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妻子(淫妻文)

【新婚妻子】(第四部)员工福利(二十八)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我爱曹仁妻 本章:【新婚妻子】(第四部)员工福利(二十八)

    【新婚妻子】(第四部)员工福利(二十八)

    二十八:岳蓝很「凶」,芷姗很「浪」

    29-06-18

    「我给你,放包里!」

    「不用,发自己来!」

    「切!」

    岳蓝笑道:「我可怕你转身把我的资料扔了。」

    「哪敢啊!」

    「嗬嗬」

    岳蓝一阵娇笑:「谅你也不敢,否则我就到你家,吃你的住你的。嗬嗬,不

    过,你现在不是人家的大客户嘛!我可要好好巴结你呢!要把你伺候好,收拾东

    西这种小事就我来吧!」

    包在我身体的另一侧,所以岳蓝要伸手越过我的身体。

    然而我没想到岳蓝却一转身上身从我身上越过,并没有拿过我的包,而是直

    接拿资料往我包里放。

    这样的话,岳蓝的娇躯就横在我的腿上,人妻温热的体香丝丝如缕的鑽入鼻

    孔之中,让我感到一阵躁动。

    尤其要命的是,岳蓝胸前的丰满与大学相比,更加的壮观了。

    垂落下来,隔着丝丝单薄的衬衣,蹭擦着我的大腿,让我瞬间又了反应。

    可是这是我的老同学,也是老同学的老婆,我在那啥也有些尴尬:「我自己

    来!」

    「别乱动!我来!」

    随着岳蓝的动作,她胸前的硕大,摇摇晃晃的,不断的蹭擦着我的大腿裤裆。

    虽然隔着裤子,衬衣,但是我也感到那巨大和柔软,以及温软的香热。

    下身立刻膨胀巨大,这是老同学的老婆,让我分外的刺激,根本抑製不住这

    种冲动。

    占据地理优势的巨大,迅速的直插那高耸的山峰,驻扎进深深的山穀丘壑。

    我尴尬的直摸鼻子!不过,岳蓝好像没有发现,依旧把资料往我包里塞弄着

    ,一对巨乳不停的轻摇慢甩,柔软夹着我的坚硬摇晃的我既舒服又尴尬,还不敢

    开声。

    以我对岳蓝的了解,估计一会一巴掌是少不了挨了。

    放完资料,岳蓝也似乎发现,转过脸道:「老同学,你倒不客气啊!」

    「不是,这个...」

    岳蓝笑道:「不是什么,上学那会可没发现你这么色啊!不过本钱不小啊!」

    「咳!」

    我尴尬的咳嗽一声,不过我奇怪的是岳蓝没有大嘴巴甩我,上身也没起来。

    随着她说话那两团巨大依然在摇晃着蹭擦着我的坚硬。

    岳蓝掠了掠发丝笑道:「看你轻车熟路的,李芷姗经常这么给你服务。」

    「没有!」

    「是吗!怪不得这么敏感!」

    岳蓝一阵娇笑,巨大的柔软甩动的更加剧烈,让我不由的抽气,岳蓝笑道:

