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

【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vvmusicvv 本章:【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5)

    29-03-20

    (五)

    牛总的表演很是带动气氛,我叫着好,把瑞雪送过去让他抓。

    牛总兴奋了,大手一握,提着瑞雪的肉瘤就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瑞雪翻着白

    眼,牛总拉着她的奶子在屋里一甩,提留着瑞雪在屋里赚了两个圈。离心力作用

    下,瑞雪的结实胸部被拉的变形,落地之后乳房上是红红的指印,疼的她一边揉

    胸一边说:「好过瘾啊,牛总真棒。」

    白肉朝我爬过来,跪在地上,把两只奶子拢在胸前,朝我抛着媚眼。

    我站起来尝试着握住她的奶子根部,「帅哥,对,对,在使劲掐进去一点,

    对,把指头使劲往奶子里插,对,使劲插就行。」

    我紧紧握住两只巨乳,一用力,把白肉从地上拉起来一小段,由于是次

    尝试,并不很熟练,又把白肉扔到了地上。

    「哈哈哈,帅哥很棒,疼死我了。」白肉从地上爬起来,讨好的舔我的手,

    眼神可怜巴巴的。我一挺鸡巴,她开心的一口把龟头含进嘴里,挺直了脖子,用

    她的喉咙猛顶,想把我的鸡巴吞进去,在她的撞击之下,快感阵阵袭来。

    大战回合,我和牛总浑身是汗,都瘫坐在沙发上。网红脸在牛总身后

    拉住他的双腿,四眼妹在我身后,帮我们俩把屁眼露出来,瑞雪和白肉跪在地上

    在屁眼和龟头之间来回穿梭,用吐沫润滑着,急速的刮擦着我俩的生殖器。这对

    贱婊子的卖力终于得到了回报,我一泡精液出来,喷的瑞雪满脸都是,牛总也是

    精关不守,一泡射的白肉满嘴。

    「这个四眼妹没见过啊,过来,跪下。」牛总命令道。四眼妹红着脸跪在两

    淫女中间,「给她吞,快张嘴。」牛总伸手用满是污物的双手掏了几把四眼妹的

    喉咙,小妮子干呕了两下,眼泪也出来了。

    牛总两手抠住她的上下颌,往里吐了几口吐沫,把她的嘴摆在我面前,「来,

    兄弟,这小妮子得多调教调教。」

    我看到这小口里的舌头上已经满是粘稠的白液,便也吐了口吐沫在里面。

    两淫女急忙过来,瑞雪把脸上的精液刮进嘴里,咕隆咕隆漱口,然后混合着

    口水,冲我们抛着媚眼慢慢吐进四眼妹嘴里,由于量太大,四眼妹呛了几口,黄

    白的精液在她嘴里冒出几个泡。

    「哈哈,怎么样,够味吧。」牛总看着乐起来。

    白肉凑过来,一口把精液吐进去,四眼妹的嘴巴显然撑不开了,顺着脸颊往

    下流,瑞雪急忙用嘴把漏出来的精液吸进嘴里。四眼妹开始大口的吞咽精液,浓

    稠的精子像浓痰一样卡在喉咙,她咕咚咕咚的吞咽下去之后,还有大片精子卡在

    喉咙,她拼命的吞咽。

    网红脸抱住她的嘴,一泡尿就尿进她喉咙,一边尿一边说:「给你润润喉,

    吃了大补的东西来泡尿。」

    牛总也提着鸡巴冲着她嘴尿起来,「来来来,源汤化源食。」

    我听着好笑,也加入他们。三泡黄尿下肚,四眼妹一连打了四个饱嗝。

    网红脸一把拉过四眼妹的头,把她的小鸡巴插进她喉咙,一边捣一边喊,「

    来,给牛总和帅哥表演喷泉。」

    「哇」的一声,四眼妹开始疯狂的呕吐起来,一股子黄臭,骚白的淫液喷出

    来,四眼妹倒在淫液里疯狂的抽搐。大股大股的污物从她嘴里持续的喷出。

    瑞雪和白肉乐的拍着手,「真棒,给牛总和帅哥的节目。」

    牛总满意的点点头:「从我包里拿钱吧,明天厂里搞团康,你们几个给我伺

    候一下厂里的骨干吧?」牛总看着白肉,「对你们的口味,那些屌丝,都是不洗

    屌的。」

    「太棒了,我最爱刮包皮垢了。」瑞雪眼里亮晶晶的,「我要吸他们的肛门,

    给这些下人们做清洁。」

    「臭骚妮子,」白肉骂道:「抢姐姐的生意,我要把他们的脏脚舔的油亮亮

    的。」

    「哈哈哈,好,那我等你们,小子,认识你很开心,我再多找几个骚货咱一

    块玩啊,包爽」

    「好啊牛总,那咱明天一起爽爽。」

    ……

    翌日傍晚,我带着瑞雪和金梅两个婊子来到牛总办公室。

    牛总的奶牛秘书正在办公室卖力舔着屌,白肉趴在地上舔着牛总的脚,牛总

    仰面躺在座椅上指挥着,「对,啃那个脚皮,最近走路多,脚皮多,对脚后跟那

    边用牙给我刮刮。」睁眼看到我带着两个美艳骚货来了,便一脚踹开白肉。

    「帅哥,来了啊。」眯眼跟我打招呼,「这个妹妹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金梅。

    「你给牛总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朝金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金梅笑盈盈的走上前,5的高跟咯噔咯噔响,穿着吊带黑丝,包裹着

