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歪传

【邪神歪传】(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她悲伤 本章:【邪神歪传】(5)

    作者:她悲伤

    29年8月13日

    字数:10434

    正文内容:

    所谓神,在最高高在上时,虔诚的无比虔诚,膜拜的用心膜拜,就算不服的

    也会装的一副虔诚的样子。可惜神也有命数,有的神注定无法永远高高在上,比

    如妖后。

    明王轻而易举的摆弄着她的娇躯,修为全在的她那一刻竟然毫无用武之地,

    瞬息就被封印成了凡人。她明白,这淫邪的一路,已是不可挽回了。

    小妖后落地那一双本就被剥开的巨乳随着重力完全的裸露出来,俏眼疼痛的

    微闭,本来还能靠着神力抵抗一年来淫药累积药性的躯壳,随着神力的消失,宛

    如一颗含苞待放的烟花,一触而溃蔓延全身。一时之间,小妖后无论是俏脸还是

    柳腰玉乳,亦或那被药物弄的修长的细腿,在那红色网格的嫁衣之下,都若隐若

    现着极为诱人的春色。

    王一王二挑弄压抑下来的快感也在这刻重新占领了据点,如一瞬极亮的光明

    失明眼睛一般,快感沿袭了小妖后的整个娇躯直中大脑,「啊……啊……」

    那追求快感的本能指令在失去压制的强大修为后,全然喷发了,小妖后在人

    群中再也压抑不住呻吟声,修长的玉腿无力的颤动这,看着因为好处或贪色或曾

    经的仰慕者,各种各样形形色色但一言蔽之就是来分她小妖后身子一杯羹的色狼

    们。

    她眼中不正常的携带了一抹春色,失去了冷静自己的实力,就要背负当初冷

    静时候压抑住的感觉,小妖后诱人的红唇缓缓微微的张开了,像一朵开花的花蕾,

    小妖后伸出了那精致动人的俏舌一丝不漏的席卷了她的俏唇。

    她感受到了,譬如刚刚索取的小孩的初吻气息,亦或是刚刚还在玩弄她娇躯

    的猥琐胖子的臭嘴,全包含入她的津液中。她脸色愈加迷离,因为这些气息,都

    是一种名叫男人味的东西。

    她需要!无论明王的强大亦或修为的消散,都是小妖后彻底放纵肉体的

    导火索,前事皆行,便可静看烟花尽放。

    「操我。」小妖后声音仍然清冷,话语虽有些淫秽,但却已是之前所有凌辱

    所结的盛果了。

    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勇士,亵渎神这一项,亦然。最前的淫贼,已至。

    只见那大汉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的伸出了两只粗手猛地扑住了小妖后裸露

    着的两个圆滑的肉球,壮汉像是找回了他屠夫老爹还在时教他抓灵兽的快乐,那

    时候他年少没什么技巧,每扑住一只灵兽,他都会把那小不点东倒西歪的揉捏一

    顿。

    「老爹,你也没想到吧,今天你儿子就要达到屠夫的巅峰了。」

    「儿子今天抓的不是灵兽,揉捏的也不是灵兽,是当今幻妖界不可一世的高

    傲冷艳的绝美仙子,彩衣啊!」

    壮汉脑中思绪万千,靠近的身躯把身上男人味同血腥味一一也散落在了小妖

    后鼻中,是的,小妖后看着大汉满满的胡渣,感受着搓揉着她玉乳的粗糙的手掌,

    她绝顶的智慧和嗅觉都提醒着她。

    这是一个屠夫……,而夺走她第二次花心的男人,眼看便确认是这样一个屠

    夫了。

    像是再次确认了命运,小妖后缓缓睁开的眼睛再一次微微的闭合,那娇嫩透

    红的娇唇勾勒出一个无比诱人的幅度,在壮汉看上去,似绝美的荡笑,是索吻的

    信号。

    女人索吻就要回应,女神亦然,就如灵兽抓住就要屠宰,神兽亦然。大汉想

    到。那疤痕累累,肤色黝黑的大脸,就像屠宰灵兽的那双速,力,准俱全的手一

    样,精准无误,落唇有声的狠狠的吻在了小妖后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上。

    小妖后皱着柳眉,嗪首无力的配合着那大而粗糙的脸庞皮,血腥的气味在肉

    体的碰触下变的愈加刺鼻。

    大汉尝到甜味,再也压抑不住淫性,那揉捏着小妖后雪乳的脏手立马支开,