    「不过,貌似老同学你那里一点不认生啊!插在人家里面一点也不客气啊!」

    「不是,是你这样,我也躲不开啊!」

    「吆!还怨我我了,好,那我还不起来了,一会让你老婆李芷姗凭凭理!」

    现在的岳蓝比以前会说了,不过我也不怕。

    不起来就不起来,谁怕谁啊!渐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岳蓝呼吸有些急促,

    还是...,她胸前的软弱摇动的幅度慢慢的越来越大。

    我的心跳也在加速,岳蓝的脸颊慢慢的红晕起来,不时的把垂落的发丝归拢

    到耳后,一种无声的暧昧似乎在蔓延着。

    我静静的看着,岳蓝归拢头发的小动作,有一种特别的女人味。

    那两个巨大,摇晃的更加剧烈,在我坚硬的拨弄下,更要命的事发生了。

    那束缚着两峰之间,本来被衬衣紧绷的纽扣,不堪重负。

    啪的一声崩开,瞬间柔软似乎充气般弹出胀大,一抹蓝色的文胸惊现眼前,

    很情趣很漂亮。

    想不到岳蓝现在穿这种性感的内衣,我以为只有我老婆这样的骚货才喜欢这

    样的,没想到我印象中那个文静冷傲的岳蓝也会选择这样的穿着。

    亦或是,人都在变...我们的呼吸都变的更加的局促,粗重。

    当年的四妃十二钗,除了我女友「鸾妃」

    马小云,最让我有好感的就算眼前这只「冰钗」

    岳蓝了。

    在我和小云因为误会而分手的那段日子,我和岳蓝因为邓显的原因,也有一

    段时间来往比较密切。

    她在我感情低迷的时候,曾经给我不少的安慰,那一段时间,我和邓显,岳

    蓝破有点三角恋的意思。

    不过,可惜的时,后来起了流言蜚语,到处传说岳蓝是假清高,攀龙附凤,

    想飞向枝头当凤凰,现在遇上我这个富二代就不装清高了之类的。

    这让岳蓝受不了,她是平民女神,天然的和我这种富二代又这鸿沟隔阂,而

    她又真的不是那种假清高。

    她对我和邓显的亲近,纯是因为缘分,加上我和邓显的性格和学识让她有好

    感。

    然后,她开始有些疏远我,而这时我遇上了芷姗。

    现在,让我不由的想起了当年。

    岳蓝抬头看了看,远处,餐厅的游乐场里,妍妍和邓显玩的很开心。

    然后我感到自己的拉链开了,我的硬挺进入到了两片夹紧的温软之中。

    此时的岳蓝,身上有一种风骚的魅力,冰钗是融化的。

    好一会,岳蓝趴在我的腿上,我的坚硬在她的巨大里面勃动喷涌...直到

    我灌满她的胸罩和乳沟,岳蓝才娇羞着,从我身上起了。

    她比当年可「凶」,凶多了。

    当年她的凶器也就是B级,现在已经最少是D了。

    岳蓝手指掠着青丝,手指上还有我的粘液,在她整理青丝间,不经意的粘连

    到发丝上,这让我不由的鸡巴又要火起。

    尤其她还没系上扣的衬衣,雪白的丰腴,沟壑深邃。

    在她的动作的下,摇摇晃晃的,两团互相摩擦的硕大,不时的将我的乳白,

    挤压出来,这有种让我的鸡巴继续被摩擦碾压的感觉。

    如今的岳蓝比以前更加诱人了,清冷中多了不经意的诱惑风骚,傲气里也掺

    杂了人妻的温婉熟媚。

    尤其只在这餐厅了,她微微脸红着,但没有惊慌,反而显着几分妩媚的整理

    衣着,有着丝丝人妻独有的风骚味,让我心动。

    手指不紧不慢的系着扣子,衣服将大胸压紧,挤压的胸罩里滋滋冒出一股乳

    白,从衬衣缝里流出,感加让我受不了,鸡巴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

    岳蓝看看胸前的湿漉,看看我的又悸动的巨大,这次娇嗔的看了我一眼:「

    我说你真不客气啊!这是哪儿,就弄这么多!」

    说完手指在我的鸡巴上一弹,羞道:「这还来劲了,我警告你啊,我老公可

    在不远处啊!不准再给我使坏啊!」

    我去,刚才你不也没拒绝,还自己动弹,现在都推给我了。

    但这话我可不敢说,说这话的都是情商为负的傻子。

    岳蓝拿纸巾,擦擦从衬衫缝里溢出的液体。

    这时,妍妍玩累,邓显也带着她回来了。

    岳蓝笑着给女儿老公擦汗,有和我聊了一会,就告别了。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我兴奋极了,因为这期间,岳蓝一直没时间,彻底清理她胸罩里面的精液。

