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茂的一生

【吕茂的一生】(9)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南丧舞 本章:【吕茂的一生】(9)

    【吕茂的一生】(9)计划

    29-03-18

    人物介绍:

    吕茂:主角,今年53岁,现WT集团的董事会成员,发现隐藏在戴媛娇身后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回到了自己当年出生的城市调查着,随后遇到了国家安全总局的人,知道了李浩的存在,正准备着手调查李浩的时候,得知自己的女儿被绑架。

    戴媛娇:吕茂妻子,20年前与吕茂结为夫妻,一直在吕茂身旁当着一个好妻子,好妈妈的角色,直到吕茂发现了她的秘密。因服用了李浩所发明的人体改造的药物,相貌依然是青春时的模样,没有任何变化,是李浩最亲信的五个魅魔之一,名为灰奴。

    吕湘香:吕茂与戴媛娇之女,16岁,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李浩的性奴,但是依然深爱着她的父亲吕茂,得知吕茂有心脏病后,哀求着想要怀上吕茂的小孩,并得到同意,但是在随后一晚被绑架而走,现在下落不明。

    戴茹娇:戴媛娇的二妹妹,SZ市市公安局局长曹立仁妻子,现职是公安局局长秘书。是李浩最亲信的五个魅魔之一,名为紫奴。

    曹立仁:戴茹娇的丈夫,市公安局局长,李浩的得力鹰犬。

    曹筱雪:曹立仁与戴茹娇之女,16岁。

    戴蔻娇:戴媛娇的三妹妹,SZ市人民医院医生,邹方妻子。是李浩最亲信的五个魅魔之一,名为靛奴,因觉醒了邹方遗留给她的异能力,而解开了李浩的封印,正联合着吕茂对抗李浩。(异能力:闪蝶。)

    邹方:戴蔻娇的丈夫,受国家安全总局安排进行调查李浩的活动,期间因与戴蔻娇两人相爱,后转移了自己的异能给戴蔻娇,最后被失去了记忆的戴蔻娇杀害。(异能力:闪蝶。)

    戴蔼欣:邹方与戴蔻娇之女,16岁。

    戴杏娇:戴媛娇的四妹妹,SZ市人民医院护士,是李浩最亲信的五个魅魔之一,名为青奴。

    黄玖慧:戴杏娇之女,16岁。

    戴竺娇:戴媛娇的五妹妹,SZ市人民法院陪审员,是李浩最亲信的五个魅魔之一,名为粉奴。

    肖心瑜:戴竺娇之女,16岁。

    李浩:吕茂的高中同学,左眼因小时候的疾病而导致残疾,一直带着半边眼罩,SZ市黑白两道只手遮天的存在,控制着戴媛娇五姐妹的幕后黑手,靠着自己发明的药物进行着人体改造以及控制人心。(异能力:未知。)

    南丧舞:国家安全总局调查员,几十年来一直在调查着李浩。(异能力:未知。)

    南楚云:国家安全总局调查员,南丧舞的哥哥。(异能力:未知。)

    赤发女子:南楚云及南丧舞的姐姐。(异能力:涅槃之焰)

    异能介绍:

    闪蝶:可修改,封印人的情感、记忆,并且封印成茧,在触发到隐藏条件时,可对寄生者进行攻击。

    涅槃之焰:以地狱之火,净化一切不洁之物,烧尽一切本不属于该人或该物所不应该存在的一切,回归纯净,涅槃重生。

    药物介绍:

    Code-red:code系列的原型药,加强人身体所有机能,强化服用者的各项功能,降低人的衰老速度,隐藏药性为改造人体的各项机能,返老还童,需要服用了YABA-EX的服用者才能激活隐藏药性。

    Code-γ:code系列的第三代药品,量产型药物,强化服用者的性功能,加强服用者的性器官,隐藏药性为服用者会变成忠诚的奴隶,需要服用了YABA-EX的服用者才能激活隐藏药性。

    YABA-EX:YABA系列的原型药,改造服用者的身体,只能女性服用,使服用者可长出恶魔般的双翼,以及尾巴,双翼用来储存着女性子宫内的精液所转化成的力量,用于释放力量来激活服用了code系列药品的使用者,隐藏能力未知。

    YABA-I:YABA系列的代药品,量产型药物,强化服用者的性能力,只能女性服用,提高女性的敏感点,促使女性在性行为时能更快的进入状态,更快的达到高潮,已停产。

    YABA-II:YABA系列的第二代药品,量产型药物,保持了YABA-I的所有药性,并且改造女性的部分身体机能,使女性在性交时部分器官会自动进入休眠状态,使女性就算长期进行性行为也不会感到疲倦。