    急性的大力撕开了自己的下衣,一只七寸大小的肉棒眨眼间破出,展现在了众人

    眼中,屠夫急不可耐的松开热吻,把失去力量的绝美妖后一把扑倒在街面,双手

    淋漓尽致的彰显了屠夫的实力,三下五除二的干干净净的剥开了小妖后的整个衣

    裳。

    那淡金色的狗链也被一把扔在了地面,发出叮铃铃的响声。做完剥衣的光荣

    任务,屠夫双手又回到了小妖后圆滑柔嫩的雪乳下重重的揉搓起来,巨大的肉棒

    也像小蝌蚪找妈妈一样,极有效率的接近了小妖后水嫩的娇穴,在离终点最近的

    地方,人们总是会非常紧张。

    屠夫的肉棒也是这样,由于屠夫的大脸用着胡渣满满的大嘴死死索求着小妖

    后口中津液,他根本就没有空闲看他肉棒的下一步行动。

    靠着本能和欲望,那巨大的肉棒在好几次碰触的失误后,终于找到了入口。

    激动的心情很快传递入了屠夫的大脑,肉棒立马便得到了下一步的使命,狠

    狠塞入了小妖后曾经只有一人有幸临幸的肉穴中。

    「小子,你这样笨手笨脚以后怎么找得到姑娘家。」

    曾经老爹的话在屠夫心中历历在目,「老爹,小子找到姑娘了,小子这就把

    妖后大人嫩穴的快感传递给天国的你!」

    「嗯……」小妖后感受着下方异样的抽插感,不禁放出让人难耐的呻吟,而

    故事才刚刚开始。

    那巨龙长枪直入,如同下达上下指令的机器一般,保持着惊人深度的抽插频

    率,接近着小妖后如今敏感身子能够维持冷静的底线。

    小妖后再也保持不了平静,那被硬押着索吻的樱桃小嘴呜咽着发出了「呜呜

    呜」的娇喘,幻妖界最尊贵,冷艳,高傲的娇颜,这瞬息显现出了极其痛苦,在

    男人看来却淫荡邪魅的脸色,似是美人的痛,也是种美妙的欲望。

    屠夫细捏着小妖后的柳腰,胯下充满蛮力的肉棒硬生生的将小妖后开发不久

    的嫩穴抽插出了啧啧的流水声,蜜液散落两人的腿上,小妖后敏感的身躯,越加

    迎合起来,俏脸微微发烫,堪堪离开粗口,那屠夫已是急急忙忙的抬起了在小妖

    后柔嫩紧凑的蜜穴中再无耐力的肉棒,蛮横的抵着小妖后微张的小嘴,沦为凡人

    的小妖后又怎顶得住屠夫的蛮力,在猝不及防下,那七寸大小的肉棒轻易的灌入

    了小妖后小嘴中。

    小妖后痛苦的含着那滚烫的精液,一脸恶心,口中发出阵阵的咳嗽声,妄想

    能将精液最大限度的排在体外。但屠夫龟头精液的含量,太过巨大了。那被小妖

    后慌忙中推出的肉棒,用着余劲,狠狠洒落在了小妖后的媚眼之上,光滑而肮脏

    的液体不禁让她呼吸一紧,那本还尽力含住的精液终究不受控制的流入了小妖后

    的喉咙之中。

    屠夫看着被他的精液所沾染的绝美佳人,失神的趴在街面,那殷红的小嘴微

    微张开,一缕缕泛白的精液缓慢流出,沾湿了精致的下巴和那完美曲线的天鹅颈,

    一阵骄傲涌上心头。

    「我这是妖后大人的次口交吧!」屠夫正美滋滋的想着,妄图缓冲一段

    时间,再撑起雄风让小妖后大人尝试一下大肉棒内射的滋味。

    「小子,干完就过来领赏,把小妖后推前面去啊!愣着干嘛,还有前面那群

    傻子一样的色鬼!别一个一个上啊,一群一群上会死啊」

    手机看片 :LSJVOD.COM

    手机看片:LSJVOD.OM

    明王看着这迟缓的进度,有点头痛,一把就把呆站着的屠夫扔到了一边,又

    是一阵神力把眼神空洞,舌头甚至还偷偷的舔着小嘴的小妖后一推送进了人堆。

    可惜了这个屠夫,力量有余,耐性不足,连脑袋也不太够用,次居然用

    来口爆,活该一辈子单身。

    明王阴笑着贴近了小妖后的脸颊:「妖后大人,不要愣着等人来操啊,你要

    学会自己爬啊,那啥,婚宴要是赶不上,我不知道云府会死哪一个人哦。」

    小妖后不由的抬头看了看得意的明王,她知道,她反抗不了,挣扎只会让得

    势的小人更加欢乐,冷冷回道:「本后知道了。」

    有些事就算说的再冷淡,再轻描淡写,也避免不了看上去淫荡的现实。小妖

    后双手撑地,微微弯曲,那余液未去的俏脸挂上了一层轻纱一般的细膜,无笑无

    怒,她平静的看了看四周或不忍或期待的人群,轻轻摆动了膝盖,玉手缓缓开始

    了前爬。

    「妖后大人要加油哦。」明王拿着王一遗下的皮鞭,饶有兴致的抽打起小妖

