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

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1)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我 本章: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1)

    【左京的悲歌,白颖最后的归宿】

    作者:我的魔

    29年/3月/19日

    字数:3930

    【章】

    「颖颖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不在家陪着左京,还有老郝的伤是怎么回事」李

    萱诗看到白颖慌乱跑来,焦急的问道

    「妈,我和郝爸爸的事情左京都知道了,这可怎么办」颖颖摇晃着李萱诗的

    手臂喃喃的说道,并且交待了二人偷情被左京撞破,大打出手。

    「我是下贱的母亲帮助丈夫和儿媳偷情,但是老郝是我的爷,我的天,要让

    我在丈夫和儿子之间选择我只能选择丈夫,颖颖我问你:如果让你郝爸爸从此和

    你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我一定帮你让左京不和你离婚,你们从此移民国外」

    李萱诗心痛的说完默默的流着泪。

    白颖沉默着低下头,李萱诗看着这个如自己一般犹如尤物一般的儿媳,这个

    曾经清纯可人的儿媳早已一去不复返,想起和自己在伦敦一起伺候老郝的那种风

    骚下贱般模样,在月事来的时候和自己一起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挺着肉丝臀儿,跪

    在床上左右摇晃着丝臀用屁眼争抢着老郝鸡巴的淫贱模样,浪叫着「郝爸爸、亲

    爸爸、亲爷快用您强壮的大鸡巴操一操颖颖这下贱的屁眼吧」

    「哈哈哈、贱货说郝爸爸是你的什么、为什么要郝爸爸的大鸡巴操你骚屁眼

    儿」老郝一边说着一边用大鸡巴在磨着颖颖的肉丝浪屁眼儿,双手在不断用力拍

    打着颖颖的丰满的肉丝翘臀,颖颖不顾骚肉臀传来的疼痛摇着丝臀儿,向后挺着

    想要把这根征服她的肉棒塞进她的臀眼中,已缓解身体中传来的欲望。

    但是老郝就是不如她所愿,更加用力的拍打着肉丝臀儿「啪啪啪、说不说」

    哇的一身颖颖大声哭了出来「郝爸爸、亲爸爸、我的亲爷、我的亲公公、颖颖是

    您的儿媳、您在婆婆的面前操儿媳、颖颖爱您啊、爷操儿媳的浪屁眼吧」

    只见老郝用力撕破丝袜,大鸡巴立即挺进了颖颖的屁眼「哦、我的爷您要了

    颖颖的命了、浪屁眼化了、爷、太大了,哦、爷、吻颖颖」在老郝的大鸡巴挺动

    下颖颖仿佛垂死的老树一下子活了过来,重新散发着生机。

    颖颖在江化的大鸡巴操弄下不时会过头张开鲜红的小嘴,吐着舌头苛求着向

    江化索吻「啊、爷、我的好公公、吻颖颖,嗯、嗯、嗯」

    「阿、颖颖、我的骚儿媳、骚老婆、我的骚母狗、小嘴儿真香、爷最爱的就

    是你啊」江化和颖颖不时的在吞咽着对方的口水

    「哦、啊、在大力的、还要爷打颖颖的屁股、爷、颖颖最爱的是你啊、啊、

    啊…………」啪啪啪啪,渐渐的房间里散发着淫肉的香气。

    「爷、萱诗也要爷操浪屁眼儿、亲爷您不爱萱诗了吗、萱诗的屁眼儿都湿透

    了」我嫉妒着看着江化操着颖颖,颖颖不时回头和江化舌吻着。

    我从江化的身后抱着江化,用自己的一对大奶子磨着江化后背,骚逼贴着江

    化的屁股和江化一起一前一后的挺动着「骚母狗、骚萱诗,来爷吻你」

    「啊、爷、呜呜呜、啊、爷不爱萱诗了吗、是萱诗的骚屁眼让爷操的不爽了

    吗」我哭泣着抱着江化和江化湿吻着说道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骚母狗跪着摇起骚丝袜屁股,求爷操你」我立即跪在儿媳的旁边摇起肉丝