    Zero:南楚云根据李浩的父亲李博士仅存的研究笔记,配合自身与另外一名赤发女子的血液作为药引而研发出来的药物,可将李浩研发的药物已经药物的效果都可归于虚无的喷雾型药水。

    HAMA-β:未知。

    吕茂死前两个月又十八日

    晚上9时11分

    CZ市郊区

    [南楚云,你可以出来了。]我与蔻娇穿好衣服,两个人站在床边上,等待着南楚云的出现,随着窗边忽然吹来的一阵风,然后,南楚云就这么出现在了窗边上。

    [小魅魔,还有吕小朋友,晚上好啊。]南楚云对我们说着,然后走向了房间里的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我问道,对于南楚云那嬉皮笑脸,我不但没感到放松,只有越发的紧张,我的本能告诉我,他,比南丧舞,更加的危险。南楚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右手一挥,从桌子的上空不高的地方,掉下来了一个冰桶以及三个杯子,冰桶里面,还有一瓶已经打开的酒,南楚云拿出酒,倒了三杯酒,两杯推向我们的方向,自己拿起了一杯,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说道。

    [站着干嘛,不坐下来好好喝一杯么?我今晚时间还是有的。]南楚云双指捏着杯底,朝我们两人的方向,摇晃着酒杯。

    [谢谢,那现在可以跟我们说到底怎么回事了么?]我与蔻娇走到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我这次来,主要是有两件事,想跟你们说清楚。]南楚云看着我们两人,继续说着。

    [,从现在开始,由我开始接手,你们以后可以联系我,报告李浩的情况,我会额,适当的,给你们一些,支持啊,鼓励什么的。]南楚云说着,从裤袋里拿出了一台很古老的诺基亚的黑白机,递给我们。

    [这加个微信不就行了么难道李浩已经能够监视到网络世界的一举一动?]我有点不解的问。

    [怎么可能,HAMA-β还没强到这个地步好吧,就算是监视网络世界,那也是我们国家安全总局的事,你是不是没看过电影啊,那种什么卧底啊,密探啊,不都是带着几台手机的,这样帅啊。]南楚云一脸不可置信的跟我说着,仿佛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一样,我只能一脸无奈的收下南楚云给我的手机,继续问着。

    [南丧舞不再要我们的命了?]

    [一时冲动,一时冲动,你也知道,孕妇情绪波动有点大嘛,在所难免的啦,所以我现在以组长的名义,罢免了她的行使权,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的,吕小朋友你就放心好了,我跟你爸什么交情啊,说这些,肯定要保住你的。]南楚云伸手过来,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说道。

    [你跟我爸爸有很深的交情?那为什么,为什么当时不阻止李浩杀我爸妈!]我一听到这里,脱口而出的对着南楚云说着,为什么,身怀异能力,跟我爸妈也认识,为什么不阻止他!为什么不阻止李浩!南楚云对于我的问题,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认真的对我说着。

    [吕茂啊吕茂,你冷静一下,我不可能,也不能,过于的改变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应该发展的路,我不能因为我有力量,就为所欲为,那,我跟李浩有什么区别?]

    [跟我说说李浩的能力,他为什么可以做到,把人类,改造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形态,你说他吃了那个药,HAMA-β,蔻娇,你知道这个药么?]我继续问着南楚云,并且转头问了问蔻娇,但是蔻娇也是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显然她也是不知道这个药的存在。

    [HAMA-β,李浩的父亲李博士所研制出的,以这个世界的科技,融入到异世界的物质,所制造出来的药物,能让人长生不老。]南楚云淡定的说着。

    [长生不老?!]我惊呼着。

    [只是其中的一项能力而已,这是用异世界里的欲望之主的尸体残骸所制造出来的药物,其中就包含了欲望之主的能力,长生不老只是欲望之主的一个小小的能力,并不是他的全部,欲望之主一共有九种不同的能力,服用HAMA-β的人,会随机获得其中的三种,剩下的,就看个人能否领悟到了。]

    [除了长生不老,李浩还有什么能力?]

    [唔我是没看过他使用能力,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有一个是可以肯定的,他肯定有着令咒的能力。]南楚云单手捏着下巴,一边摸索着,一边说着,在他说到令咒的时候,往蔻娇的方向看了看,我感觉到,蔻娇抓住我的手,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

    [令咒又是什么?]