    也就是说岳蓝的大奶子一直都被我的精液浸泡着。

    她挽着邓显的胳膊,我真怀疑,她一使劲会不会,吱的从乳罩里挤出一大摊。

    她还要这样和老公逛街,直到回到家才有机会清理。

    我不禁的想,今天,邓显和她做爱的时候,要是亲她的奶子,会不会尝到不

    一样的味道?岳蓝,一边走,一边回头朝我笑了一下,举着小拳头:「不准给我

    扔了!」

    「知道了!」

    过了一会,芷姗回来了,老婆身上的香味不一样了,弄了一下,显然又用了

    香水。

    就像岳蓝也会在自己的胸口喷香水,掩盖精液的味道一样。

    芷姗全身都有打香水,看来去这以后,老婆大人没少收「礼物」。

    芷姗笑道:「岳蓝那骚货走了?」

    我笑道:「别动不动喊人骚货。」

    芷姗道:「老想着勾引我老公,不是骚货,是啥?」

    我有点尴尬啊,刚和岳蓝那啥,莫非老婆看见啊!不能啊!她应该忙着被人

    乾,没机会注意我这啊!但是我有点心虚!芷姗又道:「我跟你说啊!乾她可以

    ,肏她玩也行!但是,她结婚了,不不能玩感情,别把她肚子搞大了,邓显找你

    拚命!」

    「那能啊?」

    芷姗又一沉思,然后有点邪恶的笑道又道:「搞大她肚子也可以,也挺好玩

    的。等她肚子被我老公日大了,我看她以后还敢在我面前装清高。到时候让她脱

    光了,跪着给我敬茶,喊我‘姐姐’也不错!」

    肏!闺蜜这东西真是世界上最难理解的生物啊!见面的时候亲的不得了,背

    过身,就互相称「骚货」,还互相捅刀子,相爱相杀。

    要说有深仇大恨,也没有。

    想反,两人是真好啊!这些年,芷姗也没少帮岳蓝。

    晚上,和芷姗爱爱的时候,我还有点想着岳蓝,有些兴奋。

    而芷姗并没有洗澡,身上有着精液的味道,让我更加亢奋。

    「老公,你听兴奋啊!」

    「嘻嘻,老婆要不要再给我说点刺激的故事,给我助助兴啊!」

    「说什么啊!?」

    「说小王,以前怎么肏你啊!」

    芷姗笑骂:「去,变态,你这么喜欢听啊!」

    「喜欢啊!」

    芷姗有点担忧道:「老公,我跟你说,我说的都是假的,你不会当真吧!」

    「当什么真!?」

    我道:「知道是假的,这是夫妻情趣,傻子才当真呢?」

    当真是傻子?不当真,更是傻逼!芷姗这才放心:「好,那我继续说说你求

    婚那天的事?」

    我道:「好啊!难道那天还有很多事?」

    「有啊!」

    妻子道:「一整天呢,小王可是没少肏我!」

    听着妻子的话,我激动的大鸡巴不停地开始肏她。

    芷姗呻吟着:「老公,肏我,老公你好变态,听着我被人肏,你的鸡巴就这

    么兴奋啊!」

    我笑道:「反正是假的,不过听起来蛮刺激的,我的鸡巴受不了了。」

    芷姗风骚的道:「这就受不了了,还没开始讲呢!」

    「骚老婆,快点将,我求婚的时候,你怎么被人肏的」

    我笑着问道「还记得,咱们逛公园,逛了一会,我说我想吃公园门口卖的冰

    激凌,让你去买。」

    芷姗道:「还记得吗?」

    「记得,我来来回回,跑了二十分钟,回来的时候,你不知道去哪了。」

    芷姗凤眼一斜,道:「然后你找不到人家,还给人家打电话。人家怎么回你

    的!」

    我接道:「你说,要和我玩捉迷藏,后来我找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到你!」

    芷姗噘着小嘴道:「那是你笨死了,你和人家通电话的时候,人家明明就在

    不远处的树丛里,噘着屁股被小王肏,你都没发现,真笨!?」

    我欣喜的道:「真的?」

    我心里知道,这些都是真的,好多疑问今天终于解开了。

    「老公,你再猜猜,这次小王射哪了?」

    「奶子?」

    「不对,真笨,奶子在餐厅不就射过了吗?再猜!」

    「屄?」

    「不对!」

    「真猜不着!」

    「嘻嘻!」

    芷姗挟促的一笑道:「笨,这次是射人家脸上了,还有小嘴里。在你和人家

    彙合前,刚射了一嘴。」

    「哦!」

    我道,突然,我身子一激灵,道:「肏,和我彙合前刚射完,我记得当时你

    一见到我就和我激烈的热吻。」

    芷姗狡黠的小嘴,柳眉一挑骚极了:「是呀,人家还没来及漱口呢,怎么样?小王的精液味道好不好吃!」

    我又气又激动,挺起鸡巴九勐肏她,肏的芷姗美腿乱颤:「妈屄,我肏死你

    这个小贱屄,竟然让老公吃你奸夫的精液,我不乾死你,家法何在!」

    芷姗小手戳着嘴唇笑道:「好啊,有本事你乾死人家呀!来乾呀!」

    「肏,肏死你!」

    「啊,老公!」

    芷姗娇娇的呻吟,叫的骚媚入骨,让我骨头都酥了:「老公,还记得,上次

    跟你讲的,那天晚上,你在湖边向人家求婚吗?」

    「记得,那天我向我心中的女神求婚成功了。」

    芷姗酥酥的道:「还记得人家当时给你的考验是什么?」

    「记得!」

    我道:「你当时把穿着丝袜的小脚,从高跟鞋伸出来,伸到我嘴边,说让我

    舔你的脚,如果我做到了,就嫁给我。我老婆的小脚又白又嫩,就是舔一辈子,

    我都愿意!」

    我突然感觉到芷姗的屄一夹紧,感动的流泪:「老公谢谢你!」

    我也很感动:「谢什么!我爱你!」

    「我也爱你!」

    芷姗笑道,不过妻子的眼睛突然狡黠的一亮,笑道:「老公你舔人家的脚,

    人家真很感动,就在那天前,小王肏了人家一晚,每一次射精都射在那双高跟鞋

    里,射在人家丝袜上!」

    芷姗摇晃着小脑袋,好像偷腥后开心的小狐狸。

    我先是一呆,然后怒吼一声:「肏,你这个贱屄,说,你还给老公带什么绿

    帽子了!妈屄,我说当时怎么你的脚上舔起来有点黏,还有点骚味。妈屄,气死

    我了,我肏死你!」

    芷姗被肏的花枝乱颤:「哦,哦,老公肏死我。你知道吗,老公,当时你仔

    细的舔人家的脚,我特别感到,感动的哭了,我知道你是真的爱我,所以我就答

    应你的求婚了。」

    我没好气的道:「这么说,我能求婚成功,还真亏了,小王肏了你一晚上,

    射的你的高跟鞋里都是精液,我可要好好谢谢他肏我未婚妻啊!!」

    芷姗小嘴含着纤指,嘻嘻笑道:「还真是,要不是这样,人家还不一定痛快

    的嫁给你呢。」

    我戏谑的道:「那我是不是,还应该奖励一下小王啊,是不应该给他涨工资

    啊!?」

    芷姗美丽的大眼一转道:「好啊,我看行!」

    「肏,欠肏的骚货,老公乾死你!」

    芷姗哦哦的呻吟着:「老公,还记得那天,我们就同居了,住在我们准备结

    婚的新房里。」

    「是呀!」

    我道:「你说你,都答应嫁给我了,还同居了,竟然还不让我碰,非说要等

    到结婚。」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芷姗一边呻吟一边道:「人家不能和你睡一个房间。不然,晚上你睡着了,