    后,那在爬行中显得更为挺翘的美臀,一幅为妖后的爬行加油打气的样子。但还

    是觉得这清冷的仙子爬都爬的矜持,明王灵机一动,一手扯起在地上拖行的狗链,

    神力一动眨眼就把慢吞吞跪趴着的小妖后溜小狗一样弄进了人群。

    曾几何时,小妖后每次光临这条长街,看到的都是平民的小心翼翼的路过,

    和被她美丽和实力所征服的崇拜。而今天,她被像狗一样的扔进来人群,抬眼看

    去,已然只剩下那神的力量抹去后,想要把她的娇躯一把抱起,一响贪欢的人们,

    而她,不能反抗也无法反抗,多么低声下气的样子。

    小妖后眼神有些慌乱的看了看这群已忍不住春色赤身裸体的大汉,又想起明

    王要求的爬行,强自镇定的再次张开玉臂,膝盖前移,往前爬行了起来。

    但早已忍不住的大汉们,又怎会给小妖后舒舒服服爬行而去的机会,得到了

    明王大人的多p允许,众人已是饥渴难耐了。

    十多名壮汉挺着大小不一的肉棒把小妖后围在了中间,几双粗糙的大手已是

    如狼似虎的侵袭起来,有的拨弄着小妖后那雪白傲人的乳头,才几下就贪心重重

    搬上了他那在众人眼中实在不怎么出众的肉棒,翻过小妖后的侧身,大胆用力的

    拿着那对玉女峰在缝隙之中抽弄了起来,由于太过激动,那相衬不大威猛的肉棒

    节奏性的碰撞着小妖后的玉颈,那关联着的项圈也被联动的撞击出叮铃铃的声响。

    有的掰开了傲气妖后的那双细长白哲的美腿,臭嘴贪婪的贴近了密处刚刚被

    侵犯的花心,被欲望所淹没的凡人又岂会在意一点小小的污秽,那嘴展现出巨大

    的吸力,愉悦的表情和喘息在那张平凡的脸上愈演愈烈。与之对比的,正是失去

    力量的美艳妖后空洞的眼色被玩弄的带起一抹魅色,那无力反抗被边缘晚来的大

    汉所掌控的娇弱白嫩的俏手,认命的迎合着肉棒的抽插,幻彩衣紧紧的闭上了美

    目,看似仍然平淡,但她四肢不在自主的娇躯明显的传递着危险的信息。

    她快……矜持不住了。

    这一切还只是个开胃菜,珊珊挤入的下一名,是个肚皮脸庞都大的肥猪似的

    大汉,那养尊处优的走路姿态,还有那大汉中显得极其不显眼的肉棒,都暴露着

    他是个黑心好吃懒做商贩或富二代的模样。

    他急急忙忙探入的猪头看到那被霸占的美腿,玉手和嫩穴,一副肉被贪完只

    剩汤的模样,丧心病狂的肥猪顿时火气上头,在冲动的游览了小妖后美妙的酮体

    后,他那尖锐的小眼睛终于找到了极好的切入点。

    那两百斤跑着小步看似摇摇欲坠的废材肉体急不可耐的挤入了最中心的贪婪

    索取着小妖后肉身的人群,凭着自己那自成一景,一个顶两的体型和体重,他终

    是挤入了狂乱着的人群,肥胖的肉躯一把压在了小妖后雪白纤细的柳腰上,好在

    肉体的修为强度还在,才顶住了这非女子可承受的重量,那丑陋的肥舌真如肥猪

    入食一般,仔仔细细又带着风卷残云的速度,反反复复的舔食着小妖后妙不可言

    的酮体。

    本来玩弄着小妖后美乳的大汉被猝不及防的一番下落加上那极大的重量,被

    一手催到在地,没好气的拍了拍灰尘:「死胖子别抢位啊,老子就要射了。」

    「大哥,没办法啊,你们占的太快了,胖子跑的慢,追不上啊,而且我真心

    觉得大哥这样的人物肉棒的精液应该射在我们高傲妖后的玉口当中让妖后殿下好

    好品尝,不然太浪费了你说呢?」

    按胖子以往的个性,这样身份低下的大汉就算是先手的一个,也不会得到他

    的一丝歉意,但多年的经商胖子的脑瓜还是灵活的,知道在旁边明王的注视之下,

    耍权利和财富绝对死的快。他飞快的转动脑筋,终是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

    大汉本来就自知这胖子是妖皇城有名的商贾,既然好声好气道歉了,还提供

    了他精液更好的去向,他也不再计较,连忙趴到了小妖后那秀发凌乱,淫液四落

    美目紧闭,却都被那一层红色的肤色印出妖艳妩媚之姿的俏脸,那本身就已经在

    妖后美乳仙子不及的挺翘和弹性揉搓下撑到极限的肉棒,再也抵抗不了龟头的喷

    发。

    这大汉为了养活一家人也为了更高的修为,远走妖皇城做富人家丁护卫,至

    今已是十来年未近女色,今日终是自觉苦尽甘来,人生巅峰,浓白的精液粘稠的