    [令咒是可以埋在指定的人身上,当被埋下令咒的人,触发到了特定的条件,令咒会马上触发,能让下咒者感知到被下咒者的位置,行动,以及是预知下一步会做什么,理论上跟邹方的能力有所相似,不过与闪蝶不同,令咒不能致命,但是也不能被去除,除非下令咒的人主动解除,这个小魅魔身上,就有着李浩的令咒,我猜猜,应该是只要说出关于李浩的行踪与能力的时候,令咒就会触发吧,不然你也不可能到现在,还不清楚李浩有什么能力。]

    [除了令咒,还有呢?]我继续问着。

    [欲奴,按照他做出来的药物,可以判断出来,还有一个技能,就是欲奴,用你的理解,就是控制,只要是生物,那自然有七情六欲,欲奴的能力,是以欲望为支点,入侵着人的大脑,控制着被控人的一举一动,至于再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对于这个能力我知道的比较少。]南楚云说着,再次拿起酒瓶,往自己空了的杯子里,再次倒满了一杯,喝了一口,继续说着。

    [所以我这次来,是要做个实验,以前一直没有机会,但是现在,机会来了。]

    [什么实验?]

    [对令咒进行封印。]南楚云看着蔻娇,认真的说道。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蔻娇听到这里,激动的站了起来。

    [坐下,小魅魔,我是不可能做到,但是,你自己,可以做到,你从邹方那得到的闪蝶,是可以封印住记忆,感情,等等一切人体内的物质,并以此为触发条件,所以我猜测,是可以对令咒进行一个封印,当令咒即将触发的时候,只要没有破除到闪蝶的封印,那,令咒自然不会传递到李浩那边。]南楚云一边喝酒,一边解释着,我与蔻娇两人听到南楚云的话,也陷入了沉思。

    [那现在就来试试吧。]过了不久,蔻娇率先表态,再次站了起来,胸前发出了淡淡的蓝色光芒,双手准备举起的时候,南楚云叫停了她。

    [冷静,冷静,小魅魔,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不能拿你当试验品。]南楚云右手一挥动,蔻娇身前那慢慢凝聚起来的蓝光瞬间消散了。

    diyibanzhu.com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你怎么知道闪蝶一定能压住令咒的力量,万一现在就破解出来,被李浩知道了,你还能坐在这里?别说是你,我们全部都会被你暴露了。]南楚云看着我与蔻娇那不解的表情,再次解释着。

    [问题是我们现在只有蔻娇一个人身上带着令咒,不是蔻娇,那是谁?]我还是不能理解南楚云的话。

    [明天就有了,你老婆不是过来么?]

    [你怎么知道]

    [吕湘香在我手里。]

    [你!]我听到南楚云说出了香香的名字之后,直接跳了起来,往南楚云的身上一扑,想要抓住他,但是南楚云突然就消失了。

    [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冷静,冷静,我既然跟你说了,你还怕我会对你女儿做些什么?]南楚云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转身看着原本是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的人,现在以同样的坐姿,坐在了床边上,手上依然拿着那还剩一半酒的杯子。

    [把我女儿还给我!!!]我对着南楚云吼道。

    [只要你愿意配合明天那场戏,我自然会让你们一家团聚的,你放心就好。]南楚云说完,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

    [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

    [我要见我女儿。]我忍着心痛的愤怒,说着。

    [不行,现在见到,你明天的表演就不逼真了不是么,我可以答应你,你女儿会得到最妥善的照??顾,直到明天戴媛娇的到来。]

    [好,我会配合,只要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我说着,转头看了看蔻娇,她也是朝我点了点头,这情况下,也容不得我拒绝什么。

    [行,还是那句,坐下吧,站着多累,来听好了]南楚云再次走到了桌子边上,又倒满了一杯酒,开始说着。

    [吕茂,你明天的任务很简单,我明天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去到那边,见一个人,之后就没你的事了。]

    [见一个人?]

    [你现在这个身体,对安眠药什么的肯定有抗性的了,我不能保证你明天见到戴媛娇的时候能不能忍得住,所以,我要你明天在事情都处理完之前,好好的给我睡一觉。]南楚云说完,然后开始对着蔻娇说。

    [至于小魅魔你,今晚最好补充多点魔力,明天我需要你封印好戴媛娇,你自己,还有吕湘香,你明天直接去接上戴媛娇,去我安排的地方,然后听我的命令行事,我们要做的,是在戴媛娇触发令咒的那一刻,对令咒进行封印,因为现在你我都不知道令咒的位置,令咒有可能会埋在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而且我很清楚触发令咒时的感觉,肯定会有一阵子的呆滞感,所以我不让你来实验,明天在封印戴媛娇的令咒的时候,我会辅助你,如果失败了,你立马撤离,不能让李浩感知到你的存在,知道么?]

