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乞丐之没完没了

【老乞丐之没完没了】(93-9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快快点点 本章:【老乞丐之没完没了】(93-95)

    【老乞丐之没完没了】(93-95)

    29-06-17

    时间在变,人也在变。

    「生活」

    的过往就像是倒在地上的水,难以收回。

    有些事情是覆水难收的,不管你如何的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唯一能回去的,只是那存于心底的美好记忆。

    躺在老乞丐异味相间的大床上,这种难闻的味道却控制不住我揪心的思绪,

    血液在眼里转化的湿润,缓缓的分开在我脸颊的两旁,青春的气泡剧情反转的出

    现在我不惑之年的泣脸上,打湿在老乞丐的床单上,泪水的印记在陈述着我美好

    的温馨回忆,隐藏着如今我今时今后的纠结心怀,散发在空白的空气当中。

    秋风吹了进来,轻柔的抚摸着我颤动的心灵,我的身体曲卷在一起,在床上

    柔软的温度下依靠着,触及着,躲避着我所犯下的错心体会。

    老乞丐的温床此时是唯一能抚慰疗伤我的所在,安抚庇护着我那悔恨落泪的

    心灵港湾,渐渐的,停留在我的睡意当中。

    凉风吹冷了我,醒来时已经是夜里,我起身想把窗户关上,这时阵阵的流水

    声在外边响起,妻子此刻正在如鱼得水的来回游动着,波澜的水花四散开来,轻

    巧带着怜香惜玉的动作让我忍不住的多看几眼,优雅的畅游姿势对我来说有着深

    深的眷恋,难以舍弃的回忆着妻子柔情四射的温柔,回忆着我们相互传递的爱情

    心愿。

    但紧接着逆转而下的纠缠把我打回了原型,千夫所指的矛头对准我那千般`

    万般不该转动的窥欲之瞳,刺进我心中进退两难的欲望之变,我深呼了一口哀愁

    之气,看着眼前养眼怜爱的我妻小袁,揪不住放不下的心结在心中停留着,爱情

    和婚姻的齿轮出现了断痕,火花四溅的烫烧着我的灵魂,蚕食着我颓丧不干的心

    扉,永久家庭的雀巢鸠占其主要根源就是我造成的,我想弥补,我要弥补,弥补

    我心中的过错,弥补我的纲常伦理,重新「修复」

    我无法忘却的情满家园。

    大厅中,桌子上的碗筷迭落在一起,饭菜已经变凉,饥饿的感觉让我感应到

    了家的温馨!妻子的贤惠!小袁应该把饭菜热了很多次吧,哎,她太辛苦了,每

    天还要工作,还为家里的大大小小事而操劳着,作为丈夫,作为男人,却让妻子

    做着这么多的繁琐事,而我这么多年连个感谢的话都没说过,更没有分担,实在

    是不应该的!女人是需要呵护的,年轻时说的三个字重量可不是轻的,那是我沉

    甸甸的责任。

    妻子对我的要求不多,更谈不上苛刻,她总是善解人意的主导着我的自尊,

    软化我的年轻气盛,让我倾斜于妻子平静如火的爱情赤道上,使我的爱情在火热

    的摇篮中妻唱夫随!狼吞虎咽的我品味着家庭的幸福,冰凉可口的饭香填饱我内

    心中对妻子的感恩,和心灵深处急切无法忘却的挽回!此时,人性自弱的感觉在

    我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时后性感的妻子走了进来,我站了起来,妻子看见我站起来时一愣,随后问

