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20)完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夜非色龙 本章: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20)完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第二十章·当着老公面日新娘子

    29-8-11

    伴随着我用力的抽插,新娘子昏睡中的身体不断的迎合着我,她的屁股往上挺了挺,有节奏的配合着我的一下一下往下狠狠的抽插,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自己的肉棒不断的在新娘子娇嫩的两片阴唇中间进进出出,

    这种销魂的美感,使真芬不断挺着屁股回旋着,两条大腿死死的夹着我的腰部,口里也呢喃着道:“老公……你真……真好……唔……重……重些……美死了……哼……再……深一些……哦……老公……你……今天……太厉害了,怎么那么大。”

    “啊……我……太……太舒服……了……哦……要死了……老公,你的鸡巴怎么变这么硬啊……嗯……我要你天天插我。”

    昏睡中的新娘子以为是老罗在新婚之夜狠狠的插她,殊不知这个这么大的肉棒是她的老同学的,当然和她老公的不一样。

    “啊……干死我了……啊……太爽了啊……”

    新娘子腰杆一下子挺起,把阴户高高的顶起,死死的让我的肉棒插在最深处,随即她的阴道最深处大股的阴精就这样泄了出来,滚烫的冲击在我的龟头上,真芬被丝袜绑住了眼睛,但是口中的呻吟代表了她现在可能已经醒转过来,而她正享受着这种未曾有过的快感。

    我压抑了一下,不想让她发觉我的肉棒和她老公的差距过大,不然新婚之夜新娘发现自己被伴郎给草翻了,这乐子可就大了。

    我把粗大的肉棒整根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她的穴口磨动,再整根插入,屁股在进入她阴户时再加转一圈,大起大落。

    泄精后的真芬也再度进入了另一波欲火的高潮,窄窄小穴紧紧地吸着我的大肉棒,臀儿扭摇着,嫩穴向上挺着,浪叫着道:“老公……啊老公,好爽啊……今天你好厉害……以后都要这么狠好么……啊……啊……又要来了,高潮了……”

    她叫着要高潮出来时,我的龟头也有些酥麻的感觉,本来我还可以多干一会,不过想到了老罗和华艺还在楼上,要是迟迟不上去,被华艺发现也很麻烦,于是我决定要马上把精子全部射进新娘子的子宫里。

    我猛烈的抽插起来,忽然新娘子的嫩穴再次拼命地往上挺,阴道内的嫩肉开始收缩了再收缩夹了又夹,一股巨大的吸力在阴道内产生,我知道她又到了高潮,当下我两手抓着她的腰,胯部凶猛的前后运动起来,耻骨不断撞击着新娘子的屁股,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这时新娘子一阵尖叫:“啊……”

    她的阴道火热般的剧烈颤抖,随后我一咬牙,肉棒死死插入真芬阴道的最深处,也把一股精液激射进入她的子宫。

    射完之后,我抽出了我的大肉棒,随着龟头一寸寸的离开新娘子这个令人着迷的嫩逼之中,我知道以后干她的机会可能就没有了,不过在她们新婚大喜的日子,能让我直接内射一次,也是赚了。

    “波”的一声,大龟头终于从真芬的嫩逼中抽离,我拿纸巾擦好自己的肉棒。

    看着新娘子粉嫩的阴道口缓缓流出乳白色的精液,我的心情十分愉悦,当下我用纸巾给她擦拭好,快速的给真芬把衣服穿好,然后用公主抱的形式就把她抱上了楼,毕竟华艺她们还在楼上等着呢。

    上楼之后,我抱着真芬进了家门,结果发现华艺和老罗都没在客厅,我把真芬放在沙发上,关上门往里走去,这时我听见了从主卧室发出的声音。

    “不要……啊……不要……啊……”

    “啪啪啪啪啪啪……”

    十分激烈的肉体撞击的声音,我当下一惊,难道老罗和华艺还有一腿?我关上客厅的灯光,悄悄摸过去,从主卧门缝往里看去。

    主卧只开着十分昏暗的床头灯,简直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我还是能够明显看到床上两个赤裸的肉体躺在床上的情形,两人以侧入体位躺在床上,一个女人正面对着卧室门,我一看,正是华艺。

    这个新娘子的姐姐正全身赤裸,侧躺在婚床上,屁股死死的往后抵着,而她身后,一个男性死命的用他的生殖器在华艺两条大腿中间的缝隙里进进出出,二人身体的撞击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十分淫荡。

    我以为华艺应该是个良家妇女,没想到竟和老罗也有一腿?