    [如果真的失败了,有什么应对措施?李浩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蔻娇还是很谨慎的问道,毕竟她可是触发过令咒,非常清楚会有什么结果。

    [看这个。]南楚云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喷雾,以及几颗形状各异的药。

    [这是?!Code,还有YABA,你为什么会有这些药?]蔻娇看到桌面上的药,惊讶的问着南楚云,但是南楚云没说话,而是拿起喷雾,对着桌面上的药轻轻的喷了一下,桌面上的药马上就消失不见了,南楚云慢慢的把手上的喷雾放下,开始说道。

    [ero,我根据李博士的研究报告,融合了异世界的物质,研究出来的东西,能够化解李浩的所有的药物所带来的能力,足够把戴媛娇给制服,在令咒失去了来自寄生体的魔力的时候,自然就会失效,所以我要你马上撤离,因为我无法保证这个药会不会波及到你。]

    [哼,也就是说,袭击戴竺娇的人也是你了?如果我们不配合你,你是不是可以当场把我们解决了?]蔻娇显然抓住了重点,如果不问下一步,恐怕南楚云不会交代ero这个药的存在。

    [我们的目标,都是对付李浩,不是么?我自然不会把这个药用到我的盟友身上,小魅魔,你想太多了,我答应过,会保障你们的安全。]

    [好。]蔻娇回答的很干脆,毕竟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对付李浩。

    [那今晚就到这了,明天我会来找你们的。]南楚云说完,整个人就突然消失了。

    [你相信他的话?]我转头看着蔻娇,问着。

    [不然呢?你女儿还在他们手里,而且,你没发现么,他想要弄死我们,连一秒都不用,为什么还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跟我们说着,想要我们合作。]蔻娇一边说着,一边在翻找着她的行李箱。

    [我知道,我们也只能配合了。]我转头看着窗外,沉思着。

    (如果南楚云说的都是真的,我现在,被卷入的,是一场异能不对,是涉及到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涉及到的,异世界的事情,为什么南楚云会选择我来进行着计划,我应该是最无用的人,我没有任何的能力,没有任何的关系可言,如果仅仅只是因为媛娇的存在,根本不需要这么弄,直接把我跟香香都带走就好了,何必这么复杂,还是说)我低头看了看我的双手,那经过了code-red的改造,已经变得年轻起来的皮肤。

    (ero可以把我们的能力全部清除,用在媛娇身上,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就当我还在想着南楚云手里的ero这个药的药效的时候,我感觉到一双手,把我扯了回去,把我按在了椅子上面。

    [蔻娇你]我看着蔻娇的打扮,说不出话来。

    [我美不美?跟戴媛娇比起来,我好看,还是她好看。]蔻娇一边说着,一边脱着我的衣服,蔻娇此时已经脱掉了全身衣服,覆盖着身体的,是一身蓝紫色的连身丝袜,但是双乳以及下体位置,完全暴露着出来,蔻娇穿着这身情趣连体丝袜,女性的魅力与身材,展现到了极致,蔻娇把我的裤子直接拉下,跪在我的身前,看着我那勃起的肉棒,右手握住上下撸动,一脸魅惑的说着。

    [马上就硬了,大鸡巴又肿了,是不是好喜欢我这么穿啊唔唔]蔻娇没等我回答,直接把我的肉棒整根吞了进去头部开始前后摆动。

    [蔻娇,你真的,啊]我根本无法完整的说出一句话,就开始止不住的呻吟起来,如果说媛娇帮我口交的时候,是让我爽快,那蔻娇现在,完全就是想要精尽人亡的节奏,每次都是全根的进入到蔻娇的喉咙里,而且每次顶到喉咙深处,都感觉到喉咙有意识的挤压着我的龟头处,舌头都会在肉棒出来的那一刻,舌根微微顶起,在肉棒出来时,刮过棒身,在触碰到了头部的那一刻,舌头快速的绕了一圈,舌尖舔着那龟头与肉棒之间的缝隙,然后再次插入到喉咙那,就这样快速的循环着。

    [唔唔唔唔]蔻娇呻吟着,然后双手伸了上来,指尖开始摩擦着我的两个乳头,要不就用指尖围绕着周边转圈,要不就用指尖上下刮着,要不就用双指轻轻捏着小力的揉捏,更加刺激着我的神经。

