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下地狱

【仙子下地狱】(4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风从云 本章:【仙子下地狱】(42)

    第四十二章

    29-05-30

    第二日天明,沈秋早早地就起床了,在院子里打拳修炼。

    如今的沈秋是第四境修为,他的天资并不怎么好,因此需要勤学苦练。

    不过,有了他父亲留下来的逆神九转诀,天资就并不是什么问题了。

    沈秋如今只需修炼逆神九转诀,便能将自己的修为境界快速提升。

    沈秋在心中感谢父亲,如果他不早那么陨落,那该多好?

    有他在,自己的娘亲便不用孤独寂寞,是以也不用找那粗糙野蛮的风啸天入赘,天下间也没有谁敢对他的的娘亲说三道四。

    可惜,斯人已逝,再怎么追忆也没用,沈秋心中唯有发愤图强,争取让自己变得更强,不是让娘亲保护自己,而是自己保护娘亲。

    沈秋的心中有这样的决心,也就是一座山巅横在眼前,他要去攀越。

    有了这样的决心,沈秋对待修炼,自然是异常的刻苦,他也能吃苦,不论汗水有多么的淋漓,不论暴晒有多么的炙热,沈秋都要坚持下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娘亲,为了身边的人。

    还有,

    沈秋要叫那个军皇山那个叫秦晚照的女人好看。

    当时的秦晚照并没有从言语上给予沈秋耻辱,但沈秋绝对记得,当时秦晚照看他的那种眼神,带着轻蔑以及不屑。

    是以沈秋不是为了什么报复,而是为了证明,他当得起秦晚照的夫君。

    沈秋修炼刻苦,从天还未亮之时便练拳,全身汗水淋漓,随后又练剑,在这过程中,他不断地运转逆神九转诀,让得自己体内的血液灵力沸腾不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婢女前来,给沈秋端来早餐。,沈秋询问了这个婢女几句三姨的情况,婢女说沈幼蝶离开了府邸,前往了一家酒楼。

    那家酒楼原来是唐府的产业,但现在是由沈幼蝶在打理,为了将酒楼生意做好,于是沈幼蝶便酿造出醉花小酿这种美酒,果然吸引来了很多顾客。

    随后沈秋又询问了婢女关于涂犬的情况,婢女恭敬地告知沈秋,涂犬待在他的屋子里没有出来,就算婢女叫了他,他也避不露面。

    沈秋哦了一声,便再没有多问,心中想到可能是涂犬初来乍到,太过生涩,于是便没想太多,继续修炼。

    ……

    唐家酒楼。

    这是唐家在南虎城的一处大产业。

    尤其是醉花小酿最为出名。

    然而,当沈幼蝶时常来酒楼巡视之时,她便成了这里最出名的,比那醇香诱人的醉花小酿还要诱人,来酒楼花费的更是以男性为最。

    比如这一日,沈幼蝶来到酒楼之中,刚踏步于中,便吸引来了一道道炙热的目光,络绎不绝。

    今日沈幼蝶是来酒楼里走一圈的,顺便看看生意如何,倒是不用查账,只需看一眼这里的客人就知道了,人声鼎沸,生意实在是好的不行。

    沈幼蝶一袭紫衣,束胸紧臀,腰肢柔柔,她的脸蛋儿娇俏,美眸中有着万种风情,已为人妇的她知性美丽,并且有着女人的娇媚味道,让人目不转睛。

    “妈的,真的是太漂亮了,瞧瞧那臀儿,一扭一扭的,真想把她的裙子掀起来,仔细的瞧瞧那里面的两瓣丰满臀肉,肯定是挺圆有肉,翘的我这根东西都硬了。”

    有客人小声地说着,并且伸手在裆部上揉了揉,揉一揉不要紧,可这一揉,那活儿倒是越来越大,隔着裤裆,坚硬如铁,愈发的舒服。

    望着那莲步款款的娇媚人妻,玉肤白皙,香臀隆圆,犹如蜜桃般的浑圆挺翘,这人揉着裤裆里包裹的肉棒,一时间快感欢愉,竟然到了极致,就那么的射在了裤裆里,一片黏糊湿润。

    这人胸膛剧烈的起伏,喘息不已,实在是难以忍受,有一种做贼般的心虚,这里有这么多人,自己却对着那唐家夫人就这么的射了出来,还好没人知道,不然里面不得丢光。

    不过,不仅是此人对沈幼蝶有如此遐想,其他人亦是如此。

    待得沈幼蝶走上楼梯之时,抬腿之间,那从裙缝里露出来的大腿光滑圆润,腿肉香滑,娇嫩的光泽莹白,若隐若现,不时透露出的春光令人呼吸急促。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而沈幼蝶昂首挺胸,那胸前的一对峰峦饱满高耸,藏在薄薄的丝衣之中曲线起伏,两只硕圆的浑球欲要爆衣而出。

    众多目光投递在自己的身上,那些目光带着如火焰一般的温度,沈幼蝶自然感受到了,但她浑然不在意,自己行的正坐得端,而且已经有夫君了,纵然这些人再如何的急切艳羡,她也不会有丝毫的道心波动。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那个夫君远在京城,不知会相隔多少时日,沈幼蝶心中又有一丝不安的涟漪泛起。