    不过我再仔细看下去,发现了不一样,老罗的眼睛紧闭着,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道:“老婆,老婆,我们终于结婚了,我好爱你啊,今晚你的逼好热,好热,我插的好舒服啊。”

    随后老罗又是一阵狂插猛送。

    “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呜呜……不要……啊………………不……”

    “老婆,老婆……好舒服……好舒服……”

    华艺一手紧抓着床单,一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被老罗的大鸡巴抽插的全身紧绷,居然还坚持着没叫出声来,她这是明显的被老罗误当成真芬直接在床上就给操了,结果她不想老罗发现,只能拼命忍受。

    “波……”

    手机看片 :LSJVOD.COM

    手机看片:LSJVOD.OM

    老罗好像用力过猛,鸡巴从华艺的阴道里弹了出来,我看到华艺闭着双眼,从她屁股后面弹出了老罗那根又粗又黑的大鸡巴。

    老罗起身,把华艺翻成了面朝下,华艺怕被看到脸,把脸一直埋在床单上,然后老罗把华艺的屁股抱起来,让她成为了跪在床边上,屁股正对着门口,被我一眼看到了华艺那个粉嫩的小穴。

    老罗做这些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估计他真的喝多了,都是半睡半醒之间就把他的大姨子这么强行的给操了。

    老罗骑到了华艺的屁股上方,拿着大鸡巴在华艺粉红色的小穴外边蹭来蹭去,直到把大鸡巴上沾满华艺的淫水,接着把龟头顶在华艺的小穴口上,华艺的小穴就被撑开了一点,两片鲜嫩的阴唇包裹着他的龟头。

    “啊,老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今晚我要让你怀孕,结出我们爱情的结晶。”

    眼看他的鸡巴就要插入华艺的小穴,我的肉棒也坚挺的不行了,回头看到摊在沙发上的真芬,我一下子来了兴致,乘着老罗还在磨研华艺的阴道口,我过去把真芬抱了过来,让她也趴睡在地上,屁股挺翘着,我侧拉开新娘子的内裤,刚被我射过精液的阴道口还呈现着粉红色,我掏出大肉棒,用龟头狠狠磨着新娘子的阴道口。

    老罗的鸡巴已经很大了,但是离我的还是差一点,他公然用鸡巴插入自己大姨子的场景看的我血脉喷涨,这场面实在太刺激了,只见他的屁股开始往下压去,华艺的小穴已被撑开,两片阴唇无力的向两边崩开,“噗嗤……”

    老罗的龟头已经进入华艺的小穴。

    眼见他的大鸡巴一点一点撑开华艺的阴唇,一点一点进入华艺的小穴,华艺小穴里的淫水都被挤了出来,两片大阴唇被崩的发白,整个阴道口被崩成了圆形,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埋着头的华艺脸上流着泪,只是默默的摇着头,并不敢说话,生怕被老罗发现。最后只见老罗的粗大鸡巴完全插入华艺的小穴里,只在华艺小穴外边露出两个阴囊,连鸡巴根都看不见了。

    老罗简直想把整根鸡巴完全插入自己的大姨子身体里才算完事,我当下也忍不住了,直接用力,“噗嗤……”一下,顺着新娘子湿润的淫水和精液,龟头直接插入了真芬的身体里,醉酒中的她低低呻吟了一声,随后我的肉棒一寸一寸缓缓挤开紧致的内壁肌肉,狠狠的一插到底。

    “呼……”

    整根肉棒被新娘子的阴道再次包裹吞噬,快感好像潮水一样从龟头上传到大脑里,再加上看到老罗直插自己大姨子的乱伦场景,我的肉棒火热的一塌糊涂。

    我看到他把肉棒慢慢抽出来一截,“噗嗤……”一下,又插了进去。

    我看见他鸡巴上沾着他自己大姨子的淫水不断的抽插着,老罗的阴茎在华艺的两片肥嫩的屁股中间上上下下,从那个阴道口中直上直下的抽插着,华艺的淫水顺着她的大腿不断滑下,滴落在床单上。

    我看着这副景象,双手抱着新娘子的屁股也开始快速抽插起来,我和老罗就像亲兄弟一样,在他大喜的日子比赛着同时插女人,不同的是他插的是他老婆的姐姐,一个已经结了婚的良家,而我插的则是他今天刚刚结婚的老婆,一个刚结婚的良家。

    两个男人,一个在门内插着自己都大姨子以为在插自己老婆,一个在门外插着自己兄弟的老婆,一遍看着自己兄弟乱伦,这场景的刺激是无比巨大的,整个房间内外同时响起了“啪啪啪啪啪啪……”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肉体的撞击和性器官的交合不断发出有节奏的乐章,中间穿插着真芬低低的呻吟:“啊……啊……啊……小逼要被操坏了……啊……啊……老公……啊……”