    [蔻娇,啊,蔻娇,我,我。]在被蔻娇如此刺激的情况,我根本无法思考,被这么多重的刺激下,我双手撑在后面,双腿开始本能的微微颤抖,蔻娇感觉到我好像已经快要射精的迹象,那半闭的双眼娇媚的看着我,然后直接一口把我的肉棒吞到最里面,不再吐出,我的肉棒就这么全根插入到蔻娇的嘴里,从嘴唇,到舌头,再到口腔,再到喉咙,我感觉不到有一丝缝隙,都是被蔻娇完全的包围着,我感觉到从喉咙深处那巨大的吸力,仿佛想把我的肉棒整根吸进去一样,蔻娇就这么深喉着,然后头部开始小频率的左右摇摆着,双手的食指与拇指,也实实的捏住我两个乳头,开始来回的揉捏??,我被刺激的整个人都在发抖,再也无法忍受了,直接在蔻娇的喉咙里,喷射着精液。

    [唔!!!]蔻娇瞪大了双眼,我感觉到喉咙内挤压我的肉棒的力量更大了,蔻娇的喉咙,就像她的小穴一样,拼命的压榨着我的精液,不知道我射了多少股精液进去了,被蔻娇全部照单全收,直接吞进了身体内,在我身体不再发抖,终于把精液都射完了之后,蔻娇才慢慢的把我的肉棒放了出来,又变成了右手上下撸动着,一边喘气,一边抬头对我说着。

    [哈哈大鸡巴大鸡巴好多精液哈都都进到我肚子里了我的嘴巴厉不厉害从来没人能坚持到一分钟以上的哈]

    [你这嘴巴,真的是要人命的]此刻我只能再次感慨道。

    [跟戴媛娇比起来谁更厉害]蔻娇看着我,一脸淫笑的问着,同时右手更加有力的撸动我的肉棒,尽管已经射完了,但是肉棒依然十分坚挺。diyibanzhu.com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能不说这个话么?怎么非要提起媛娇,她是我老婆,这]其实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尽管我已经知道,媛娇背着我,已经跟不止十人,甚至成百人发生了关系,但是,每次与蔻娇做爱,心里都有着一丝不安,那种背叛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就是觉得在媛娇不知情的时候,与别的异性发生关系,那种背叛的不安,总是提醒着我,这就是出轨么?

    [哎哟?怎么了?现在才开始觉得对不起你老婆了?]蔻娇慢慢的把手放下,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放在了床上,然后还在行李箱上面的文件夹内,拿出了一个光盘,放进了已经开了机的笔记本里,然后转身对着我说。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我不解的问着,蔻娇再次来到我的身前,背对着我,双腿并拢,扶着我的肉棒,慢慢的坐了下来。

    [哦!大鸡巴好棒哦]蔻娇的湿润的小穴,包裹住了我的肉棒,蔻娇在坐稳之后,抓着我的双手,放在了她的腰间,跟我说。

    [对你要用力插我猛干我我才给你看下去不然我就把视频关了不让你看现在.开始]蔻娇说完,然后双手按在了我的手背上,引导我抓着她的腰部,开始抽插着,我看着放在床上的笔记本,视线已经离不开那个画面了,只能本能的听着蔻娇的话,开始做着,因为,画面上出现了一张照片,我看过,那是当时媛娇她们,在蔻娇她们说的,医院成立三周年的时候,晚会期间的照片,五姐妹,都穿着护士服,双手放在胸上,一脸害羞的拍的照片,当时我在加班,看到媛娇以及是五姐妹的这个服装,让我整晚想入非非,无心工作。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我问着蔻娇,但是蔻娇显然有点不高兴了,开始说着。

    [你再再不动就不让你看了啊对就是这样啊给你给你看看媛娇有多淫荡啊]蔻娇的话,让我赶紧用力的抓住她的腰,上下的摇动,让蔻娇享受着激烈的抽插,同时我再次看着画面,只见画面一切而过,那个场面刺激着我的大脑,让我抽插的动作更加快了,那是五姐妹的全身照,她们身下的护士裙已经撩起至腰上,下身穿着的,并不是护士平时所穿的白色丝袜,而是黑色的油光丝袜,而且都是开档的,各自的小穴,都在拼命的流出着精液,滴在地上,每人的身下,都有着一摊白色的液体,根本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内射,才能排出这么多精液。

    [怎么怎么样啊你老婆啊啊是不是好淫荡被灌满灌满了精液啊啊]蔻娇说话了,一边被我狠狠地抽插的,一边还不忘的想提醒我,媛娇的淫荡。

    [你,也不差。]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有点生气,但是生气的来源,不是看到媛娇的这个画面,而是蔻娇她竟然在说着我老婆,我本能的想要反驳她。