    她紧实雪白的大腿,包臀裙太短,一走路就漏出刮成心形的阴毛,黑黑白白,煞

    是好看。最要命还是她那对雪白沙包奶,一颠颠的,抖抖索索的,小号衬衣似乎

    要被撑爆,一对乳头和乳环的勒痕凸显在衬衫上,格外淫荡。

    「牛总我叫金梅,是最骚最下贱的母狗,」她朝牛总抛个媚眼,一边说一边

    慢慢解衬衣的扣子,「勾勾手指就能上的那种,您就当我是最贱的婊子,喂我吃

    精子,我最喜欢舔原味的鸡巴,越臭我吃的越兴奋。」说罢,把衬衣打开,一对

    带着乳环的沙包奶子漏出来,上面带着几块於痕。「我还喜欢被咬奶子,用牙根

    使劲咬,用我的奶子练手劲也特别带劲,牛总要不要来试试?」

    牛总看的眼睛都直了,金梅跪在牛总鸡巴前,把奶子凑过去,牛总一把揪住

    那对沙包,玩命的揉搓起来,我看他那手臂青筋暴起,手指都深深的嵌入沙包之

    中。

    金梅跪在地上,不断翻着白眼,朱唇微张,发出「嘶,啊」的声响,喃喃自

    语,「攥死我了,亲爸爸,玩死女儿了,掐你女儿的奶子,嘶,好疼……」

    牛总听得兴起,我看他兴奋的鸡巴一颤一颤的,兴奋的脱了裤子,拉过金梅

    的奶子开始啃起来。

    金梅翻着白眼,大声浪叫起来,「咬死女儿了,亲爸爸,好好疼我,玩烂我,

    爸爸。」

    瑞雪看的两眼放光,白肉过来拉着金梅的手对我说:「帅哥,我带妹妹去玩

    会去啊」转头对着金梅说「你肯定爱玩,群P,一百多号人呢。」

    金梅也两眼放光,对我说:「哥,我去看看去啊,回来伺候你。」

    我看她那期待的样子,便说:「去玩吧,好好玩。」

    两人撒丫子跑了,伺候一群臭男人,给他们舔屁眼饮尿,是这俩淫女最大爱

    好。

    牛总的奶牛脏秘朝我靠过来,「老板。」她冲我抛了个媚眼,「我叫小倩,

    叫我小喵就行。」她摸着我的裤裆,白净瓜子脸,带着美瞳所以是蓝眼睛,齐刘

    海,金色长发。如果说金梅瑞雪他们是传统美女,这个小喵走的就是日系风。穿

    着白丝,厚底黑色凉拖,上身一件快被奶子撑爆的小网眼T恤,跪在我面前,用

    脸摩擦着我的裤裆。

    「啊,爸爸好厉害。」

    我看过去,只见金梅挺着沙包,放在牛总的办公桌上,牛总站在桌上正在踩

    她的奶子。

    「爸爸踩上去了啊。」牛总兴奋道,两只大脚踩在白腻的奶子上,那对奶子

    实在是太大了,脚踩在上面变形成一坨软肉,脚趾中间都有软肉鼓出来,牛总兴

    奋的在乳肉上反复踩踏,是不是还两只脚叠在一起踩在一个奶子上。

    金梅皱着眉头,似乎吃疼又特别享受,拉着自己的乳环,眼神迷离的说:「

    爸爸好厉害,踩我奶子按摩,治治女儿的骚病,让女儿奶子更大,给爸爸服务。」

    俩人玩的不亦乐乎。

    「帅哥你有过几个女朋友啊?」小喵问。

    「大概,嗯,十几个吧。」我想了想,真数不过来,含糊回答她。