    流出都被那极大的储备量迅速的推出脱离了龟头,如流水一般又一次散落在了小

    妖后的秀发俏脸,口鼻上。

    亦正是这时,那新来的娇小肉棒占据着大汉遗落的玉峰旧巢,虽说尺寸不如

    意,但得益于胖子那惊人的重量,抽插的速度隐隐约约甚至超越了旧主大汉,胖

    子的重量和那不合忖的抽插感,终是刺激的小妖后紧闭的美目猛地睁开,下意识

    的就要看看这胖子丑陋的模样。

    叮,那下落的液体抓住了美目前移反应的间隙,恰逢其时的滴落在了那清澈

    动人的瞳孔之中。

    小妖后这才反应过来,慌乱的再次闭合了眼睛,粘合的精液在眼皮搓揉下变

    得更加扩散,如沙进眼,小妖后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强撑着睁开了眼睛。那沾

    上白膜的美眸,在唇边渐渐流入嘴内的浊液,流入在宛如天鹅颈首的脖子那紧束

    着项圈的精液更是,通过金属和肌肤的双重接触,传递来不可言喻的快感。

    小妖后不由得一边露出痛苦的面容,一边摇晃着被众人玩弄的娇躯,脸色愈

    发迷离。

    掰开那双玉腿像个乞丐一般贪婪进食着美妙花心的大汉终于吃饱了一把,抬

    起了他那在秘密花园下煞风景的猪头,整个人跪在小妖后雪白又被极度剥开的细

    腿,早已饥渴难耐的肉棒带着那饱汉子的强大性能,外处柔嫩的几分细毛被大汉

    舔湿的沾染在花心边缘,更是让那围观男人中数一数二的肉棒更为舒适润滑的进

    入妖艳圣洁皆备的绝色倾城妖后那嫩里透红,津液微溢的紧俏花心之中。

    可惜前戏用那臭嘴备的太足,有好有不好,那粗大的肉棒如同憋了太久的啤

    酒瓶盖,一经打开就再也无法阻挡,大汉败了败给了自己的贪婪和肉棒中看不中

    用的韧性,半响未过,那龟头已是耐不住如汽水冒泡一般不断的分泌出浑浊的液

    体流入了小妖后体内。

    大汉一瞬便明白了自己的下面撑不住了,他心中一副佳肴在前却闻香饱腹的

    感觉,郁闷至极,仍是硬撑着用着看似雄厚的资本死死的占有着那湿窄紧凑的嫩

    穴。

    「啊」小妖后再也按耐不住身体的快感,在乳头的揉搓,嗪首层层精液的掩

    盖之下已是摇摇欲坠的娇躯终是在那庞大而无能的花心肉棒流进的丝丝精液的异

    样碰触下败下阵来。

    「喔……啊……啊……本后……本后,不服啊!」

    凭什么,凭什么万人之上的她要穿着露骨而任人撕裂的衣服游街示众,要跪

    趴着倾国倾城的身子摇尾乞怜,要忍受着三洞任摆弄的痛楚不能动怒,要用这所

    谓看上去高贵华丽的项圈,材质极优的狗链,除外衣尽是雪白肌肤的样子,跪趴

    着当个母狗,来反向对比曾经一身华服气质非凡,无论何时何地都冷傲高绝,令

    人仰望自卑,不敢直视的妖后大人。

    凭什么呢,一夜醒来就成了万人之下的性奴母狗。任人玩弄,任淫装异饰。

    那超凡入圣的大脑即使修为不在思考也依旧灵光,可惜怀念不能回到从前,

    选择了为人牺牲,就没了夺回自己尊严的权利。

    突然淫荡的呻吟,娇喘中还带不甘的恨声,在着了迷入了欲的男人面前,都

    只会让浴火更加焚身,而人在不甘之后,若无出路总是颓废,仙子亦然。

    淫乱的娇喘声一发不可收拾,那清灵中带着淫扉的声音延续并扩大着,玉腿

    中心本就已然细水长流的花心在非一般的刺激之下,更是传来了噗噗的水声,粘

    稠的爱液瞬息溢出了花心口,冲洗了外部遗留的肮脏的精液,也给那本来就持久

    时日无多的肉棒龟头,再也无法忍耐。

    全然喷入了那诱人的粉嫩美穴之中。

    淫宴还在继续,新人上位蛮横的掏出肉棒眼神中流露着欲海的疯狂,激动的

    平息着扑通扑通的心跳,抱着剩位无多的柳腰一把就把那九寸长度的肉棒硬生生

    的插入了那朵半开半闭嫩中带紧,被坏掉的快感侵袭的如含羞草一般流露着似有

    似无美丽春色的后庭花中。

    这样硬来,如何不痛,小妖后呻吟中不由掺杂着惨叫,睁开美目艰难的望了

    望这给了她粉嫩后庭花次性插入的男人是个什么角色。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小妖后努力的睁开那不堪重负的俏眼,又慢慢黯淡的沉落下去,本也不抱希