    我怎么给小王开门啊!」

    「给小王开门?」

    「是啊!」

    芷姗风骚的眨眼道:「那天,老公你睡得好香啊,半夜里,人家偷偷开门放

    小王进来,你都不知道。然后小王就在你隔壁的房间,肏乾奸淫你刚求婚成功的

    未婚妻一晚上,你都不知道。那天小王好勇勐,肏了人家好几次,从卧室肏到客

    厅,又从客厅肏到厨房,差点把我的屄肏烂。他还带着朋友一起来肏人家。」

    我肏,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追了几年,好不容易求婚成功的妻子,却在我求婚

    当天被人肏了一晚上,我的鸡巴就好像射啊!不过我忍住了,因为芷姗还没讲完。

    「他特别兴奋,尤其是对人家的高跟鞋和小脚。每一次都射在人家高跟鞋里

    ,射的人家脚心脚背都是黏煳煳的精液,一直肏人家到天亮。人家把他送出门,

    就去叫你起床。老公记得人家是怎么叫你起床的吗?」

    我又兴奋的鸡巴一哆嗦:「我记得当时,你使用脚蹬我的脸,不停地撩拨我

    的嘴。」

    当时的情景曆曆在目,芷姗就像是调皮的小妻子,用她性感的小脚不停地挑

    逗我,撩拨我,不让我睡觉。

    最后还把脚趾伸进我的嘴里,我有点迷煳,虽然感觉芷姗的脚有点湿黏。

    没有在意,海很配合的舔吸,攻来清醒了,虽然芷姗的丝袜美脚湿湿的,我

    还以为是我舔的呢,没想到,我去!真相真是出乎人的意料啊!「老公,人家的

    脚,好吃吗!?」

    「肏,好吃!」

    我气愤的道,抓住芷姗的一只美脚塞在嘴里又咬又舔。

    「老公,嘻嘻,痒!’芷姗笑道:「现在知道,人家为什么那么喜欢那双你

    送人家的高跟鞋了吧。自从那天,那双高跟鞋我就没洗过,后来小王又在里面射

    了很多次呢。小王那阵子天天肏我,一直肏到我们结婚。」

    我突然想到什么道:「一直肏,你该不会说,就连洞房,都是小王替我肏的

    你吧!」

    「哎呀,老公,你真是太聪明了,一猜就中!」

    芷姗骄傲的说「真的!?」

    「真的!」

    芷姗嘻嘻笑着:「当时,你喝醉了,是小王开车送我们回的新房。我当时就

    穿着结婚的大红滚金的凤穿牡丹的高开叉旗袍。一进新房,小王就把人家内裤扒

    了,让人家只穿着旗袍,双手撑地,噘着屁股,他撩起人家的旗袍,就狠狠的肏

    人家。当时你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后来小王又把人家摁在你身边,就像现在这

    样,把人家的脚分成V字形,把人家的小脚摁在脑袋两边,使劲的肏人家。就像

    做俯卧撑一样肏人家,小王好强壮啊,肏的人家都没办法反抗。」

    肏,我实在忍不住了,自己家的娘子实在是太骚了,新婚夜都出轨,我的鸡

    巴再也忍不住,勐肏两下,就喷了。

    虽然芷姗装作故意顺着老公的话,挑逗老公的样子,我也装作的不信,和妻

    子调情的样子。

    但是我自己知道妻子说的这些,十有九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真的。

    对于我这个淫妻欲十足的人来说,这真是美妙的礼物。

    「老公,你好厉害啊,喷好多啊!」

    我不由得道:「是我喷的多,还是小王喷的多?」

    「嘻嘻,小王喷的多!」

    「肏!」

    我低吼一声:「晕,小王每次射你都不带套吗?」

    「不带啊!」

    妻子故意一脸不解的道:「带套乾什么,多不舒服啊!」

    「肏!」

    我道:「那岂不是,我女儿很有可能使小王肏出来的。」

    「嘻嘻!真的很有可能呢!」

    妻子顺着我的话笑道。

    虽然我知道我女儿是老婆被蔡老板三兄弟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一起肏出来的。

    不过此时赖到小王头上,也蛮有趣的。

    我的笑问:「那女儿是我的概率大,还是是小王的概率大。」

    「当然是小王啦!」

    「为什么!?」

    芷姗掰着手指头,像是故意气老公的小媳妇一般笑道:「你看,你三天肏人

    家一会,而小王基本上每天肏人家三回,比你多肏近十倍。而且刚结婚那几天,

    你基本上没肏过人家,都是小王在肏。嘻嘻,小王肏大你老婆肚子的概率比你大

    上百倍。老公,你就认命吧!」

    妈的,说的我的鸡巴又有感觉了。

    「老公!」