    肥臀「爷,萱诗母狗的骚屁眼已经痒的不行了,求爷狠狠操,母狗生来就是给爷

    操的货,今生只给爷操,求爷怜惜」我泪眼蒙蒙的看着江化,肉丝臀儿优雅的晃

    着圈儿,只求江化能够多爱我一点。

    「啊、爷不要拔出去、先操颖颖、颖颖的骚屁眼更嫩,肠液,一定能让

    爷美美的射出来」

    「爷、操萱诗的屁眼吧、您不是说萱诗的屁眼是极品屁眼吗,啊,爷用力撕

    破萱诗为你准备的丝袜,鞭打这下贱的肉臀吧」

    回想着过去所做的一切包括自己还能回头吗,她还能回头吗。

    这时颖颖流着泪咬着唇悠悠的说道「妈,和左京这么多年平淡的生活,如果

    没有遇见江化,我和左京也许会很幸福,但是自从和江化在一起才知道做女人快

    乐,何况江化才我二个孩儿的亲爹,一想到和江化从此如陌生人我还不如死了算

    了,呜、呜、妈你说如果左京把事情告诉我爸妈该怎么办啊」

    颖颖此时无助的双手捂着脸哭泣道。「颖颖、都怪妈不好,不该拖你下水」

    李萱诗抱着颖颖安慰着,「我知道咱们婆媳都逃脱不了江化的魔掌,现在只有一

    个办法,把你妈拖下水,然后我来说服江化咱们远走,这样在也没有了顾虑可以

    和江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啊,这怎么可以」颖颖很慌乱的推开了李萱诗,李萱诗急道「颖颖不把你

    妈拖下水怎么能够不让左京接触你爸,被你爸知道我们全完了,到时候妈保证说

    服江化一起去国外」

    白颖此时已经六神无主,只能答应李萱诗的要求,李萱诗让她尽快回北京防

    止左京和她爸妈接触。

    「阿,痛死老子了,左京这个王八蛋、看老子不弄死你,你这贱人回来了,

    颖颖答应了吗」

    此时李萱诗穿着白色的情趣内衣,白色的丝袜,白色的高跟鞋留着泪跪爬着

    来到郝江化面前「爷、求你了、你不是说只要搞定了颖颖和她妈、到时候我们远

    走高飞吗,求您放了京儿吧」

    「放这杂种,啊、贱人下面的蛋蛋和屁眼也要照顾到、真她妈贱、老子可以

    放过左京但是必须要搞到童佳慧、还有从今以后左京就不是你儿子了、你的全部

    以后都是爷的」

    「是、是、爷、您真好,啊、」「贱货准备接尿」李萱诗皱着眉头满面泪水

    的抱着郝江化的屁股张开着被涂着鲜艳口红的小嘴喝着尿水如同喝着琼浆玉液。

    「爷您高兴了,萱诗以后就是您的母狗,以后颖颖和佳慧还有萱诗都跪在您

    的脚下争抢着喝着您的玉液、啊想着想着萱诗的下面都湿的不行了、爷请鞭打您

    的母狗的骚屁股吧」啪、啪、啪、啪「骚母狗老子操死你、左京老子不但要把你

    妈变成老子的母狗还要把你老婆和你岳母也操成老子的母狗,还要一起给老子生

    孩子,哈哈哈哈哈」。

    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啊、啊、爷、好厉害的鸡巴……啊、亲爷、在打萱诗的骚浪臀儿吧,