    望,但看了更为绝望。

    那尖嘴猴腮的脸皮,骨瘦如柴的身躯,眼中一副疲劳过度的神色,简直…

    …简直……,除了肉棒一无是处。但昔日的妖后是今日的母狗,他,照样比她高

    贵,她幻彩衣,注定要,任他玩弄。小妖后似有哽咽声掺入了淫叫,又似有泪滴

    流出了眼皮。

    三洞的痛楚,玩弄中的美乳,不同重量挤压着娇躯,变得万分柔弱的小妖后

    在这超强程度的玩弄中只感觉一片空白,偶尔恢复的神智,微张的双眼,看到的

    都是前方贪婪的人群,碰触到的都是眼口鼻,还有那身娇躯淋落的精液雨滴。

    淫宴正式开始了,凡人的实力也一探而清,胖子瘦小的小弟弟终是有瘦小的

    道理,不久便交出了自己的浊液,大股的一气呵成的流落在了白皙柔嫩的俏胸两

    角还有乳头之上,又顺其自然的流落在了两大山峰的间隙之中,俨然一副泼墨山

    水画。

    胖子挺着大腹便便的肉身,神情低落的看着那只剩余液的龟头,叹息那无能

    的肉棒也怪罪这玉乳美额的揉搓之美,无福消受更久,射了就得远走,不然后面

    有着看好戏的明王大人,不走就是戈壁。

    胖子终究怕死,最后时刻不舍的挪动着那刻不再硬朗的肉棒,挺着过重的体

    格,花光心机的用那余液在小妖后绝色倾城的俏脸上划下了一个木字。

    他趴下伸出肥舌狠狠的舔弄了一秒小妖后泛红的耳朵,早已操劳过度喘息不

    断的他贴着小妖后的耳膜,说了他最后一句流年忘返的话,「记住我,殿下,我

    是皇城首富木胖子,以后万人骑没人要,我包养你啊。」

    说着大话的他还是小步跑到明王面前要了要包吃住的美妙生活资格,一步三

    回首的消失在了人海之中。所以,包不包养呢?