    芷姗眨眨眼道:「我们结婚的第二天,为了准备蜜月旅行,你赶去公司处理

    事务,还记得吗?」

    「记得!」

    「小王把你送到公司,就回来,又继续肏人家了。还让人家打电话给你,你

    还以为我是新婚,特别黏老公,和我通了半小时电话。当时小王就一直在肏你老

    婆,他就特别喜欢这样让人家一边打电话一边肏我,肏的可凶了!」

    「妈的,哪天,老子也这样去肏小王的女朋友。」

    「嗬嗬!」

    妻子笑了:「还不止这样呢。打完电话,小王一边使劲乾我,一边给他的朋

    友打电话。向他朋友炫耀,自己把老板新婚的老婆给肏了。」

    「肏,小王真是坏啊!」

    「嘻嘻,可是他的朋友不信!」

    「要我我也不信!」

    「所以!......」

    妻子眼睛带着笑意逗我「所以什么?」

    「所以小王很不高兴!」

    芷姗笑道:「就决定带人家去见他的朋友。」

    我惊讶的问道:「你去了?」

    芷姗笑道:「我当然去了。小王毕竟肏过人家,虽然不是人家名义上的老公

    ,但是也算是人家实际上的老公,那会你都还没肏过人家呢。所以啊,小王当时

    才算人家的正经老公。做老婆的在外面,要让老公有面子,老公丢面子,当老婆

    的也要帮他找回来。所以人家当时就穿了结婚的旗袍,连内裤都没穿就和小王去

    了。」

    我不由得道:「老婆你真骚!那去了以后呢,你怎么帮小王找回面子。」

    「当时小王的朋友们在KTV里」

    妻子笑道:「我一进去,就对他们说:‘你们好,我是李芷姗,是小王老板

    李浩的老婆,昨天刚结婚,是他的老板娘。不过人家老公还没来及肏人家,昨天

    是小王替我老公洞房,肏了人家一晚上。你们好,以后我就是小王的肏屄情人,

    请大家关照。’」

    我惊歎道:「肏,你这么说,他们什么表情?」

    「嘻嘻,他们都惊呆了,一脸傻傻的看着我,小王得意的搂着人家,特有面

    子!」

    我不由得吃醋的道:「他有面子,老公的面子都丢没了。」

    芷姗不由得道:「怎么吃醋了,别吃醋了,人家这不是逗你玩的吗?你这样

    人家都不敢说了。」

    我道:「继续说,老婆你编的故事蛮逼真。」

    晕,能不逼真吗?根本就是真的好不好,我还要大度的装作不知道,天下到

    哪找我这么好的老公。

    芷姗又道:「可是小王的朋友们还是不相信,说:‘小王,找个妓女蒙他们。’」

    「放屁,他们老婆才是妓女呢!」

    「就是,就是。他们老婆才妓女呢!」

    芷姗撇着小嘴道:「人家要是承认了,老公你不就娶了一个妓女回家了吗?」

    「就是,媳妇,骂他们。」

    芷姗道:「光骂有什么用,事实胜于雄辩。老婆我以事实说话,掏出结婚证

    ,往桌上一扔。当时就把他们镇住了。」

    晕,这回该我傻眼了,我不由的望望自己脑袋上,貌似有一团巨大的绿云啊!媳妇啊!你这样固然证实了你不是妓女,是良家人妻,但是这样不是更丢人,

    还让老公我和你一起丢人,亏你还洋洋得意。

    「哼,叫这群兔崽子不信!」

    老婆得意的道:「我把KTV的点歌一关,就把我们结婚的录像放给他们看。」

    汗!我不由的脸都变了,媳妇啊!你真是绿老公没商量。

    人家是坑爹,你是坑老公啊!「老公,你不知道,他们当时看录像的表情特

    精彩,看着看着,一个鸡巴就硬了。不过他们还嘴硬,不承认,就是说不信,说

    就是证明我不是妓女,是小王的老板娘,也不能证实小王肏过我。」

    我笑道:「老婆,人家耍赖,这回你没办法了。」

    芷姗一噘小嘴道:「耍赖,没门,当我是好欺负的!再说了,一个贤惠的妻

    子,就是要时时刻刻维护老公的面子,我怎么能让我等恶正牌老公小王丢面子。」

    我不由得好奇道:「人家就是耍赖你能怎么样?难道还能现场让小王肏你,

    证实一下。」

    芷姗激动的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下:「老公,你太棒了,一猜就中!」

    我惊的嘴都张开了,相当的无语。

    「当时,我双手一撑沙发,被旗袍一撩,人家光熘熘的大屁股就露出来了,

    人家噘着屁股,手一拍屁股对着小王就喊:‘小王,他们不是不信吗?来,过来

    肏我,就当着他们的面肏我,我就不信,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呜呜,他们没有话说,媳妇我有话说,你这个绿帽子给老公戴的。