    [你这个这个绿帽公都啊这时候了还帮着她啊好棒大鸡巴]蔻娇听到我说的话,正准备继续说我的不是,但是被我一下子按了下去,顶到了子宫里面,蔻娇又开始了呻吟了,而我,也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了画面上,画面切换了,变成了在院长室里,几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目光都聚焦在门口站着的五姐妹身上,五姐妹的姿势保持着一致,都是单手叉腰,但是护士服上半身,已经被打开了,各自都把自己的双乳暴露在外,这时候,视频中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着。

    [为了庆祝医院成立三周年,各位投资方,在你们前天服用了code-γ之后,你们的身体都得到了改善,是吧,各位。]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李浩的声音!

    [是啊,李公子,你这个药太神了!]

    [那些什么万X可,在你这个药面前,简直就是垃圾!]

    [就是就是!我前天吃之前还不太相信,结果吃完,回到家就把我老婆干到叫救命。]

    [老高,你这个就是小儿科了,我不但干到我老婆跪着求饶,还把我那不听话的女儿强奸了,现在可老实了,昨天还求着我继续干她,我一天一夜没睡,就干着她两母女。]

    视频传出了几个人的对话,听他们说着,无非就是在说李浩发明的药的强大,内容及其的不堪入耳。

    [但是各位,你们不觉得,还是无处发泄么?总感觉身边的女性,已经满足不了自己了。]李浩的声音再次响起,问着那群人。

    [对啊,昨天我跟我秘书做,把她都干到昏迷了,我还没射出来。]

    [我也是,昨天跟我的两个学生做,做到她们站都站不起来,我才射出来。]

    [一样一样,我跟我家那两个做了一个下午才出来的。]

    [所以,我们不单单需要改造自己,还要改造身边的人,对吧。]李浩听着他们全部说完,又开始继续说。

    [这五个性奴,她们都是服用了我研发的药,YABA-I,这个药可以让女性的性器官更敏感,更紧致,让她们爽的同时,你们也更爽,至于效果,就现在试试吧,你们几个,快去服侍几位先生。]

    [是,主人。]五姐妹齐声说着,然后画面开始转变,在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内,五个脱光了衣服的男性,在跟五姐妹用各种的姿势在做着。

    [啊!你!好变态!啊!看到看到我们我们被其他男人干你的大鸡巴更大了啊变态啊!啊!]蔻娇的声音响起了,确实,当我再次看到她们五个人的淫乱行为,我从最开始的气得昏迷,到现在,竟然为了能继续看下去,而更加用力的干着我面前的蔻娇,每次都是用力的提起蔻娇,然后再狠狠地按下去,每次都要顶到蔻娇的最深处,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画面。

    [哈,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护士装,还挺适合你嘛。]我被蔻娇这么一说,赶紧转移了话题,正好画面上显示的,就是蔻娇的特写,她伏在了男人的身上,黑色的双腿张开,让男人的肉棒,毫无阻挡的进入着自己的身体,淫荡的呻吟声,就算是透过画面,也能感觉得到。

    [不是啊人家人家才不是认真的啊我那是假的啊]蔻娇被我这么一说,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了,开始解释着,但是在视频里蔻娇自己的话语,传了出来。

    [大鸡巴哦!大鸡巴先生啊你要你要捅穿捅穿人家的小穴啊好棒大鸡巴我的.我的小穴是不是好紧啊啊!好大啊人家要要被你插穿了啊!]视频里的蔻娇毫无羞耻的浪叫着,快速套弄着男人的肉棒。

    [蔻娇,你不看看,看看自己的样子?]我看着视频里那穿着黑丝护士服的蔻娇,再看看眼前这个穿着蓝色连身丝袜的本人,瞬间有了自己就是那视频里的主角一样,在视频里的蔻娇说出这么淫荡的话之后,我更加用力的插着蔻娇。

    [不看不看啊!我只要大鸡巴!我以后!以后都只要你的!只要你的!大鸡巴!啊!]现实的蔻娇两眼一闭,直接不看眼前的视频,转而把注意力完全放在身下,享受着被我抽插的快感。