    一人走了一人复来,明王看着看着,发现不对了。

    「??等等,我透,这婊子都被草傻了,根本没思考和力气能动得了身,这

    样下去别说一天两天,一月到小淮王婚礼现场我都信。」

    明王终是没了耐性,一挥手悬浮起被众人玩弄中的小妖后,没好气的呵了一

    声「你们这群下人,真热情昂,为免百年木得婚礼,我施法拖着妖后大人一路前

    行哦,跟不上就快点射哦,本王也可怜你们,包衣食住行不一定要精液哦,尿液

    也行哦,你们继续,完事就来,别贪,再有废物贪一秒死一个!」

    明白,明白,众人看着干熟的鸭子被鸭主人搞飞了,当然是不敢怪鸭主人的。

    个个都低声下气,没有意见,没射出精液的焦急追了上去,完事的小心翼翼的到

    明王身边领了资格,明王运用修为扩散全场的话更是人前面等着的人,立马脱裤

    开枪起来。

    毕竟,美穴重要美人重要,自己这辈子荣华富贵,还是比一时重要,夜夜笙

    歌不剩底蕴的花花公子和另一种方式导致不剩底蕴的猥琐小生,个个鼓足尿意,

    拥挤的挪入现场,有幸插入胸穴后庭俏嘴玩弄的,个个在行程的加速颠簸中遗憾

    过早的流出种子来。

    早已柔弱无力,精气耗尽的花花公子小生甚至还有些想自强自立的老先生,

    也个个颤颤的挤入进来,在小妖后的俏脸娇躯鹅颈上留下了他们的尿迹,倒也没

    人说他们不要脸,毕竟……。

    人都是要恰饭的嘛。

    十人百人千人,精液或别液的洗礼,随着十米百米千米成正比例逐渐稳步上

    升着。

    小妖后赤裸的娇躯在这持续的洗礼之下,流露着似白似剔透的光芒,本来若

    干都是精液的话,全身上下早已是厚厚的一层膜了,但从有性无能的也想尝味也

    想恰饭的,有点数量的尿液坏在增加了小妖后本就所剩几零的尊严,好处倒也还

    行,好歹没被射成一副雪人的形象,零散的白浊倒是不太影响那点美观。可惜的

    是,小妖后现在的美观是悲哀的,如果是丑女,这样的羞辱可能就不会存在的。

    到底,没寸是小妖后自己的好事情,都是这场淫乱婚路的,增味剂。

    小穴的精液,还在满满的溢出,后庭的花瓣在更替中越加盛开,曾经乌黑艳

    丽的秀发,如今黏黏的好似一把污渍累累还沾上水的拖把,被弄的摇晃不定四处

    擦的更为不净的,却正是曾经圣洁无暇,清冷孤绝,气质非凡的俏脸。

    现在,只是在本就白膜初成的脸颊上,污上加污,粘上加粘。一切,都被反

    转,下贱,好似也要在小妖后的身心上,抹去圣洁。

    「怎么回去呢。」小妖后悬浮在空中,感受着肢体的躁动,眼神空洞的想着。

    或许,已许之事,莫用再执。

    所幸明王神力运送起来,比爬行强多了,一炷香时间,小妖后微张的眼睛,

    已是看到了冠冕堂皇的婚堂。

    说来讽刺,婚堂正在云府,而府中委座的,正是云澈的父母双亲。这些,明

    王早已跟小妖后讲的一清二楚。

    「娘亲他们,会伤心的。」

    看着仅仅百米左右的最后的长街,被明王堵着的一路干来的居民,还有那前

    面,前面……。

    稍一注意,小妖后发现这敞开着的云府家门,趴着的正是一个不着一衫,污

    渍满身的瘦干老人,左手搀扶着的早已黑的不成棍样的拐杖,还有那散在地上补

    丁满衣的服装,仿佛都在提醒着小妖后,这苟延残喘活过半百的邋遢老人是一个

    乞丐的事实。

    正在小妖后瞪着大眼睛,想着为什么是个乞丐看守婚礼入口的怪异时,明王