    我你怎么吃凉的呢,我去给你热热,我拦住了妻子说不用的,这样挺好。

    妻子疑惑的看着我说道,你不是不喜欢吃凉的饭菜吗?我说现在可以吃了,

    而且小袁你做的饭真好吃。

    妻子听到后甜美的一笑,坚持意动的想在热一下饭菜,我迅速的拦住了妻子

    让她先坐下好好的休息休息,别太辛苦了。

    于是端起桌上的饭菜急匆匆的向着厨房小跑去,手忙脚乱。

    妻子回头看着我那七手八脚的模样,忍酸不禁的笑出了声来,于是走了过来

    想帮衬着我,我说这些小事我能做的,让妻子快些回去,天气凉别感冒了,早点

    休息!在我的坚持关怀下,妻子应允的同时脸上出现了让我难以忘怀的笑容,渗

    透在我脆弱不堪的心灵深处。

    我注视着妻子走上了楼梯,心中激励着满满的请愿。

    不一会儿,妻子从浴室中走了出来,我觉得妻子刚刚沐浴完,现在应该是很

    渴吧!于是我麻熘的倒了杯水,飞快的跑上楼梯,左右摇摆的热水洒在了我的手

    上,刺烫了我的皮肤,随然疼痛无比,但我还是毫不在意,哆哆嗦嗦的双手扶住

    了滚烫的水杯,撒去的开水就像是逝去了我的情深意切,我脚步放慢的走了上去

    ,带着炽热执着的滚烫之心,小心翼翼的走进屋中并把水杯递给了妻子。

    水很烫,并不能马上喝掉,妻子放下了水杯,带着困意开心一笑的伸了个懒

    腰,并说现在她不是很渴,先放在旁边等明天在喝吧!谢谢你老公!当听到这几

    个字后,我喜上眉梢的高兴无比,心海中收到了欢欣的鼓舞,我觉得妻子是喜爱

    我的,是在乎我的,手上逐渐猩红的烫伤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一厢情愿的失

    爱之意主导着我急迫的关切意愿,回报着平复我内心的伤痛灵魂。

    我说我们是夫妻,不需要那么客气的!随后我让妻子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下

    ,并给她盖起了被子,妻子说让我也早点休息吧,我说现在还不困,我看着你睡

    ,妻子甜蜜的闭上了眼睛,直到妻子深度寝息为止后,我轻轻的关上了门,生怕

    一点声响惊扰到了妻子,停留在门口处我双手紧握的异常亢奋中。

    一夜中我并没有睡着,眷恋妻子的同时总是心想着怎么才能分担着家园的责

    任,睡意惺忪的我直到早晨4点后草草的起床,下了楼后漱也没有洗就为妻子做

    起了早餐,精挑细选的食材是我对妻子的温馨,困意的衰息感是我对妻子照顾的

    责任,看着我做下的可口香甜的早宴,我心情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虚荣的成就让

    我产生了对责任感的自我放纵,沾沾自喜的面对着眼前的幸福美满,等待着起床

    后妻子欢喜的品尝。

    秒钟滴答的流走着,坐在沙发上的我打着瞌睡,妻子还没有起床,我不想打

    扰到她的美梦,只求妻子能看见我为她所做的温馨成果,收获着妻心如旧的芳心。

    带着甜蜜和殷切期待的心情渐渐的曲身朦胧在沙发上,鼾声响起。

    日头高照,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向了我的脸颊,有些温热,渐渐的,光线翻

    开了我的睫毛,眷恋的困意想让我在沙发上依赖一会,赖床的睡意在心中念想的

    影响下,我勐然睁开了双眼,迅速起身看向了旁边,桌子上残留的早宴让我眼前

    一亮,一股温意的热流让我带着幸福的微笑,我似乎感到了妻子容颜的绽放,弯

    弯的凤凰之眸在接应着我的温馨,亲密的香唇在融洽着丈夫的关怀,双臂的环绕

    在述说着家园的感恩。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我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在阳光温热的光环下,心灵深处的创伤得到了前