    无语了,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妈的,真的好想狠狠肏你这个骚货出出气,可

    是刚射完,鸡巴还硬不起来。

    只好愤愤的抓着爱妻的大奶子,使劲的揉,妈的,我玩死你的大奶子。

    「哈哈,事实胜于雄辩,老公人家聪明吧!小王的大鸡巴一肏人家,他们都

    傻了!」

    「老婆,不只是他们傻了,我也傻了!」

    我酸酸的道「嘻嘻!」

    芷姗道:「老公别吃醋吗!人家现在不是你的好老婆吗?」

    「好吧!」

    芷姗道:「老公,你都不知道那帮人多无赖,看着小王把人家压在沙发上爆

    肏,还灌精了。他们还说不信,说人家没准是小王的新女友。放屁,人家明明是

    李浩的老婆嘛!」

    「就是!」

    我也道:「放他们的狗屁。小王那配的上我漂亮的老婆。」

    芷姗道:「当时真是气死我了。他们说想要证实人家不是小王的女友,就不

    能光给小王一个人乾,如果小王肯把人家给他们一起肏,就说完我真的不是小王

    的女友,是小王的老板娘。老公,你说人家怎么办?」

    怎么办?你让我说怎么办呢?无语了!芷姗道:「还是那句话,小王肏过人

    家,就是人家实际的老公,做老婆的不能让老公丢脸。我就道:‘肏就肏,不就

    是被一群鸡巴肏吗,来呀,谁要是不敢肏,谁就是王八蛋。’」

    老婆你这不是火上浇油,逼别人狠狠的肏你吗!我不满的道:「老婆你都这

    样说了,他们再不乾你还是男人嘛?」

    芷姗嘻嘻骚笑着:「他们当然是男人了,所以不但乾人家了,还狠狠的乾,

    乾得人家求饶呢。」

    「他们一共乾了你多少会呀?」

    芷姗一挑眉毛道:「多少回?我怎么知道,他们那么多人乾人家,人家哪知

    道多少回呀?」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我的鸡巴闻言一跳:「那么多人?是多少啊?」