    阴阳怪气的绕到了小妖后身前,嫌弃的搿开了她未加防备的玉齿,肆意的玩弄着

    那已散去太多香气的嫩舌,叹息道。

    「小妖后大人啊,当初你是何等的威风,灭了我淮王府,断了我的根,你和

    云澈两个,可真是功绩满满哦。」

    「可是功绩满满的妖后大人,如今貌似变得精迹满满的大母狗了呢,你不会

    天真以为,我就让你走个小小的婚路,再拜个堂就便宜的放掉你丈夫哦不,前夫

    的父母了么。」

    明王越说平静的心境越泛波浪,啪的一声,扔掉了小妖后,「我不跟千人骑

    的婊子亲热哦,结婚只是更美的看看好戏,本王话挑明了,这婚路最后一步,就

    是你得好好拿出本王药物熏陶的傲人挺立的巨乳,给我用巨乳一拐一拐的爬到你

    乞丐爷爷的面前,用你这还剩下一点纯洁干净样子的玉舌,好好给这位乞丐爷爷

    一次全身的沐浴。」

    「不然本王让房门最里面两个老杂种光速消失哟。本王这一甩顺便把你修为

    也解了,你大可聚神力于胸,快速摇摆哦。」

    小妖后听着明王这一顿一顿从未有预料过的话语,想着这最后的婚路,还要

    跪趴着乳头,低垂着脸蛋,张开那在无数次吞咽和津液洗漱之后,才留下一丝丝

    纯净的美舌,一点一点的在这曾经家门口的云府前,为这年老无力,死气沉沉一

    身污渍的半生乞丐,来一场独特的沐浴。

    被堵着的大街人群,也早已被明王的话惊呆了,个个都注意力集中的看着妖

    艳仙子沦落风尘的最后一步路,有着录影能力的法宝极速运转着,似要为这百米

    之路,流下千古不朽的证据。

    面红耳赤,但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小妖后膝盖再次习惯性的弯曲在地面,玉

    手正要下滑,想起来明王的要求,沉默半响还是运用起神力,加硬了那一双巨乳

    的力量,双手插在柳腰,小妖后她用着奇异的姿态,再次爬动了起来。

    加硬的巨乳只在乳头,柔软的乳肉仍是在碰撞中就如乳交一般,滑弄出各种

    各样的形状,那本就敏感的下身更是因为巨乳终究不比玉手的长度而紧贴着地面,

    淫液本能性的再度喷发而出,在爬行中流下了蛇行似的痕迹。

    百米,难过的很,太过色情暴露的目光,太过嚣张得意的明王,太过平淡坐

    息着盘坐的老乞丐,还有显得太过低贱下流无地不可玩弄的母狗妖后。百米,难

    过的很。

    她终于还是在拿她尊严当嬉闹的无良人们的注视下爬到了老乞丐的脚下,刺

    鼻的气味不出意料的传来。

    明王带着玩味的微笑,阴冷的眼神指了指深处的云澈父母。

    小妖后又怎能对这示意,不一清二楚呢,她没有闭上眼睛,也没在挣扎,

    「本后这么多人的淫欲都满足了,还完不成一个小小的沐浴么,母狗……,就母

    狗吧。」

    她缓缓伸出香舌,微抬起因用乳爬行而低垂着的娇颜,慢慢的伸上台阶,一

    丝一毫细心温柔的舔弄着老乞丐臭气扑鼻,污垢随处可见的脚趾,正在小妖后慢

    慢延伸起来,正想为那吞过太多条的肉棒,再用一次那津水满满的香舌洗涤去那

    点小小的污秽之时。

    盘息紧闭着那慈祥和睦眼睛的大汉,感受着脚趾突然的细柔,还有那俊俏雪

    嫩的娇颜的擦弄之下,缓缓醒来了。

    本习惯,也早已形成深处记忆的小妖后,以为老乞丐会像那些庸人一样,享

    受这三生有幸的美好,好好的凌辱污秽掉这娇媚可透的绝美人儿,为自己后身的