    嗯、嗯、嗯」……啪……啪……啪……只见郝江化跨坐在李萱诗的浪臀上,一手

    抓着李萱诗的长发扭着她头丝毫不在意她喝过骚尿的臭嘴,不断的吸允着对方的

    口水,一手不断的拍打着被肆虐成发红的骚屁股,房间里奏响着"……滋……滋

    ……丝……丝……嗯……嗯……啪……啪……啪……的响声"荡人心魂。

    「哦、母狗、老子先让人把左京这小崽子弄进去拘留,等老子搞定童佳慧这

    骚货,在让他出来……啊……骚逼还是那么紧啊……」「啊……啊……好……好

    爷……在大力点……嗯……嗯……呜呜……呜呜……您可不要耍花样啊,您可答

    应过萱诗母狗的放过京儿的」一提到左京李萱诗此时又留着泪恳求着叫到,但是

    身体和内心的欲望确出卖了她、

    「啊……爷……操死萱诗这下贱的母狗吧……京儿……啊……对不起……妈

    妈……啊……离不开爷了……一想到……啊……和颖颖啊……还有佳慧在床上一

    起伺候爷……妈妈就高潮了……啊爷、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啊」李

    萱诗变态着扭动全身泛着红光着身体,尖叫着!然后如同烂泥一般的趴在了床上。

    「贱货、哦、这么快就丢了吗、一提到颖颖、就骚成这样、啪啪啪……什么

    好母亲、你就是爷的母狗、操、老子还没有射呢、去拿个跳弹放在逼里,重新趴

    好,老子来操你屁眼……啊……」啵的一声郝江化将粗壮的令人嫉妒的鸡巴抽出

    已经高潮过的肥嫩骚逼。

    「啊……爷、骚货萱诗已经准备好了、请爷、不必怜惜……嗯……嗯……啊

    ……狠狠的惩罚这个淫贱的啊……下贱的贱母亲吧、只求爷到时候还让奴做爷的

    大妇……呜呜……嗯嗯」只见李萱诗拿着跳弹塞进蜜穴中,用胶带封住蜜穴将跳

    弹开到中档,将满是掌印的白嫩肥臀从新跪好,摇着臀儿说道。

    「啊……宝贝萱诗、屁眼爽吗、爷的宝贝、爷的淫肉、爷还是让你做大妇、

    颖颖和佳慧爷让她们做爷的平妻、哦、贱货你想了什么方法让爷得到佳慧这婊子,

    爷还是有点担心、啊……滋……滋……滋……嗯……嗯」两手抓着发黑的奶头,

    趴在李萱诗的背上吸允着李萱诗的美艳的红色小嘴有些担心的说道。

    「哦……爷……屁眼坏了、亲点、跳弹别在开大了、哦……哦……哦……疯

    了爷……屁眼和骚逼都要化了……爷……哦哦……萱诗叫颖颖去拿佳慧的受贿证

    据,只要掌握了这些、啊啊、在加上爷的手段不信不能拿下佳慧、啊爷、亲爷、

    我们婆媳为了爷什么都不管了,爷可不能不要我们啊……啊啊……呜呜……」李

    萱诗手舞足蹈的挺着浪臀,准备迎接变态的屁眼高潮到来。

    「啊、好……好……好……哈哈哈、真是我的骚母狗婆媳啊,骚货干死你,

    啊……骚货啊、爷有了你们婆媳真的是事半功倍啊、等去北京爷一定好好奖励爷

    的好儿媳、啊……骚宝贝浪屁眼儿扭起来爷也要来了……啊啊……」这一刻郝江

    化兴奋的将李萱诗背对着抱起来,对着粉嫩着浪屁眼儿做着最后的冲刺、噗嗤、

    噗嗤、啪啪啪、「骚货、爷来了、啊……」「爷、啊操死萱诗母狗了、爽死了、

    啊上天了啦……啊啊啊……」郝江化的黑色巨物像水闸一样喷射了足足一小酒杯

    的精液,而李萱诗贴在粉嫩骚逼上的胶带在也挡不住变态的肉体喷射出的骚液,

    白色丝袜上沾满了爱液。

    淫乱过后郝江化从后背怀抱着李萱诗说着动人的情话,大手搬起一条白丝美

    腿,温柔的爱抚着这具淫乱的身体,看着已经红肿的骚逼,温柔的抚摸着,抠动

    着那因为灌满了精液一直在流着白色精液的骚屁眼,那流着淫乱精液的骚屁眼在

    手指的扣动下一吸一吐着咬着郝江化的手指,温柔的向李萱诗讲述着她们以后美

    好的未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方便以后阅读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1)并对左京的悲歌 白颖最后的归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