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

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vivi21 本章: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2)

    【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2)心生邪念

    29-06-18

    不知走了多久,三位女俘虏已随着左慈到了庐江城外他的家中。

    左慈的家隐秘于密林深处,简陋的房屋,简单的陈设,屋中有不少瓶瓶罐罐

    ,还有一只炼丹炉。

    一到家,左慈随手一甩,三位女俘虏身上的绳子就起了变化:身上的五花大

    绑松了,但只一瞬间,双手手腕又被紧紧捆住,接下来是是脚踝,然后绳子收紧

    ,将手腕与脚腕相连,成驷马状。

    左慈翻箱倒柜一番,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送入炉中,生火炼丹。

    忙活了一番后,他坐在床上,打量着三个女俘虏:张春年,年纪轻轻身材火

    辣,加上极为白皙的皮肤,散发着异域风情般的成熟魅力;孙尚香,年纪更小一

    点点,五官精致,虽说论胸论屁股是三人中最小的那个,但放在多数中原女子中

    ,也是足够丰满了,比例也非常匀称,青春活力又桀骜不驯,再加上公主的身份

    有种与生俱来的高傲;步练师,岁数不大,双峰傲人,张春华的胸已经挺大了,

    练师还能足足大上两圈,其实她挺挺苗条的,没有什么赘肉,这样的身材怎能拥

    有如此豪放的双乳,实在令人感叹,所有人看到她总会先关注胸,练师其他方面

    也都属上乘,相貌清秀,皮肤细腻,步家也算江东名门,练师同样生的精致,养

    的高贵。

    如果要给三人的魅力排个序,综合起来最诱人的应当还是春华,不过已经玩

    了她好几天了,此时的左慈对新人更有兴趣,练师的那对豪乳实在太过突出,左

    慈色眯眯地盯着她。

    被抓到这里,练师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左慈那猥琐的眼神她见多了,只是以

    前凭借一身武艺加上公主贴身侍卫的身份,她可以肆无忌惮地修理对方,而如今

    ,自己已是待宰羔羊,想到恐无法再与孙权相见,她心中一阵悲凉,不过,比起

    个人情感归宿,眼下最该关系的是公主的安危,想到这里,她目光坚定,「呜呜」

    起来。

    见练师有话要说,左慈便去了俘虏们的口中布条。

    「求先生放过我家公主,我愿任凭先生处置!」

    「哇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忠心侍卫!不过,现在的你,难道还能不任凭老

    夫处置么?哈哈哈哈哈!」

    「快放了我们!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孙尚香不断扭动身体,徒劳地挣扎着。

    「不放过老夫?那又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左慈愈发嚣张,「汝等三人本不凡:春华,你那次子孙司马炎称帝,你被追

    谥为后;练师,你如愿嫁给孙权,也被追谥;尚香,你嫁给刘备,日后本也将为

    后,只可惜不好好当主母,又跑回了东吴。」

    这一席话惊呆了众人,若有人说你将来能够如何如何,大家多当是戏言,然

    而左慈的威名与本领三位女俘虏都略有见识,这话还是可信的。

    「汝等本都可做皇后,如今皆为老夫之囚,哈哈哈哈哈哈!」

    「休要胡言!那刘皇叔比我家公主年长三十有余!我家公主怎会嫁他!」

    而此时,尚香的思绪早已回到了赤壁鏖战中,那时的她曾押送补给,与刘备

    众将也有一面之缘,要说心动,的确有人让她紧张起来,就是那常山赵子龙,听

    闻赵将军长坂坡前大闹曹军无人能当,他极其雄壮,帅气面庞棱角分明,英气逼

    人,言谈谦和又不卑不亢,一见便知此人乃是人中龙凤。

    不过,尚香自幼便得吴国太教诲,生在孙家就与那寻常女子的爱恨无缘,一

    切以江东基业为重。

    所以听左慈说她将嫁给刘备,除了震惊过后,也就是一丝悲怆而已。

    坐在床榻的左慈轻动手指,练师与尚香的头便被托起,左慈打量着她们:「

    老夫本无意犯江东,当初伯符不容我,如今尔等送上门来,那就休怪老夫了。世

    人皆赞江东二乔,殊不知,你们主仆美貌不输,又不似她们夫早亡。」

    「胡说!小乔嫁的乃我家大都督周公瑾!」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你嫁皇叔,便是公瑾之计,只可惜孔明更胜一筹,‘周郎妙计安天下,陪