    芷姗骚骚的嘴角挂着浅笑道:「有十二三个吧。」

    我道:「那就是被被人乾了十几次!」

    「十几次?」

    芷姗不屑的道:「怎么可能十几次,这么少。他们有的乾人家一两次,有的

    三四次,还有的五六次,反正人家也不知道被肏了多少次。反正人家从早上九点

    一直被肏到下午两点多,绝对不止被肏十几次。而且他们有时还两三个鸡巴一起

    肏人家,乾人家。人家被肏乾的七荤八素,数不清被日肏了多少回了。不过最少

    也不低于三十次啦。」

    「我肏,那我吃亏大了,娶了老婆自己都没来及肏,就被人肏了几十次,太

    亏了!」

    「嘻嘻,这就亏了,还没结束呢。在KTV肏完,他们还把人家绑起来拎着

    到车子,然后开回家,在我们新婚的新房里,又继续肏人家。这一会他们好坏,

    竟然尝试三个鸡巴一起肏人家的屄,差点没把人家乾死。」

    这帮混蛋太能玩了!「还不仅如此,晚上你回来,工作的太累,又没跟人家

    洞房。半夜人家又偷偷的打开房门,让小王和他的朋友们进家奸淫人家。老公你

    在卧室呼呼大睡,人家在客厅被十几个轮流或者一起肏到第二天天亮,人家兴奋

    的高潮了很多次。」

    我不由得惊讶道:「肏,那我女儿也不一定是小王的种呢,这么多人,以后

    女儿随谁姓啊,亲爹是谁呀?」

    「随谁姓?」

    老婆轻笑着,风骚的道:「当然随你姓。这么多人肏人家,人家连他们姓什

    么都不知道,谁知道女儿亲爹是谁?」

    「什么你连他们姓什么都不知道?你不都被他们肏了,还不知道他们姓谁名

    谁?」

    我惊讶激动的道,老婆这个红杏当的。

    「我又没问他们!」

    芷姗委屈的说我一想,也是:「是啊,你没问他们,他们肏过你这一会,以

    后也不见面,自然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了?」

    芷姗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全是兴奋的光芒道:「不见面,怎么会,从那以

    后他们经常肏我,就是现在还隔三差五的一起乾人家。」

    「我日!」

    我忍不住啪啪的抽了芷姗的大奶两下:「肏,都被乾了这么多回,你还不知

    道他们是谁?」

    「不知道又怎么啦!」

    芷姗装作不服的道:「他们又不是人家老公,人家知道他们姓名乾什么?再

    说,老公,每一次看着他们鸭子啊人家身上使劲的肏人家,人家都不知道他们是

    谁,人家就感觉自己比妓女还贱,就特别兴奋!被肏的就特别有感觉!」

    这样的骚娘子真是让我无语了。

    「还不止如此呢,第二天你又去公司忙。小王又带着他的朋友来家肏人家。

    嘻嘻,这次小王又带了许多新朋友,可不止十二三个。」

    我激动的问:「多少?」

    「三十几个人吧,一直从早上乾到晚上你回家之前。」

    「妈的,那得到你多少回呀?」

    「多少回?你问我我问谁呀?」

    芷姗骚骚的,不满的道:「人家不是说过了,他们有的肏两三回,有的肏四

    五回,还经常两三个鸡巴,三四个鸡巴一起肏人家。人家哪数的清被肏了多少回

    啊!老公,你真是笨死了。」

    是呀,我真笨,三十几个大鸡巴一起肏我老婆一整天,芷姗早被肏的找不着

    南北了,那还数的清被乾了多少回,是一百次,还是两百次,她早已经不知道了。

    「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他们又继续肏了人家一晚。而且就在人家的婚床上

    ,在你身边肏了人家一晚上。」

    「等等媳妇!」

    我疑惑的道:「不对呀,老婆,貌似不科学呀。我就算再累,睡得死,不可

    能你被三十几个人在我身边奸淫,都不知道呀!」

    「老公,你笨死了!」

    芷姗娇嗔道:「人家在你吃的饭里下药了,就算我被人家乾死,你都不知道

    是谁乾的。」

    「哦!原来这样。」

    「而且小王还把你向人家求婚,吃人家沾满他精液的丝袜的事,想他的朋友

    炫耀。然后他的朋友们很激动,一个都照着学,把人家结婚的高跟鞋射的满满的

    ,然后把人家的丝袜泡在里面。人家丝袜都是精液,然后穿在腿上,好好玩啊!