    所未有的缓解,甩了甩我酸痛的臂膀,释放着愉悦欢快的心情。

    来到桌子前胡乱的填了几口,随后勤快的把碗筷洗干净并收拾好后。

    看了看时间,下午点多,做晚餐的时间还很充足,于是我满怀欣喜的播放

    着视频,期待着我为妻子次做饭后惊讶中的满怀欣喜。

    画面中,温床上的妻子完美的伸展着她身材的玉润优雅,喜爱之表让我定格

    在那娇美舒展的溺爱时刻,深深地留恋着。

    过后妻子伸着懒腰走了出来并且喊了几声我的名字,没有回应。

    在梳洗完成后,妻子穿起了衣白裤黑的体型服,凹凸的轮廓冲击着妻子的刻

    意保守,留住了妻子丰满形体的年轻芳华。

    她走了下来,看见桌子上的饭香,露出了我期待的温情笑容,她上外边观望

    并切又喊了几声我的名字,觉得我不在家中,于是在桌子上拿起我给她沏的酸甜

    奶茶,喝了几口后走了出去,开始了她每天的晨练。

    妻子没有吃早餐我想是因为运动空腹的好处,我暗自拍了下额头,批评我在

    细节上的粗心大意。

    可是过后我又有着一些顾及,顾虑之人就是老乞丐!妻子会不会一去不回?