    [先生啊!好棒!顶到了!最里面!最里面了!啊!]视频里传出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把我的注意力从蔻娇身上吸引过去,是茹娇,如果说五个人里面,与护士服最不搭的,可能就是茹娇了,或许是我先入为主的想法在吧,因为每次见到茹娇,都是那一身警服,但是就算是如此,也不妨碍茹娇那完美的身材,展示在视频里,她跪在地上,双手被抓在后面,被身后的男人大力的干着,视频了传出的两人的肉与肉之间因为插入而产生的啪啪啪的撞击声,与茹娇的呻吟声几乎持平的传出,可见身后的男人是多么用力的插着茹娇。

    [哦!先生!不要!啊!你!你进错了!啊!好厉害!啊!不要!不要!撑!撑坏了!啊!屁股!屁股要被!要被撑坏了!啊!]茹娇突然睁大了双眼,大声的喊着,原来身后的男人,抽插的太猛了,突然整个的拔出,然后再次插入的时候,已经滑进了茹娇的肛门,直接捅进了茹娇的屁股最深处。

    [好紧啊!鸡巴都被你夹断了!啊!你这个骚货!]茹娇身后的男人喊着。

    [啊!是!我是!我是骚货!啊!先生!我是!我是个!被干屁眼!啊!啊!干屁眼!都能!高潮的!啊!大骚货!啊!]茹娇好像已经适应了身后的肉棒在自己肛门的抽插,再次开始呻吟着。

    [唔还来啊先生你好强啊啊]画面再次转变,主角变成了戴竺娇,竺娇就这么平躺在地上,大腿成M字型的张开,让男人伏在她的身上,进行着抽插着。diyibanzhu.com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你这个骚穴,比我女儿的还紧,哦!]伏在竺娇身上的男人,一边插着,一边说着,从两人交合的部位可以看到,每次的进入,都带出不多不少的精液,看来男人已经射过一次了,现在两人已经进行着第二轮的做爱。

    [啊先生啊你还跟自己女儿乱伦啊好棒啊啊她她的小穴是不是跟我一样又紧又有力啊啊爸爸是不是这样叫的啊!爸爸!爸爸!女儿女儿是个大骚货啊是个淫荡的婊子啊爸爸爸爸惩罚女儿啊.啊!]竺娇听到身上的男人说的话,然后开始代入到了角色,一边喊着爸爸,一边更加用力的抬起屁股,让男人更加深入的顶进自己的小穴中。

    [还忍得住么啊啊大鸡巴要来了么啊快来啊!快来射穿我的啊!都射进我的小穴里!啊!]换面转到了戴杏娇,在五人当中,杏娇的双乳毫无以为是最大的,而且也是最柔软了,看着杏娇以背骑乘的姿势坐在男人身上,上下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套弄着身下的肉棒,那一双庞大且柔软的巨乳,随着杏娇的摇晃而剧烈的摆动着,杏娇的左手撑在男人身上,右手放在自己的下体处,双指张开了自己的两片阴唇,让男人的肉棒每次都能无阻碍的更加深入的插进自己的子宫里。

    [哦!要射了!要射了!]杏娇身下的男人,开始全身发抖着,杏娇就像得到了信号一般,直接坐在了男人身上,让男人的肉棒被自己的小穴完全包裹着,身体从原本的上下摇晃变成了左右的摇摆,刺激着身下的男人,同时嘴里开始着大声的呻吟。

    [哦!对!哦!都射出来!都!都给我!哦!全部!全部射到!最里面!哦!哦!要来了!我也要来了!哦!!!!]随着身下的男人爆发出了蓄力已久的精液,杏娇也仰头呻吟着,身体也跟着开始微微的颤抖着,进入了高潮。

    [唔唔啊紧张哦!紧张么下一个下一个就是哦你的亲亲啊!淫贱老婆了哦!要来了!来了!哦!]蔻娇在看到视频里的杏娇高潮的画面,慢慢的转了个身,变成了面对着我坐了下来,亲吻着我,然后说着,但是我没有说话,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视频里,刚刚切换过去的画面。

    [啊啊大肉棒啊大鸡巴又插进来了!进来了!哦!又顶到了!啊!]视频里的媛娇,躺在地上,双手平方在自己的身旁,那一双黑丝双腿,被身上的男人抓起,大大的展开,媛娇就这么的一个姿势,被身上的男人抽插,自己在忘我的呻吟着。

    [你个荡妇,家里有着男人,竟然跑来当肉便器。]男人一边插着媛娇,一边侮辱着他,同时,也在侮辱着,那过了十年,才知道了这件事的我。

    [媛娇]我不自觉的喊出了媛娇的名字,也停止了动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画面,我爱你,媛娇,但是我的心真的好痛,尽管我知道,你是被迫的,尽管我知道,你是真的爱我的,但是真的看着你跟别的男人做着本来应该只有两夫妻才能做的事,我真的好心痛,我感觉到,我的心,开始麻木了,但是,视频没有因为我的呆滞而停止下来,视频里的媛娇,依然是这么浪叫着,一脸淫荡的气息,一边呻吟,一边说着。

    [对!啊!我是啊我是荡妇啊干我大力干我啊我我爱我爱我老公.啊但是但是我老公是个是个小鸡鸡啊你的你的是大鸡巴!哦!大鸡巴!啊!捅穿了!我的我的子宫啊!要被你捅穿了!]