    天亮的时候人家,又用丝袜小脚伸进你嘴里叫你起床,你迷迷煳煳的又吃了,当

    时我兴奋的屄屄一直流精液。」

    我佯怒道:「媳妇,你就不能给老公留点面子。」

    芷姗笑笑:「老公的面子当然要照顾啦!」

    我气道:「那你就这样照顾老公面子的,让老公吃你奸夫的精液。」

    芷姗嘻嘻笑道:「老公的面子当然要照顾,不过那时候你不是还不是人家老

    公的吗。你只是和人家结婚了,还没肏过人家,不是人家实际上的老公。小王肏

    过人家,算是人家真正的老公,比你大,人家当然优先照顾小王和他朋友的需要

    啦。」

    我靠,这理由也成立啊!媳妇!你狠!反正屄长在你身上,你被谁肏,老公

    也管不了,只好忍气吞声了。

    「嗬嗬,老公,吃醋了!」

    芷姗道:「别不高兴了。主要是他们太坏了。坏死了!你不知道,那天你去

    公司以后,他们又肏人家。好坏啊,他们让人家穿着结婚的婚纱让他们肏。最后

    只让人家带着头纱,穿着白色蕾丝的吊袜,踩着高跟鞋。然后人家光着屁股,被

    他们开车拉倒最繁华的鬨市区。他们就排着队轮流进入车里在大街上肏人家。」

    汗,这么大胆。

    「在大街上肏完,又拉着人家去公园。人家满身精液,脸上,奶子上,屄上

    都是。他们说要给人家补拍婚纱照,让人家摆出各种淫乱的姿势,羞死人啦!」

    「那你拍了!」

    「是呀!」

    芷姗道:「你不说要给老公面子吗!当时小王是人家的正经老公,他说拍,

    人家当然就同意啦。嘻嘻,我贤惠吧!是不是言听计从的好妻子!」

    「气死我了!」

    我忍不住啪啪的抽芷姗的奶子。

    「哦,哦,老公,好舒服啊!抽我的奶子,啊,哦,哦,再大力点,我喜欢

    ,哦,老公!」

    芷姗媚叫着:「老公,哦,他们还大鸡巴插着人家,拍婚纱照呢!有时一个

    人插,有时候几个人一起插,插的人家身上洞洞满满的,拍的照片好淫乱,羞死

    人啦。」

    我真是被老婆的淫乱震住了,老婆像讲故事一样讲着自己新婚淫乱的事,我

    也装作听故事,兴奋的大鸡巴肏着妻子。

    老婆笑道:「所以,你给小王工资这么低,小王能跟你乾到现在,我的功劳

    功不可没。」

    我笑道:「小王,工资还低啊?每个月8还低。」

    老婆道:「当然低了,每月八千,除去节假日,也就每天3。自从咱们

    结婚,小王每天都很辛苦的肏你老婆我最少两回。也就是小王肏你老婆一回才赚

    5块钱。你想想,现在高级点的婊子,肏一次都要五六百。你老婆这么漂亮

    ,难道连高级点的婊子都不如吗?所以你每个月给小王才8,多少啊!」

    「等等,老婆我有点乱啊,你看,肏婊子,是要给婊子钱的。怎么小王肏你

    ,我还要给他钱。」

    老婆媚笑道道:「老公,人家又不是婊子,是你老婆,是良家人妻啦。」

    「是啊!」

    「所以啊,人家要是收小王的钱,岂不是你老婆就成了卖屄的婊子?」

    「对啊!」

    老婆骚笑道:「所以啊,人家让小王肏,不但不能收钱,还要给他钱,这才

    证明人家是良家人气吗。」

    我大鸡巴兴奋的道:「有道理。」

    老婆道:「所以8一个月,太低了,你老婆才不到5一次,这不

    是连婊子都不如了吗?」

    「对,有理!」

    「所以小王肏你老婆肏的这么辛苦,要不要给他涨工资?」

    「要,明天就再给他涨工资。」

    「老公,你真好!」

    「小王工作很勤劳呢,几乎每天都辛勤的肏你老婆的骚屄,已经把你老婆肏

    成公共厕所了。」

    「小王,昨天真的又把你当公共厕所乾了,怎么乾的?」

    我好奇的问道芷姗把美腿伸直,屁股往上使劲拱,让V字形的美腿继续向下

    压,最后鞋尖几乎碰地:「就这样,她手握着人家的脚踝,像做俯卧撑一样压着

    肏人家。」

    我也兴奋的压着老婆这样肏她,我是次这样肏老婆,想着小王和他的朋

    友们都不知道多少次这样肏我老婆玩了,大鸡巴兴奋的就想射精。

    我抬着屁股不停的肏着老婆的骚屄,问道:「小王是这样肏你的吗?」

    「不是啦!」

    老婆笑道「不是!」

    我疑惑的道:「你不说他这个姿势肏你吗?」

    「是这个姿势,但是不是这样肏啦。小王的鸡巴比你大,人也状。而且肏的

    又不是自己老婆,所以肏人家的时候,是使劲的肏,把人家当婊子肏,当公共厕

    所一样的,肏的很用力。才不像老公你这样温柔啦。」

    我闻言加快肏动的动作:「是这样吗?」

    「不是,还要快,还要狠!」

    「这样吗?」

    「再用力点!」

    「这样?」

    「嗯,差不多。」

    我肏,小王就是这样爆肏我老婆的,真是...妈的!让我兴奋啊。

    ......折腾了很久,我在妻子体内射了。

    芷姗很满足,笑着倚在我身上:「老公,你喜欢我编造的故事吗?」

    「喜欢啊,这样才有夫妻情趣吗?」

    「真的?」

    「真的!」

    「那行,以后我在编些更好玩的故事。」

    「好啊!」

    只是我知道老婆讲的绝不是故事。

    老婆也知道自己的不是故事,只是她不知道老公知道这些不是故事。

    第二天一早,小王开车来接我上班。

    芷姗穿着真丝的睡裙再给我做早餐,我开门:「小王,没吃早饭的吧,一起

    吃。」

    「李总,那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你嫂子做好了。」

    芷姗也从厨房出来:「是呀,小王,一起吃,我做的多。」

    芷姗里面是真空的,没穿内衣,真丝的睡裙让她的曲线全露,小王一定看的

    很养眼吧。

    坐下吃饭的时候。

    「小王」

    我道:「你跟了我有好几年了吧!」

    「是呀,李总!」

    我道:「这几年,你任劳任怨,我都看在眼里,工作乾得不错,我和我老婆

    都很满意。芷姗也夸奖你很能乾。昨天虽然给你加薪了,但是你嫂子认为给的好

    上少了点,我也过意不去。从明天开始,你的薪水再加倍!」

    「谢谢李总!」

    我笑道:「别谢我,以后继续好好乾,不但要把公事办好。还要办好私事。

    以后我不用车的时候,你就给我老婆芷姗开车,要好好乾,乾得我老婆芷姗满意!」

    芷姗在一旁听得,脸色绯红,眼睛好似融化的春水,看着小王。

    小王看着芷姗,会心一笑,狡黠道:「放心,李总,我一定乾得老板娘,乾

    得你老婆满意为止。」

    芷姗闻言身子微微颤抖,我偷偷撇见,她似乎夹着美腿在喘气,小王的大脚

    已经伸到她的屄里了。

    一会我起身道:「你们吃,我去蹲个大号。」

    我刚一离开,芷姗就迫不及待的趴在餐桌上,噘起丰满雪白的美臀,睡裙撩

    到柳腰:「小王,大鸡巴肏我,肏你老板的老婆。」

    小王当然不客气,而且老板娘刚帮自己涨了工资,自然要好好表现。

    抱着我老婆的小腰,疯狂的勐肏,以每分钟超两百次的频率爆肏我老婆的骚

    屄,小王真是能乾啊!这样的爆肏持续了十分钟,肏的老婆惊叫连连。

    最后小王在老婆的肚子里灌精。

    我才回来,小王拉起了拉链,老婆也落下了睡裙。

    出门的时候,老婆就含着一屄的精液,只穿着睡裙送我上车。

    我坐上车,老婆的头从车窗伸进来:「老公,再见!」

    和我热吻起来。

    而热吻的时候,老婆已经把睡裙掀开,屄穴全露,小王拿手机拍着淫乱的照

    片。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新婚妻子(淫妻文)》,方便以后阅读新婚妻子(淫妻文)【新婚妻子】(第四部)员工福利(二十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新婚妻子(淫妻文)【新婚妻子】(第四部)员工福利(二十八)并对新婚妻子(淫妻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