    会不会放弃了一个丈夫的感恩之意?我拿出手机焦急的快进着视频,为此着急心

    切的意愿抖动`把手机滑落在地上,我蹲起身来捡起手机`眼睛停留在那快进的

    时间断儿,时候我开心的笑了,妻子回来了,回到丈夫的怀抱中了,我激动的难

    以言表,付出的收获在眼中湿润的水渍中停留着,妻子走了进来并没有关上大门

    ,快速的来到桌子前优雅快速的打扫着美食,看着妻子对我感恩的回应,眼睛的

    小溪在我的脸颊处缓缓的流淌着,宽慰着我脆弱的感性弱点。

    时候,可就在我意犹未尽的看着美妻的时候,一个肥厚的身体遮挡住了爱妻

    的容颜,这是一个光着膀子留着汗水的男人,他随意的坐在了妻子的旁边,老乞

    丐出现了......老乞丐的出现把我温馨溺爱的气氛破坏掉了,此刻他正在

    享受着我给妻子做的玉食佳宴,分享着我对妻子的温馨成果,没有涵养的吃喝相

    总是让我情不自禁的看向了他,反感的举动博取我的眼球偏离了轨迹,义愤填膺

    的敌视着老乞丐。

    老乞丐正在拿起我做的可口饭香靠近了妻子的香唇,意思很明显的让妻子吃

    下。

    就在我祈祷着妻子不要接受老乞丐的「恩舍」

    时,此刻妻子的玉唇已经张开,在书展容颜的表情中品尝吞下了腐朽液体的

    味道,同时带着微笑的表态中,同样妻子把手中带着香液的餐食递给了此时正在

    张开大口的黄齿老儿,相辅相成的配合着老嫩的意味情调,分享着穿越在时间逆

    流中我的茫然失色,看着他们「夫妻相」

    般的分享着我的单纯,「昨日金銮殿,今日阶下囚」

    的味道孕育而生。

    我放下手机失落的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等待着一锤定音的爱情审判,同时

    割不去放不下的情感在主导着我的思想,难舍的情怀似乎是在安慰着我,让我不

    要轻易的放弃,不要放弃情意对我和妻子的恩赐。

    即使就如今对我来说`那怕是微不足道的,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激励,于是

    我迅速的坐了起来,开始了一天的打扫工作,一厢情愿的意愿使我想让妻子知道

    和明白你还有一个一直爱你的人,一个能为你的所需献出一切的男人,一个好测

    男心最求回报恩爱的痴情人。

    家中,我辛勤的劳作着,急切的意愿使我憧憬着妻子对我家务完成后的微笑

    绽放,体力挥洒的汗水期待着妻子对我们生活质量的赞许认可,皮肤上鲜嫩的碰

    痕在等待着我妻对我不离不弃的情感关怀,在期望的心情中留下了我的感知气息

    ,是被妻子知感的温馨爱息。

    晚上,桌前等待的我。

    妻子并没有按时的回来,时间在不断地流逝,不知不觉便稍纵即逝,我拿起

    电话打给了妻子,电话的那头一直在打通中,但妻子并没有接听,我想她现在应

    该是忙于工作吧,妻子太辛苦了,我又不能帮她分担些什么,同时想到在工作中

    有时侯会「关心则乱」,我也不好打搅妻子,让她分心,就让她安心的工作吧。

    看着桌上的晚餐已经凉了,我起身从新的挨个热下,倒了一杯温水后回到桌

    前等待着,等待着勤劳我妻的归来。

    外面的万家灯火充满了温馨祥和的气息,亲情是最持久的动力,给予了他们

    无私的帮助和依靠,勤劳的庄稼汉在做完了一天的劳作后,此刻正和自己的妻儿

    子女在家中享受着天伦之乐,在欢声笑语中平复着一天的劳累,温暖而舒心着。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渐渐的,它们平静在夜色之下,等待着明天初阳的到来。

    时间还在走动着,貌似是有些累了,钟表的嘀嗒声似乎是在打着瞌睡,入眠

    的时间已经到来了。

    而我还在耐心的等待着,水杯中的热水已经气消云雾,暖壶中的开水已经见

    了瓶底,抽烟机的转动声带着我期待的心情守候着。

    外边下起了小雨,阵阵的风声在不停的锤打着窗户,我起身走了过去,就在

    我想关掉窗户的时候,庄园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妻子终于回来了,我高兴的站在

    了门口,瞩目着妻子的回家。

    随着两遍车门的打开,一个魁梧的身影跑到了妻子的旁边,并脱下了他的外

    套,在妻子的头上遮挡着,两人紧密的依附在一起向着我的方向走来,随着距离

    的越来越近,我清楚的看见了那个照顾我妻之人,臃肿肥厚的体态,稀疏的毛发

    ,老态的沧桑脸颊,尤其是那双于我妻相像的双眼,我眉头一挑,心想到这老乞

    丐怎么和妻子一起同车回归?就在我心想之余,他们俩笑呵呵的小跑着来到我的

    跟前,我下意识的侧开了身体让他们进来。

    大厅中,我问妻子今天加班了?妻子点头答应了一声,是不是还没有吃饭?

    我去给你做,马上就好!妻子说不用了,她和老乞丐已经在外边吃过了,是在一

    家日式料理店吃的,老乞丐请的客!我很诧异,看向了老乞丐,心想着这老乞丐

    那来的钱?有一些不相信!老乞丐憨憨的笑着,对我说道小袁很喜欢吃日本料理

    的,上一次我给她做的时候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次我们回来正好看见公

    司的旁边开了一家日式风格的料理,于是我就请小袁吃了一顿。

    说完老乞丐微笑的看向了妻子,甜蜜的味道显露无疑。

    这让我的心中有些不爽,怎么看老乞丐都觉得别扭,心中敌视着。

    紧接着妻子和我谈起了那家的料理店,味道独特的同时,还有歌舞升平的日

    式舞蹈,说的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压抑着真心别扭的情绪听取妻子那悦耳的讲话声,微笑的笑容时刻在画蛇