    还有老罗的碎碎念:“老婆,……我要你怀孕……老婆……啊……啊……插死你……”

    正经的夫妻两个同时同地的做爱,连呻吟和话语都能对的上,但是他们各自的性爱对象却都没有说话,华艺是死死的忍着呻吟,从她颤抖的身体看得出她已经十分动情,完全沉静在了老罗大鸡巴的抽插之中,但是她还是捂着嘴,摇着头没有叫床。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而在场唯一清醒的我当然更不会说话,我只顾着一边看着老罗狠狠的插着华艺,一遍用自己的肉棒不断在新娘子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忙着把她身体里的淫水不断的从阴道口里带出来,这也算我在老罗大喜之日给他带来的一份礼物,就是让新娘子好好享受享受别的男人带来的性爱高潮。

    老罗硕大的性器官不断在他大姨子华艺的小穴里抽插着,他们交合的性器官处随着抽插的撞击发出吧唧吧唧的淫荡水声,华艺也不断忍受着发出“呜呜呜呜……”的呻吟。

    我顺着他们的节奏在门口抱着新娘子的屁股也是一轮快节奏的抽插,还别说,不知道新娘子真芬的逼是怎么回事,干过一回干第二回,她的嫩逼居然又变紧致了一点,似乎要更加紧密的和我的肉棒融合在一起。

    老罗干了十几分钟,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就好象每一次都要把华艺的小穴插破似的,快速拔出,又快速插入,恨不得把整个睾丸都塞进华艺的阴道中一样。

    看到这个情况,我也加快了草新娘子的速度。

    老罗最后使劲顶了几下,顶在了华艺的屁股上就不动了,我看他的阴囊剧烈收缩了几下,华艺紧紧抓住了床单,身体一阵紧缩,从老罗鸡巴插入华艺阴道的那个地方,不断渗出大量透明液体和白色精液。我知道他已经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他自己的大姨子华艺的小穴里。

    这时我的肉棒也达到了最滚烫的时候,我抱着真芬的屁股就是一阵快速死命的抽插,插的真芬连呻吟的声音都没办法法出来,我一手捂着真芬的嘴巴,把她的身体举起来,一边用屁股从下往上用力,死死的往上操弄新娘子,直接把真芬的脸都放到门口,让她好好看看她老公抽插内射她姐姐的场景。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的龟头感觉到真芬阴道深处一阵剧烈的紧缩和扭曲,她的阴道快速颤抖着高潮了,那种灼热的阴液喷到了我的龟头上,我往上狠狠一顶,把肉棒所有都塞进新娘子真芬的阴道最深处,随后龟头一松,从阴囊中剧烈收缩下射出大量白色精液,狠狠灌入新娘子娇嫩的子宫中。

    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那边老罗也在高潮后混混的趴在华艺的身上睡去,华艺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不知道是在享受性爱高潮的余韵,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老罗。

    而我只顾着看向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新娘子真芬的动静,按说我刚才把她抱起来,竖起的她应该在我射完后昏睡下去,但是她并没有倒下,而是直直的坐在我的屁股上,我的阴茎还在射精后的舒缓过程中,精液不断挤入她的阴道深处。

    待我反应过来,回头想把她抱回沙发上的时候,蓦然发现新娘子居然满面流泪的盯着房间看,甚至连我这个十分过分的用肉棒插入她身体里还内射都人都忽略了,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既不敢抽身离开,怕把她惊到弄醒一屋子人,又不能就这么干等着。

    我只能默默的伸手抱着她的腰,让她的身体靠在我的怀里,当然她的屁股还坐在我的小腹上,我的肉棒还插在她身体里面呢。

    新娘子现在还穿着礼服,我刚才也只是把她内裤侧拉开直接插入的,所以她现在好像只是坐在我的腿上默默哭泣,一般人看到都不敢想象一个男人正用一根大肉棒插入新娘子体内,而新娘子在看着房门内自己的老公和姐姐的性器官紧紧交合在一起呢。

    最后是房间内的华艺先动了下腿,她艰难的想爬起来,但是因为老罗的鸡巴还有一个龟头卡在她的阴道口,让她用了几次力气都没能成功,而真芬在这瞬间更是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我怕她直接哭出声,忙伸手捂着她,她人不断的抖动起来,因为情绪的崩溃,整个人随时要失去理智。结果随着她的身体颤抖起来,阴道也是一阵抖动,我那个沉寂了的肉棒再次火热勃起。