    了夫人又折兵’!哈哈哈哈哈哈,他不久矣,他不久矣!」

    说着,左慈拿出澹蓝色仙丹,吞了下去。

    片刻之后,左慈眼露淫光,头上青筋绷起,胯下男根雄起,他把自己扒了个

    精光,随即一甩手,练师便被抓到床上,原本将她捆成驷马的一根绳子变出了四

    根,将她的手腕脚腕拉向床的四角捆好。

    左慈并未去除她的红色战袍,只是一番宽衣解带后,那些布料不再阻挡巨大

    的男根直插少女蜜穴,毫无准备的处女又岂能受得了?练师撕心裂肺地哀嚎着,

    处女之血伴随着抽插缓缓滑落在战衣后摆上。

    那对豪乳又怎会被放过?左慈抓住它们,大力揉捏着,不时抽打着,每一次

    下手都很重,片刻间,两只大白兔上就布满了红色的指痕,两粒贲起的乳头也难

    逃厄运,它们被弹被捏又被咬,这通蹂躏换了寻常女子早就受不了了,练师却无

    暇顾及,比起被巨大阳具插入的痛苦,这些不值一提。

    伴随着每一次冲击,练师「啊,啊」

    地大声呻吟着,尚香心疼不已,从最初不住地咒骂,到后来泣不成声,春华

    则开始羡慕乃至妒忌了,被奸淫了几日,她已深切体会过那个男根带来的极度满

    足,练师的叫声充满痛苦,在她听来却很是诱惑,她浑身酥痒,希望被绑在床上

    压在身下的是自己,她开始摩挲着双腿试图让自己释放,但绳子太紧,让她的动

    作幅度极小,完全不能解决问题。

    在不断抽插下,练师渐渐感到痛楚少了一点点,方才整个人因为剧烈的痛苦

    而肌肉紧绷,现在则是伴随着抽插而绷紧或放松,就在这时,左慈拔出了男根,

    骑坐在练师身上,双手把玩着那对豪乳,玩起了乳交。

    左慈一甩手,春华身上的绳子松了:「你,脱光衣服!快!」

    春华起身解衣服,自己的钢鞭剑却勐地袭来,将她击倒。

    「老夫让你‘快’!」

    春华赶紧爬起来,快速将自己脱光,这时左慈再甩手,春华的手腕脚腕又被

    绑在身后,然后她被抱上了床,置于练师身下。

    「用你的小嘴让步皇后舒服舒服!」

    说着,又是一鞭抽打在春华背后,春华不甘却又不敢怠慢,她跪在床上,俯

    下身子,舔着练师的阴蒂。

    「啊!」

    那一瞬间,练师身子一震,夺走自己贞洁的男根正在双峰见穿梭让她备受折

    磨,阴部的刺激又让她有些兴奋,而这份刺激居然来自恩将仇报的恶妇,内心有

    多纠结可想而知。

    春华则更难过,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围着她转,现在她只能看到左慈的屁股

    ,自己得不到释放,还要去舔别的女人,而且还被自己的武器还不断地抽打着,

    身痛心更痛,她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啊!啊!啊!」

    练师逐渐被春华舔得沦陷,她知道自己再无可能牵手孙权,再也止不住泪水。

    左慈注意到了尚香,他先为她松绑,接下来立刻扒下衣服,又将手腕捆好,

    抱到练师身上,跪在左慈面前。

    「你这混蛋定不得好死!有种杀了我!」

    两记耳光落下,尚香不骂了,但眼神中满是倔强。

    「练师,若想让你家公主舒服点,就用你的小嘴好好干!」

    练师伸出舌头,触摸着尚香的阴蒂。

    「啊!练师!停!不要!你在干什么!停!不要啊!啊!」

    练师知道尚香也难逃厄运,更深知处女之身被那粗大男根插入的痛苦,她伸

    长了舌头卖力地服侍着尚香。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一股无形的力量抓着练师的乳房为左慈服务,让他腾出手来,把玩着尚香的