    添足的释放着我的虚伪,看着妻子滔滔不绝的说着。

    老头子可是透支了半个月的工资请的客,妻子的模样似乎是有些感触的,那

    是带些心疼关切的味道。

    她让老乞丐以后不要乱花钱了,让老乞丐下不为例只此一次。

    我突然的好奇了起来,看向妻子询问着老乞丐的工作,妻子和我说道她现在

    给老乞丐找了份兼职,是和妻子同一个公司,弹性还可以,就是工作时的强度有

    些大,很累人的。

    说着妻子看向了老乞丐,似乎我感到妻子此时的表情是在心疼着老乞丐,心

    中抵触的同时难受郁闷无比。

    这时老乞丐马上说道他对这个工作很满意的,现在的身子骨有的是力气,在

    说也没什么事,正好锻炼锻炼身体,叫妻子不要担心了,他没事的,他有的是干

    劲儿。

    说着老乞丐欲动的表情发亮似的看着美妻,他的表情让我的内心开始烦躁了

    起来,此时的妻子看向老乞丐的目光还是带些担心的意思,短暂的考虑停留后微

    笑的看着老乞丐点了点头,四目相对,无言的关怀和喜爱让我内心中更加的骚动

    不干。

    妻子和老乞丐说了些公司的注意事项后有了一些困意,老乞丐见状让妻子早

    点休息,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别累坏了身子。

    哈欠连天的妻子点了点头,走上了楼梯,随后我问妻子渴不渴,用不用我去

    给你倒杯水?妻子带着倦意向着我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了老乞丐,让老乞丐也早

    些休息,明天早上他们一起去上班,然后就走进了屋中。

    老乞丐看了看我,向着我点了点头,在我的面前伸了伸懒腰后也走上了楼梯。

    水池中的龙头在滴答滴答的低落着水滴,随着他们的离去,家中的人气化成

    了虚无,大厅中的我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我好像在遗忘的空间中停留着,有种

    被架空的感觉,茫然失色的站在那,不知所措!时后,我心中有些难受,但又说

    不出什么,带着空白的情绪我关掉了大厅中的灯光,上楼打开了房门,妻子平静

    温和的躺在床上,走廊上的灯光照向了妻子的脸颊,灯光好像刺痛了妻子的双眸

    ,她翻过身去,我赶紧轻轻的合上房门,缓慢的上了床,看见了妻子裸露的肩头

    ,我想帮妻子盖上些被子,生怕她着凉,这时妻子又翻过身去,随后把自己的被

    子合上,我的手停留在空中,慢慢的撤了回来,准备躺在床上就寝,床上的震动

    让妻子动了动身躯,我偏过头看向了妻子,慢慢的,我瘦小的身躯在夜色宁静的

    外表下,悄无声息的静默着,贴在了枕边上静静的看着妻子那长长的秀发。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第二天清晨,大厅中,妻子对我饭香的手艺赞不绝口,这让我很高兴,随然