    「你知道我有多少个男朋友吗?」

    「不知道啊,四五个?」diyibanzhu.com

    倌紡裙:伍妖玖叁伍伍伍柒玖

    「嘻嘻……」她冲我抛了个媚眼,解开我的裤子,掏出鸡巴抚摸着,「我能

    同时谈十四五个呢。」

    「我最爱搞暧昧了。」她冲我眨眨眼,蓝色眸子看着我,「男人搞女人,有

    的爱操,有的爱啯鸡巴,我爱跟他们暧昧,享受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

    「你怎么享受的?」我挺享受这种感觉的,一个日系美女,摸着你的鸡巴跟

    你耳边私语,我隔着网眼上衣掐着她的乳头。

    「就跟他们聊骚啊。」她轻轻舔我的耳朵,轻声漫语。「在微信上做婊子,

    挑逗他们。」

    「昨天我跟个小哥聊天,聊了二十分钟他就不行了,跟我说射了一裤裆。」

    她笑嘻嘻的说,「什么样的男的我都聊,丑的帅的,我就是那么下贱。」见我鸡

    巴胀起来,她睁大了眼「哇,你鸡巴怎么那么大,跟我胳膊一样粗。」

    我笑着说:「怎么样,是不是想伺候伺候大鸡巴哥哥?」

    「鸡巴大的当然待遇不一样啦。」她打开双腿,掰开粉色丁字裤,把逼漏出

    来,「给你操逼,把我当飞机杯用」说罢把屌塞进去,一用力,坐在我大腿上,

    这婊子立刻昂起头浪叫起来「好大,我的妈啊,大鸡巴哥哥你把我填满了。」

    她左右摇摆套弄起来,我被她夹着,掐着她的奶头,享受这个人肉飞机杯。

    「那些男的约我出来,我故意穿丝袜,还有齐逼那种裙子。啊,操死我了,

    真鸡巴大。穿低胸,把乳沟漏出来,还不穿内衣,让他们见面就想摸我奶子,约

    我看电影,坐在一起,我也就让他们掐两下,挑逗她们。」

    「就是让玩,但是不让玩爽是吧」我听了之后分析到她一边摇摆着一边说「

    对,啊,说得对,我就喜欢这个感觉。」

    「牛总喜欢这套?」我问道。

    「他?不,他喜欢这套。」说罢她撩起上衣,掐住奶头把E杯奶子提起来。

    我看到奶子下面都是烟疤,一个个的都是用烟头戳上去的。

    「她喜欢用烟头烫我,拧我的奶子,啊,操死我吧。」她快速挺动起来,「

    还爱跟他下属一起干我,两三个人一起,一个干喉咙,一个干屁眼,一个操逼。」

    她突然颤抖起来,「啊,我,唔……」两眼翻白急促的动起来,小腹打着哆

    嗦,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奶子。我感觉鸡巴被一阵夹紧,急促的摩擦我的龟头,

    很少有女子高潮了还在拼命挺动的,前所未有的快感袭击着我。

    「啪,啪」回头看去,牛总正在挥动拳头猛打金梅的沙包奶子,金梅撅着屁

    股,牛总鸡巴桶在屁眼里正在抽插,双手大力从身后锤着一对沙包奶子。仔细看,

    金梅的乳环被卸下,乳头上各插着一只派克钢笔!