    一直上了二楼,进入到一间屋子中,那些视线才消失。

    沈幼蝶的呼吸骤然一松,白润的额头上有微微细密的汗珠,香汗朦胧,她的脸颊上微微红润,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燥热,樱唇微张,娇艳诱人。

    待得沈幼蝶进了屋,一个早已等候在这里的老人见了,连忙小跑过来,腰身弯下,谄媚的笑着说道:“恭迎夫人。”

    这老人看起来有几分苍老,头上缠着头巾,实际上他也只有五十多岁而已,至于为何包着头巾,原因很简单,因为老人头上有些秃顶,已是地中海,包着头巾以免影响酒楼的形象。

    老人是酒楼的店长,却也是唐府的老仆,传闻从十几岁便卖身来到了唐府,一直兢兢业业,原本这个店长不是他的,但沈幼蝶坚决由老人来管理酒楼。

    沈幼蝶的夫君对此是反对的,可事实证明,沈幼蝶的眼光没有看错,老人做得很好。

    “老葛,最近酒楼生意如何。”沈幼蝶做了下来。

    老人立刻为沈幼蝶端茶倒水,恭恭敬敬,随后立身于一旁,笑着道:“托夫人的福气,酒楼生意好的不得了,本月生意有可能又进账五十个小元钱。”

    一个小元钱便是一千两白银,五十个小元钱,那便是五万两的白银。

    沈幼蝶轻轻的嗯了一声,道:“那还不错。”

    她端起茶杯,茶水浓热,沈幼蝶樱唇微张,吹了几口气,老葛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沈幼蝶的身上,呼吸顿时一滞。

    沈幼蝶的两只玉手捧着茶杯,举止端庄典雅,她吹气之时,那樱唇薄嫩的吹弹可破,红艳娇嫩,老葛眼角余光瞥了过去,喉头蠕动,不由得吞咽了两口唾沫。

    五十来岁的老葛至今还未娶妻,在乞丐堆里捡了一个婴儿当义子,一直以来老葛兢兢业业,甚至连女人的小手儿都没摸过,因此也未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在他的认知之中,唐家夫人,便是眼前的这位,就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了。

    老葛依稀记得发夫人嫁到唐家来的那一天,身披大红袍,头戴大红冠的夫人是多么的绝美出尘,仿若仙子,飘然绝尘,如那万花之中一点红,美丽的惊心动魄,令得老葛那一夜都未睡好觉。

    偶尔一次,老葛误入夫人居住的后院,听到了一阵别样的声音,老葛躲在墙角根偷听着,那如浪潮一般高低起伏的声音曲调时而高扬,时而低沉,娇媚柔柔,如是黄鹂般在清晨发出动听勾魂的叫声。

    也就是那一次,老葛有生以来次掏出自己胯下的肉棒,右手颤巍巍的握着,听着那连绵起伏的曲调,手随心动,射出了浓白的精液。

    后来老葛经常去蹲在墙角根下偷听,直到少爷离开了南虎城去往京城,老葛便没再去了,因为再没有那种声音了。

    但老葛依然记得夫人那勾人魂儿的叫声,以及莫名的‘枝丫’声,混杂在一起奏出的曼妙曲调,是自己在这世间听到的最好仙乐。

    老葛遐想中,一时之间走了神,忽然间哐当一声,夫人手里的茶杯一下掉落在地,这才让老葛从走神中清醒过来。

    老葛脸色急切,关心慌忙道:“夫人!”

    沈幼蝶用玉指揉了揉眉心,摆摆手道:“我没事。”

    但见沈幼蝶脸色潮红,如是火烧一般的燥热,哪里是没事的样子。

    可她既然这么说了,老葛也不敢多问,只好蹲下身来,清理地上茶杯的碎片。

    忽然间,老葛的动作一滞,因为他的视线落到了沈幼蝶的一双绣鞋儿上面。

    这双绣鞋儿金丝缠绕,将一对玉足包裹在其中,娇俏玲珑,纵然不见其全貌,却可以想象这对玉足儿是何等的娇柔小巧。

    而老葛靠的近了,还能闻到沈幼蝶身上那特有的香气,醉人心脾,馥郁芬芳,端的是让老葛心跳慢了半拍。

    老葛不由得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但在这时却见一条柔滑的黑蛇不知何时缠到了老葛的手上,老葛顿时大惊,吓得向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忙甩手,可那黑蛇却是在老葛的手上咬了一口。

    老葛顿时叫痛,心中暗叫自己死矣,这黑蛇一看就是剧毒之物,被它咬了,肯定活不久的。

    老葛悲痛至极,但见一张符纸飞了出来,化作一只神武的雕儿,将那条黑蛇叼起,仰头吃了进去。

    “老葛,你且待在这儿,我待会儿回来为你解毒。”

    沈幼蝶起身,一柄小剑从她袖中飞出,破窗而出,沈幼蝶如天仙一般身姿娇柔,纵身飞出窗外,消失在老葛的视线之中。

    此时的老葛还处于震惊之中,待得他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夫人,您可千万不要有事呀。”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子下地狱》,方便以后阅读仙子下地狱【仙子下地狱】(4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子下地狱【仙子下地狱】(42)并对仙子下地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