    吹嘘资本更上一层,为自己的荣华富贵增上一路。

    为曾经信仰过这样的女神,还舔而不得的遗憾,画上一个极端完美的句号。

    因为女神都是母狗了,多解气,大可以有理有据为当初某某的拒绝画上一个

    为权为利的婊子形象。

    「其实也是。」小妖后自嘲的笑了,她不是为利么,她现在……,也只是婊

    子嘛。

    小妖后万万没想到,她错了。

    老乞丐颤抖的站起身了,一手用尽心力的扶起了小妖后的小头。似有些怀念

    旧人似的,像爷爷一般梳理着小妖后那粘稠的秀发。

    他眼里含泪,慈祥至极,「妖后大人,你这幅模样,好像,好像……,老乞

    丐当年那个孙女。」

    「爷爷……,爷爷无能啊,爷爷无能啊,那年孙女为庆祝我六十的寿宴,为

    了防止家里的冷清,逗我开心,特地到处凑了一座子人,陪爷爷庆生。」

    「可孙女找来的是城北的仙人,还有那群仙人的狐朋狗友啊,他们轻易就麻

    醉了我们爷孙两,肆无忌惮的侵犯玩弄了我那姿色诱人的宝贵孙女,爷爷记得。」

    「爷爷至今还记得,我醒来时候孙女趴在我身边,反复说着的傻话。」

    「上仙,大人,大哥,你们使劲的玩弄我吧,怀孕也没关系,死了也没关系,

    但……但千万不要动我爷爷,爷爷六十岁了,爷爷今天生日,让爷爷好好的,好

    好的行吗。」

    「傻孙女最后疯疯癫癫死了,我这老东西也四处流浪,乞讨苟延残喘到了现

    在,那天你后面的上仙让我在这等你过来做这淫荡的享受沐浴之人。」

    「我也打听了妖后大人你的遭遇,想着我来好歹还有点定力,说实话,人啊

    都色……」

    老乞丐说着又流出了滴滴眼泪,「可谁让孙女,这么像大人你呢。」

    「我这老古董这么些年,到了今天也想明白了,贫穷富有尊贵下贱,怎么可

    能平等,像妖后大人后面的这群人,世界为什么这样,为什么?」

    「因为富有富的寿命,到头来妒忌的穷人,终有几个成了富人,可他们还是

    不会对穷人好,甚至更加变本加厉,尊贵的人,像大人你,只要有天沦落,有些

    低贱的人,终会拿出猥琐的姿态,昨日有多么崇拜嫉妒于你,今天就会多么释放

    邪恶的自我。」

    「生命开始就错了,被父母所生,被父母所俘,被等级所戴,被等级所俘,

    到头来是厌恶的循环往复……,让世界,让我们互相欺凌。」

    「大人,不论有多少人为了富有贪念凌辱了你,老朽不当那个人。老朽也真

    诚的说句对不起,无论大人还是我孙女,我都挽救不了。我只能,随她去了。」

    那地上的拐杖被老乞丐缓缓拿起,一手用力的按下拐杖的一处,紧接着拐杖

    另一侧剥开,一刺直入心脏。

    「孙女,如果爷爷不让你爸去当这世界的仙师,你爸就不会惨死争斗,你妈

    就不会为家的维持失去清白最后自杀,爷爷要是不好面子,孙女也就不会结识那

    些危险的人,成了他们淫行下一名玩物般的少女了。」

    「都怪爷爷想争,来生,乞丐也挺好,好在,不用再有下一代,再为那点东

    西,贡献血肉,争来争去。就像气运,全靠天意。」

    「全靠天意……」


如果您喜欢,请把《邪神歪传》,方便以后阅读邪神歪传【邪神歪传】(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神歪传【邪神歪传】(5)并对邪神歪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