    [啊!!!!!!!!!]我大声的呐喊着,一把抱起在我身前的蔻娇,直接站了起来,蔻娇直接被我抱在怀里,双脚张开,整个人凌空的坐在我的肉棒上面。

    [啊!顶穿了!啊!吕茂!啊!姐夫!老公!啊!顶穿我了!啊!射给我!射给我!]蔻娇被突如其来的剧烈抽插,弄得大声的喊着,与此同时,视频里的媛娇,依然没有停止,也是在大声的呻吟着。

    [啊!要来了!来了!要被大鸡巴插穿了!]

    [来了!大鸡巴!大鸡巴!都射进来!射进来!]

    [快来!快来!全部给我!给我!填满!填满我的子宫!填满她!啊!]

    [里面!最里面!别停!啊!给我!给我!啊!顶穿我!啊!啊!射给我!啊!]

    蔻娇与媛娇,一个真人,一个视频,一个刺激着我的肉体,一个刺激着我的心灵,两个人,两个声音,不停的在我耳边回荡,我就这样抱着蔻娇,两人倒在了床上,直接把那台笔记本电脑撞到掉下了床,我一把捅进了蔻娇的最深处,开始了喷射着精液。

    [媛娇!媛娇!啊!!!!!!]我直接仰头大喊着,全身颤抖着,直到我仿佛已经被榨的干干净净,一滴不剩了,我才停下,然后两眼一闭,就这么昏倒了。

    [吕茂起来,你好重啊]蔻娇刚从那高潮中恢复过来,马上感觉到身上的我的重量,但是怎么叫唤着我,都没有反应,蔻娇抓着我的脸一看,发现我已经昏睡过去了。

    [这就昏过去了?]蔻娇没好气的说了句,用力把我甩在了一边,然后帮我盖上了被子,右手细细的抚摸着我的脸颊,看了很久,最后在我嘴唇上亲吻了一下,就起身往浴室方向走去

    [老公!老公!不要!不要!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为什么啊!为什么要丢下我跟香香!为什么啊!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啊!]我听到了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声音好熟悉,是,是媛娇!我睁开了双眼,我看到了,看到那个满头白发的自己,躺在了地上,一个同样一头白发的人,抱着那个躺在地上的我,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我很想走上前去,但是,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我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不知道哭了多久,白发女子终于放下了那个我,慢慢抬起了头。

    (是媛娇!就是媛娇!为什么媛娇会一头白发!)我震惊的看着那个一头白发,面带泪水的媛娇,我为什么动不了!我为什么说不出话!这怎么回事!

    [你答应过我的事,你没做到,你这个骗子,大骗子!]媛娇对着躺在地上的我,大喊着,然后慢慢的,又开始抚摸着,那个我的脸庞,细细的说着。

    [你以为,牺牲了自己,事情就结束了么?你就这么,带着我的爱,自私的一个人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活着,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就算付出我我也要]我无法听清媛娇最后说了什么,只见媛娇的手里闪耀出强烈的光芒,接着,白发的媛娇,就这么,倒在了那个我的胸膛上。

    [不!!!!!!!!!!!!!!!!!!!!!!!]我终于喊出了声音,但是,眼前的画面,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一扇巨大的,闪着紫色光芒的门,我看着门,我感觉到,门,也在看着我。

    [你想去哪里?]

    [谁?!]突然有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四处看着,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只有我,跟那扇门。

    [我就在你面前。你想去,哪里?]声音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要去媛娇那!我要见媛娇!]我对着门,大声喊着,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带我过去!我要去媛娇那!]我再次对着门,大喊着,这次,门有回应了。

    [还不是时候,回去吧。]随着声音出现在我脑海里,门发出了巨大的光芒,笼罩着我整个人,然后,我又失去了意识


如果您喜欢,请把《吕茂的一生》,方便以后阅读吕茂的一生【吕茂的一生】(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吕茂的一生【吕茂的一生】(9)并对吕茂的一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