    乳房,不一会儿,见尚香闭上双眼呼吸急促,左慈又对着她的脖颈吻了下去。

    「啊!啊!」

    尚香的身体不由地抖动起来,练师舔得更加卖力,长时间伸舌头让她舌根很

    疼,但眼下她根本顾不上。

    「啊!啊!啊!练师!不要!停!」

    「公主,是‘不要’还是‘不要停’啊?哈哈哈哈哈哈」

    左慈依旧在戏谑。

    「你不得好死!」

    尚香依旧嘴硬,可身体反应愈发强烈。

    「啊!」

    练师的身体勐烈抽搐,更有尿液喷出,直接喷在春华脸上,春华又抽泣起来

    ,可背后和屁股还在挨鞭子,让她不得不继续舔着。

    练师的高潮让尚香得到片刻喘息,此时的尚香还挺失落的,但公主就是嘴硬

    :「练师,好了,不要再这样了!啊!别!停!快呀!」

    过了最高峰的练师又忙碌了起来。

    「练师!你家公主命你‘快呀’!」

    「啊!我!没有!啊!」

    不断地刺激,尚香也渐入佳境,她面颊泛红,已说不出整话来。

    「那就停吧!」

    说着,左慈停下了在尚香身上的一切动作,并把她举起,放到床里,这样练

    师也够不着了。

    尚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着左慈。

    「公主,想要你就说嘛!」

    「你去死吧!」

    左慈又施了法,尚香被按在墙上,双腿被拉成一字马,多个U型钉向她袭来

    ,将她的脖子、腋窝、手肘、大腿,脚踝钉在墙上,而练师则被松绑,然后将双

    手反绑在背后,跪在尚香面前。

    左慈将练师的头按向尚香的两腿之间,练师就又卖力地舔起了尚香的阴部。

    「啊!练师你住手!停!」

    左慈则抓过春华来躺下,让春华的蜜穴对准男根坐下,不用左慈多说,春华

    已行动起来。

    片刻的冷却后又被刺激,双脚脚趾紧扣诠释着尚香的兴奋;而期待已久终如

    愿以偿,春华也迅速进入状态,浪叫起来;左慈则享受着春华的服务,观察着尚

    香的反应。

    「嗯!啊!嗯!」

    尽管尚香努力压制,还是叫出了声。

    左慈将练师拉开:「公主,要还是不要啊?」

    尚香满脸通红,依旧倔强:「我!不!要!」

    「很好!」

    左慈又把练师推了过去,「快!」

    练师稍一迟疑,一鞭甩来,尚香的右乳连同腹部便泛起了暗红色鞭痕,紧接

    着,又一鞭落下。

    「不要!」

    练师赶紧忙活起来。

    「啊!啊!啊!!!」

    巨大的男根让春华很快屈服,她身体勐烈抖动,享受着高潮。

    鞭子又抽在春华的后背上,「谁让你停下来了?!」

    「啊!啊!」

    尽管鞭子带来的痛苦让尚香的兴奋度略有下降,但努力的练师还是又让她兴

    奋起来。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公主,要还是不要啊?」

    尚香将通红的脸甩向一旁,不看左慈。

    这是鞭子自下而上一甩,正中尚香阴部,疼得她突然瞪大双眼后紧锁双眉,

    表情扭曲。

    「不要啊!求你!别再折磨她了!」

    练师已泣不成声。

    「公主,要还是不要啊?」

    「我!不!要!」

    说完,练师又被送到尚香胯下,这次练师赶紧行动,就怕尚香再被打。

    「啊!练师!你给我停下!」

    接下来,左慈依旧捕捉着尚香的一举一动,每当她即将登上高峰时,不仅练

    师会被拉开,鞭子还会落在那赤裸的胴体之上,打压着她的快感,而不多时,练

    师又继续将她送向高峰,反复的折磨让痛苦、失落与身体的愉悦不断交替着冲击

    江东公主。

    「啊!啊!啊!」

    春华又随着冲击亢奋起来,肆意地宣泄着,不一会儿,她突然停下来,翻身

    下床,一股水流顷刻而出,她可不敢尿在左慈身上。

    左慈扫了眼春华:「很好,尿完了就快回来!」

    春华不敢耽搁,先在脱下的长袍上蹭了蹭,然后又立刻让男根刺入自己的蜜

    穴,继续忙碌起来。

    「啊!啊!啊!」

    尚香的叫声愈发急促与高亢,晶莹剔透的爱液也不断落下,左慈又拉开了练

    师。

    「公主,要还是不要啊?」