    或许是肉棒的勃起提醒了真芬,新娘子一脸惊恐的看向我,随后她甚至还紧紧的夹了夹阴道,再次死死的挤压了肉棒一下,随后她像是确认了什么事,连忙要起身。

    她刚起身,我一把把她抱下来,“噗嗤……”一下,肉棒再次全根没入新娘子的阴道中,我在她耳边急切的说道:“千万别激动,我是刚才看到老罗喝醉酒,把你姐姐当成你给强行操了,实在忍不住才干你的,你现在别激动,不然你姐姐,老罗,还有你都完了。你不想大喜的日子变成悲剧吧。”

    真芬本来挣扎着想起来,听到我说的话楞了一下,再次看向房门,里面华艺艰难的把老罗推的翻身,老罗那个黑色的鸡巴在终于“波……”的一声从她的阴道口给拔了出来。

    华艺随后起身在床上哭泣,真芬本来以为是老罗和她姐姐通奸,没想到是她姐姐被老罗强奸,现在她也完全不敢乱动,生怕事情一下子失控。

    我看到情况差不多了,也应该起来了,今天射了新娘子两炮,顺便把锅甩给了老罗,也是该离开了。

    “你现在别激动,我就拔出来,你就装作喝醉酒,我刚送你回来。”

    我抱着新娘子,肉棒趁着最后的机会快速的小幅度的抽插起来,边插边和真芬说话:“等下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让你姐姐也把事情瞒过去,不然老罗要坐牢,你姐姐和你也彻底没脸相见,你不想的吧。”

    新娘子一听点点头,但是她的屁股被我死死抱住,我根本没有放开她,反而用半硬的肉棒在她阴道中快速进进出出的抽插起来,她喘息变大,很不自然的小声说道:“那你……啊……那你快……啊……放开……啊……我啊……”

    “要……要放的。真芬,你太美了,以前没机会,这是我这辈子最后和你亲密的机会了,我再插一下下,就插一下下。”

    我知道当下时间不多,等华艺调整好情绪,她就要出来了,当下我把新娘子的屁股稍稍抬高,用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肉棒短平快的极速频率快速抽插起来,真芬知道我是趁着最后时机奸淫她了,因为她不想事情失去控制,只能忍辱负重的双腿撑起身体,让屁股悬空,供我从下往上快速抽插操弄她的淫穴。

    不过两分钟,还在敏感期的龟头就忍不住了,我一下子抱住新娘子,把她屁股往下一压,肉棒整根插入,硕大的龟头再次抵在娇嫩的子宫口,随后分量少了不少的精液直接喷射出来,挤开子宫口直接射入真芬的子宫中去。

    新娘子真芬面带着泪痕同时也是一阵娇喘,阴道再次颤抖着紧缩起来,没想到几分钟的抽插,甚至当着自己姐姐和老公的面被老同学抽插,真芬也忍受不住,再次进入了高潮。她颤抖着身体,头高高的扬起,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大腿,似乎想让我的肉棒能够更深入到她的身体里面去。

    射精之后,我和真芬大口喘气,她面色红润的一边想骂我,一边想哭,另一边又感受着高潮的余韵,最后只留了个白眼给我,然后她就起身从我的大腿上起来,屁股整个抬高,让肉棒终于脱离了这个新娘子的阴道之中。

    随后就是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她阴道口流下,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滴,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跑去沙发上用纸一擦就躺在沙发上了。

    我也连忙起身,穿好衣服,装作刚到家的样子,打开灯喊了句“老罗……老罗……”

    华艺诶了一声,从房门里静静的走了出来,我只是告诉她新娘子喝多了,好不容易才弄上来的,她脸色红红的,眼睛也有点红,估计刚刚偷偷哭的原因,她看了下真芬,醉醺醺的,一脸怀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总不好去检查她妹妹的身体,就把两人都放到床上,赶着我快速的离开了老罗家。

    路上我和华艺打了一个车,她告诉我,原来老罗他们的婚礼两家人都不太同意,反正原因有很多,具体到现在就是他们的婚礼都是自己组织进行,虽然也来了很多亲朋好友,但是他们最亲的人都没来。

    这也算我真实经历的一个奇闻了,命名老罗和真芬两个人都很适合,也很努力,取得的成就比我们同龄人不知道好多少,不明白为什么两人的家庭还是不满意。

    不过这事是他们的家事,我倒是懒的管。

    而且我也和新娘子说好,让今晚的事都成为过去,也不好提华艺和老罗到底怎么了,那天我送她回家后,就自己回了家,第二天我就和龙楠楠回到了北京,开始了新一段的生活……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20)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20)完并对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