    两只钢笔一白一黑,笔尖插在乳孔里,金梅两眼翻白,疼的掐着自己的乳根,

    两个沙包奶子被勒的凸起来,颤巍巍的雪白奶子上青色的血管都凸起来,这两坨

    肥腻的软肉在钢笔插入下有种刚柔相济的美感。

    牛总拔出鸡巴,拉着金梅的头发把她倒按在桌子上,两只丝袜美腿踩着细高

    跟摆在桌上,美艳无比。牛总显然关注点不在美腿上,扒开金梅的嘴把鸡巴捅进

    金梅的嘴里,一插到底,双手大力按住乳孔里的两只钢笔,使劲往乳肉里插去,

    疼的金梅发出「呜,呜」的声音,两只美腿在桌上乱踢。

    插结实了两只钢笔,牛总握住露在乳头外面的/3的钢笔杆,使劲在金梅

    的乳房里旋转起来,钢尖在乳房里刮擦着乳肉,金梅双腿乱蹬,疼的连连摆头,

    奈何嘴巴被牛总的鸡巴封住,摆动的喉头进一步刺激着牛总,他欢快的叫起来,

    只见金梅的鼻孔里喷出一泡白浊的液体,还鼓起一个大大的气泡,挂在她的俏脸

    上。

    小喵颤抖着摩擦我的龟头,我也爽到了极限,便「啪,啪」两巴掌扇在小喵

    脸上,把高潮的她从身上推开,从桌上拉过刚被干翻的金梅,急忙把鼓胀的鸡巴

    塞进她嘴里,金梅翻着白眼配合我,「咕隆」一声,把我的鸡巴整只吞进去,我

    捧起她被捣的更松软的巨乳,握着钢笔根部把两支笔拔了出来,又把手指顺着乳

    孔抠了进去,里面一片温暖的海洋。

    金梅的双腿抖起来,我的龟头也在她的刺激下爆炸开来,手指插在乳孔里,

    我颤抖着把身子趴在金梅身上足足射了一分钟。

    我抽出鸡巴,金梅平躺在牛总桌上,翻着白眼嘴里汩汩的冒出白色泛黄的精

    液,满脸都是黏汁,头发被我和牛总当做抓拉的工具,凌乱一片;两只大白沙袋

    奶撇在胸前,乳孔里冒出丝丝献血,奶子上满是淤青和牙印。

    片刻,她回过神来,拢着两只奶子,自顾揉搓着,舔舔舌头说道:「真爽,

    两位爸爸,女儿被你们玩烂了。」说罢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牛总爽快的点着一根烟,抓着小喵的头发,把鸡巴塞在她嘴里让她啯干净,

    金梅也趴在我裤裆上,一边给我清理鸡巴一边休息。

    「啊」一声尖叫,原来是牛总又在用小喵的奶子灭烟,他用烟头在小喵奶子

    下面插了几下,便站起身,提上裤子冲我说:「走,小兄弟,看看我的骨干们都

    被伺候的咋样了,满意不?」

    我们便一起来到职工之家。

    偌大的职工礼堂实际是个室内运动场,可以看出来平时都是职工在这里球类

    活动。今天,可就不一样了。牛总雇了十个妓女给了骨干大会的员工惊喜,当十

    个裸体黑丝妓女走进人群的时候,大家都沸腾了,好些人后悔昨晚还跟老婆交了

    公粮。

    白肉是那雇来的十个妓女之一。她正被三通,卖力的伺候几个毛头小伙子,

    几个小伙满头大汗,哆嗦着在白肉体内射精。

    瑞雪算是这些人里的特等品,屁眼正被一个大叔操着,她跪在地上正卖力的

    舔一个男人的屁眼,她把那人的屁股都舔的亮油油的,涂满口水,然后深吸一口

    气,把头埋在屁眼里,把舌头用力顶进去,那男的爽的双腿直抖。

    牛总抓起小喵的头发,一把把她丢进人群里。大伙又掀起一阵高潮。

    有四五个人上来撕扯小喵的衣服,有人抢了先机,把鸡巴塞进她体内开始活

    塞运动。

    牛总满意的点点头,「小老弟,你看我这场子怎么样?」还冲我狡黠的眨眨

    眼睛,「我这都录着像呢,这帮孙子要是以后不听话,嘿嘿……」

    老家伙果然心黑手辣,我只好说:「佩服佩服,也只有牛总能整那么大的场

    子淫乱。」

    他得意的笑道:「今天也差不多了,就让他们慢慢整,咱去喝两杯。」转头

    看到金梅,一脸抱歉的说「哎,我刚才玩的可能过火了,妹子的奶子……」

    金梅满脸怅然,把头倚在我身上,抱着自己的奶子说:「哎,我的乳头恐怕

    是要完了,一时爽快,现在要变残废了。」

    「别担心宝贝,有我在,让你的奶子变成更好的玩具。」我捏着他的乳肉,

    心里已经盘算着该怎么改造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方便以后阅读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5)并对平行改造之重口痴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