    有反感的老乞丐在旁边,但我还是很喜悦的,妻唱夫随般的任劳任怨使我的拘谨

    心结一厢情愿的在妻子的微笑前容缓了,温馨的认可让我充满了百倍的信心,渐

    渐的,我喜欢过上了居家男人的生活,在妻子的温存中日复一日,妻子这些天每

    次回来的很晚,事业上的辛勤工作让我时刻专一的对待着我妻,嘘寒问暖体贴有

    加的关怀备至着,享受着偶尔会给我带来的舒心妻温,并且在我兴奋愉悦的等待

    中,盼来了让我朝思暮想的一天,那是憧憬我妻惊喜异常的时刻,也是我们重温

    岁月再拾夫妻恩情的经典。

    走在大街上,看着男男女女比翼双飞的享受着七夕节的浪漫,手中的纪念在

    熏陶着他们激情火热的爱恋,我情不自禁的愉快了起来,看着手中的贵重工艺,

    不断的闪亮着我和妻子的美好祝福,那是我们的三世情缘,爱情的捆绑,不离不

    弃的情缘之戒。

    此时我的心中激动畅快无比,并加快了步伐准备给妻子一个惊讶的喜悦。

    到了晚上,我驾车在妻子公司的门口处等待着,点上了一根烟,吞云吐雾的

    表达着我爱情的亢奋,旁边的一束玫瑰娇滴滴的躺卧在驾座的一旁,使我联想到

    妻子接纳后的幸福绽放,我轻轻的拨动着驾驶室内妻子的照片,照片前后的摇摆

    好像是在急不可待的接受着我爱意的表白,触动着我幸福甜蜜的神经。

    时后,公司大楼的灯光逐渐的熄灭,正门中央出现了大量的务工人员,我打

    开了车门,娇美的玫瑰贴附在我的胸前,看着来往的人群,寻找着我所爱之人的

    身影,人群中年轻的姑娘双眸意动的看向我,闪烁着她们对未来择偶的愿望情缘

    ,倾诉着她们春心荡恋的美好情节。

    等到出来的人断断续续的逐渐减少,我并没有发现我所爱的妻子,心中有些

    焦急了,怀疑是不是我刚才错过了妻子,而妻子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我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妻子,对面传来了关机的话语声,就在我准备驾车回去

    的时候,在前方一个拐角处,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肥厚的体态,头上留着

    一撮稀少的毛发,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左顾右盼的等待着,老乞丐出现了!这让

    我眉头一挑,特别是看到他手中鲜花的意愿,不用想我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和他

    没有任何关联的意义行为让我很恼火,于是我走过去想让他知难而退,不要骚扰

    我们的重要时刻。

    可就在这时候,一辆黑色sv不知从何处行驶过去,我认清那是妻子的座

    驾,正好停在了老乞丐的旁边,老乞丐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妻子发动了汽车。

    我感到被人捷足先登的意味很明显,也很生气,着急的我加快了步伐快速的

    跑了过去,挥动着我手中爱情的心灵鸡汤,呼喊着妻子的名字,想让前方的妻子

    注意到一个丈夫的殷勤期待!但是妻子的座驾已经远远的离去,讨厌老乞丐的同

    时我赶紧的开车追了过去,想半路截获我被骚扰的爱情。

    在光彩夺目的霓虹灯下,我加紧油门左右横穿在马路中央,追逐着前方的爱

    妻。

    下班的高峰期来往的车辆很多,窜梭在并道之间,这也阻挡了我前行的方向

    ,时候我还是跟丢了,这让我懊恼不已,在次的拿起电话给妻子打了过去,但还

    是打不通。

    在堵车的等待中,我只能期待着在家中和妻子共享着七夕情节,憧憬着妻子

    那欢欣喜悦的拥抱和香唇。

    可是老乞丐的出现让我紧张了起来,在这重要的爱情节点上,我不想让他抢

    走我精心赤诚的浪漫,掐断我和妻子爱情的丝丝红线。

    车中,我在慌张的心结中和有些渐行渐远的甜蜜中等待着。

    时后道路终于得以畅通,我加大了油门飞快的赶往家中,远离了灯红酒绿的

    街区,来到开往郊区的环道上,就在转弯的时候,我惊喜的看见了妻子的座驾,

    就在我旁边的一路之隔,欣喜之余我快速的跟进,带着蜜月般的心情追逐着我的

    妻情爱人。

    可就在我下道转弯直走的过程中,在漆黑的夜色下,在一马平川的土路前方

    上我并没有看见妻子座驾的尾灯,前方只有一片黑暗,以及散落的几户人家。

    这让我不仅疑惑了起来,路况的使然让我确定妻子不可能会变换方向的,我

    在疑惑之余油门也在渐渐的松弛,车辆在土路上缓缓的推进着,最后停了下来。

    时候,前方忽然闪烁着灯光,一辆汽车出现在远处,此刻正在横穿前行着,

    行驶的方向离家中截然相反,这让我心中一紧,同时想到在这个对我来说最具有

    爱、浪漫以及鲜花的重要时节里,前方的妻子难道与我的一往痴情是背道而驰吗?我不想也不会相信的!可是,但为了证实我心中所想而转变为真实担心的逆向

    思维,我还是从杂货箱中取出了望远镜,焦距调到最高望了过去,过后,红外线

    的功能让我大大的送了一口气,前方并非是妻子的座驾,这让我很宽心,在心绪

    放松之余,突然不远处的一声鸣笛声传入了我的耳中,吸引了我的视线,在不远

    处的小树林中我看到了两个红色的灯光,是汽车尾灯的光亮,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我惯性使然的拿起了望远镜看了过去,在红外线绿色的光芒中我看到了令我揪

