驳,

    她的花穴总是不争气的诉说着甜蜜。

    「是不是被我肏的舒服极了?林晚荣的小鸡巴是不是满足不了你?」徐敏一

    边玩弄着萧玉霜粉嫩的乳头,一边在姐妹俩的耳边小声说道。

    唉,这是什么鬼梦……萧玉若轻轻用花穴套弄着硬的有些发烫的肉棒,慢慢

    的吞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切尽在不言中。只是要我说出那种不知廉耻的话,

    就算是做梦,自己也做不到,林晚荣虽然也会洞玄子三十六手,只是奈何红颜美

    人太多,他自己的肉棒也算不上惊世骇俗,自己自然也会有些苦闷,身体有些难

    受。

    「嗯嗯,啊……公子……」肉棒还没有完全吞没,但是已经顶在自己的子宫

    口了,好大好热啊。萧玉若的小穴被撑大的有些胀,湿答答的骚穴不断的溢出湿

    滑的淫液来顺滑肉棒的火热。

    「啊,姐姐你小穴好紧哦,骚水都弄到我上面了……真不要脸,含的敏哥哥

    这么紧……」萧玉霜有些羡慕的看着姐姐一脸春意的模样,姐妹同心,她是最能

    明白那种滋味的了。

    「啊啊,霜儿……不要这么说……」萧玉若努力的抿着樱唇,但是还是漏出

    淡淡的喘息,有些不好意思去看玉霜,是了……这些都是梦境,都是假的……我

    自然不必去理会。轻蹙眉头,丰臀带着骚穴轻轻的上下摇摆着。我只要好好享受

    就好了。绯红的脸上满是快意,眼睛微闭,一会儿骚穴里就淫水熠熠,变得湿滑

    起来,开始享受起这大肉棒给她带来的快感。

    「啊啊啊……公子……啊啊……」轻轻撑开的花穴带起淡淡的淫液,在徐敏

    巨大肉棒的填补下,一种触电一般的快感让萧玉若的情欲飞涨,十几分钟后,大

    床晃动得更加厉害,大红色的喜被被踢开一角,一条白生生的美腿露了出来,那

    条玉腿在床单上蹬了几下后,又陡然勾了回去,紧接着,脚面忽然绷直,在一阵

    痉挛中,那几根小巧白嫩的脚趾都在打着颤,大床里传出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呼:

    「不要,唔唔!」

    「怎么样?喜欢吧?大小姐……」

    「嘻嘻,姐姐真不知羞,这就高潮了……敏哥哥,给我啦……我都等了好久

    了……」耳畔传来的,只有徐敏的调侃和妹妹那挥之不去的魔音。

    「啵……」肉棒竟是从自己的骚穴里拉了出来,带出来汨汨的淫液,只可惜

    自己身体软趴趴的,没有什么力气,无力去吮吸那依旧火热坚挺的肉棒。

    「啊……」听到妹妹的一声娇吟,那根熟悉的大肉棒竟是擦着自己的花穴捅

    进了身体上面,妹妹萧玉霜的骚穴里,幸而带着萧玉若的爱液阴精,一根肉棒显

    得顺滑无比,竟是毫不费力的就顶在了深处。

    「敏哥哥好坏……好大……霜儿好想……好喜欢……」萧玉霜抱得姐姐紧紧

    的,自己骚穴颤栗着感受着这思恋万分的肉棒。怎么会这样,萧玉若忍不住睁开

    杏眼,妹妹的表情显得妩媚极了,神态极妍,那肆意的春情自己从未见过,想不

    到,妹妹竟是如此的欢喜……

    「唔,啊啊,嗯……」肉棒在妹妹蜜穴里有节奏的抽插,萧玉若感受到的是

    一种磨豆腐一般的若有若无的快感,一下子又有些火热了,刚刚高潮了的甬道泌

    出淡淡的爱液,顺着半开着的阴户,打湿在红红的喜被上。

    「我不是你的敏哥哥么?喜欢就说出来,我的骚霜儿……」一下又一下的,

    徐敏加快了力气。在徐敏的猛烈攻势下,萧玉霜苦闷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开始吐

    息着淫靡的呻吟。有些发胀的乳头和萧玉若的玉乳纠缠在一起,萧玉若死死的咬

    着唇瓣,忍耐着渐渐火热的情欲。

    「啊啊……不要啊啊啊啊敏哥哥……我……」萧玉霜面颊绯红,承受着徐敏

    肉棒一下又一下的顶在自己的花穴深处,美妙极了。声音和姿容都变得妖娆起来,

    骚穴里溢出了的爱液。

    「敏哥哥啊啊啊啊……我好奇怪啊啊……唔唔……」萧玉霜如蛇般蠕动着,

    勾魂般的媚叫声不断的传出。情欲让她开始变得迷醉了,头脑也满是爱欲,什么

    林三哥哥,什么老公夫君都已经被抛在脑后了。萧玉霜抱着姐姐,彼此的香汗汇

    聚成有些腥骚的情欲,最后粉舌暗吐,姐妹竟是相拥着亲吻在了一起,唇舌相交,

    这是梦境……萧玉若最后想法告诉她。

    「骚霜儿,我的鸡巴舒服不?」

    「啊啊啊……才不舒服呢……」萧玉霜扬起白皙秀挺的脖颈,嘴唇颤抖着,

    发出一声嘹亮的娇啼。带着最后一丝丝理智,亦或许只是对徐敏的一种挑逗情趣,

    不过徐敏却嘿嘿一笑,顺势把鸡巴从玉霜的骚穴里抽了出来,大手对着萧玉霜白

    嫩的翘臀轻轻一拍,对着萧玉若的花穴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高潮了一次之后,媚药反而让萧玉若更加的敏感了,

    火热的肉棒刚刚进来,萧玉若就忍不住吟叫出声。小手下意识的拉扯着徐敏的背

    部,眼波流转,明眸含情。

    「敏哥哥,坏死了……你偏心……」萧玉霜就快高潮了,不满的说道,看着

    身体下面浅浅微笑的姐姐,气不打一处来。

    「我刚刚插错了,不过你姐姐可不想我出来呢……」徐敏苦笑道。

    萧玉霜向下一看,竟是姐姐忘我的用小脚箍住了徐敏的下体,想不到姐姐也

    这么骚,这么贪心,不要脸……

    只是萧玉若却不愿再去想这样东西,都是梦啊,失去过一次的快感,她是再

    也不想失去了,妹妹也不行……徐敏,徐公子,顶的我好舒服啊,好深啊……

    「啊啊啊啊……」这种妙不可言的快感萧玉若差一点就此晕了过去,实在太

    舒服了。徐敏猛烈的在萧玉若的花穴里来回抽插着,这样猛烈的感觉让萧玉若有

    些难言,不行了,不行了,林三,林晚荣,大坏蛋,窝老攻……啊啊啊……

    无论如何抵挡,快意还是如闪电如泉涌一般在身体里迸发,太舒服了。

    「啊啊啊……啊啊嗯,高潮了啊啊……啊……」

    ………………………………

    清晨,喜鹊在窗外鸣唱。

    「小姐!小姐?!」一边传来丫鬟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妹妹萧玉霜正在

    闺房的西洋镜边上补着妆,一边是丫鬟侍女忙碌的身影。

    「怎么了?」坐起来一看,林三哥设计的婚纱还好端端的穿在自己身上。除

    了身体有些发软,倒是并没有什么大碍。

    「姑爷过来了……姑爷昨晚没来,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了。现在就快到了…

    …」一边的丫鬟紧张的说道。大华结婚后天早上,一般新妇都要去给男

    方父母奉茶,不过林晚荣无父无母,倒是可以省了这一遭,不过林三早年乃是萧

    府家丁,如今虽然娶了萧府两个小姐,但是萧夫人待他恩重如山,所以今天早上

    特意要去给萧夫人奉茶问安。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萧玉若出了口气,恢复到了之前淡定自如的

    状态。

    「是,我知道了。」看着丫鬟一个个下去,萧玉若看着一脸笑意正在描眉的

    萧玉霜不禁有些脸红,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玉霜,昨天……」萧玉若有些欲言又止,抿了抿嫣红的唇瓣,脸颊上飘起

    两朵红云。

    「啊?姐姐,你还在生昨天的气啊,以后玉霜再不敢乱放东西在酒壶里了。」

    萧玉霜转着头苦涩的说道。

    「不是……我是说,玉霜,昨天晚上我们没发生什么吧?」萧玉若站起身来,

    理了理裙摆,手指在裙子的薄纱上来回的纠缠着。

    「哦?昨晚?」萧玉霜嘻嘻一笑,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昨晚姐姐抱着我

    不停的说,公子公子……快啊慢的……可是梦到了那家男儿?快从实招来,不然

    我告诉坏人说姐姐红杏出墙了……」

    「去,你还来打趣姐姐……」萧玉若心中大定,姐妹两个打成了一团,看着

    楼下林晚荣正对着她招手,心中泛起一丝甜蜜,殊不知看似洁白无瑕的婚纱裤袜

    之上,还有一滩没有完全干涸的白灼。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1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16)并对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