    「我!不,我要!我要!我要!」

    说着,两行泪水涌出,尚香终于不再嘴硬了。

    「公主,你要什么?」

    「我要先生!我要先生服侍,不是,我要服侍先生!我要好好服侍先生!」

    左慈推开春华,又一甩手,固定尚香的钉子消失了,尚香跪到他面前。

    「那么请公主用小嘴先为老夫清理干净吧!」

    尚香不敢迟疑,舔着挂满爱液的男根,虽然缺乏技巧,但高傲的公主、仇人

    的妹妹正卖力地舔着自己的宝贝,这让左慈很是舒服,他勐地起身,将尚香按在

    床上,架起双腿刺入,同时双手揉搓着她的乳房。

    「啊!!!」

    尽管即将高潮让阴道湿润,尚香还是难以承受如此硕大的男根,那一刻她疼

    得死去活来。

    而春华与练师则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场淫荡的演出。

    勐烈抽插了一番,左慈终于要射了,他上三个女将跪在床下,将精液射在每

    个人的口中,此时她们都无力反抗,只能听命。

    虽然被折磨了许久,但吞下精液后不一会儿,三女将就觉得身体的疲惫感不

    见了。

    左慈再度施法,布条将她们的小嘴牢牢封死,捆绑手腕的绳子突然变成,缠

    绕胸部,勒住脖子,大腿、小腿也被牢牢捆在一起,然后脚腕再与手腕相连,三

    人被紧紧捆成驷马,动弹不得。

    此时天已大亮,左慈拿着锡杖出去了,他在山林中猎杀两头鹿,然后去城里

    卖了钱,买了布料与酒肉,回到家后,先是施法为俘虏们做了几件衣服,接着享

    用起美食来。

    虽说「饱暖思淫欲」,凝视着三位俘虏的左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他很是感

    慨,作为修道之人,他也知道天命不可违,可一时气不过,还是扭转时空去找春

    华复仇了,至于尚香与练师,真是意外收获,毕竟孙伯符与曹孟德已故去多年了

    ,真没打算再报复他们。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不如玩得更大,在这三国乱世穿梭一番!于是他

    喂每个俘虏一粒仙丹,随后四人便化作一阵清风消失了,待尚香她们睁开眼,四

    人已在一处深院的屋檐之上,三员女将还是驷马状,只是都穿好了衣服。

    院中一粉衣女子翩翩起舞,她手中的多节鞭似彩带般飞舞,女子的左腿裸露

    出来,看得左慈血脉偾张。

    都说「美不美,先看腿」,这姑娘的腿纤细修长,不见一分赘肉游荡,又没

    有夸张的肌肉线条,更没有罗圈腿、外八字那样的缺陷,且皮肤极为白皙,让他

    忍不住想伸手去抓;再往上看,腰身极细又柔软,胸前两团肉丰满圆润,虽说没

    练师那么大,但并不小,且放在这样的身体上更为匀称和谐;而那张脸更是惊为

    天人,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口,五官每一处都似精凋细琢般完

    美,放在一起更是无比诱人,堪称完美!彼时姑娘年方二八,正是含苞待放的年

    纪,别说左慈,即便是是春华、尚香与练师,也都被这眼前的女子深深吸引着。

    「这是何人?」

    三个俘虏都有疑问,然而似乎又都有了答桉,当粉色衣裳、多节鞭与旷世美

    人这些关键词结合起来,答桉已愈发清晰了——貂蝉。

    她们都惊呆了,吕布斩杀董卓故事几乎是伴随着她们成长,貂蝉深明大义巧

    施连环计更是被传为佳话,可算是有抱负女性的偶像。

    如今传闻中虽吕布殒命白门楼的貂蝉就在眼前,还如此年轻,三人深感难以

    置信,看来左慈真有扭转时空之法。

    就在这时,貂蝉注意到了屋檐上有人,她将多节鞭握在胸前:「什么人?竟

    敢闯入王大人内宅?」


如果您喜欢,请把《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方便以后阅读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2)并对真三国无双之逆天改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