    心的一幕。

    显眼的车牌让我知道那无疑是妻子的座驾,妻子穿着一身紧身的职业装,里

    边的衬衫完全的敞开,胸罩滑落,漏出了妻子傲人的型丰胸,在丰胸中央的结

    合处,一个腐朽苍老的脑袋正在品尝着乳沟的香味,来回的摇摆着,不能满足的

    欲求`品尝着肉性的美感,那张开的年轮之口渐渐的含住了妻子胸前的含苞待放

    ,吸附刺激着妻子雌性的神经,扩散在欲望之中。

    妻子扬起了头,在迷醉的双眼下,细白的双臂环绕在老乞丐的脑袋上,体验

    着雄性口功给她带来的欲感。

    我的手在颤抖着,因为此时我看到了他们准备交合的动作,在他们激烈的热

    吻过后,在两人急不可待的配合下,妻子高高的抬起丰满的躯身,老乞丐低头扶

    住了他的「尺寸」,对准了性爱行为的洞口,瞬间妻子的丰体持续的下落,并迎

    头张开了愉悦的香唇,欲迷的双眼紧皱着,舒服的欲色着,在丝痛感过后,妻子

    又带着弯月般的笑容看着身下的老乞丐,愉悦至极。

    老乞丐此时张开苍老异味的大嘴眯着眼快活的喘着粗气,随着妻子上下起伏

    的动作,老乞丐扶住了妻子的丰臀,感受着妻子的性爱滋养!车辆在两人忘年的

    交配下,如蜻蜓点水般的震动着,最后马不停蹄的震动着,加快中。

    过后,意犹未尽中的他们变换了位置,只见妻子的一条细腿高高的被老乞丐

    抗在肩上,妻子躺卧在座椅上,消失在我的面前,随着车体剧烈的震动,妻身上

    的老乞丐拼命的向前挺动着,不断的享受着身下女人的快感,兴奋的激爽显现在

    他那张腐朽的老脸上。

    妻子在勐烈的冲击下,一手扶住了座驾的头枕,一手把在了车门玻璃上的扶

    手,秀发渐渐的显露在车窗上,看着前方老乞丐剧烈活塞的腹部,正在勐烈无比

    的洗刷着自己的性器,在重压之下,妻子的座驾受到强烈的震动,彰显性爱力量

    的同时也深深的击碎我最后的温情。

    很快,老乞丐张开了大嘴,表情开始扭曲,车辆的震动也开始加快加重了,

    「尺寸」

    在丰妻上的征伐促使车身上下起伏的幅度如弹簧起落般的接应着老乞丐的下

    体,加持的弹性让「尺寸」

    在人妻的体内肆意的冲刷着,让硕大的前端和紧凑的深处做出最后的离别!

    烈欲在高潮中。

    老乞丐马上就要爆发了,表情欲爽狰狞无比的看着美妻,妻子的双手在欲罢

    不能的来回触碰着老乞丐的头部,以及座枕等寻找可以依托烈欲的支点,露出的

    秀发在时刻的摇摆着,烈欲攻心的妻子在里边兴奋至极,和老乞丐激烈的释放同

    步着,哈啊,我似乎听到了他们高超的声音,老乞丐张开了大口释放出了他的狰

    狞性欲,车身的震动平息了,但里边释放的爱液此刻像是在永不停歇中,受液的

    精体在妻子的体内相互的击打着,直到填满后的干涸!


如果您喜欢,请把《老乞丐之没完没了》,方便以后阅读老乞丐之没完没了【老乞丐之没完没了】(93-9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老乞丐之没完没了【老乞丐之没完没了】(93-95)并对老乞丐之没完没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